比奇屋 > 恩怨之明月山庄 > 第三十二章
    寒霜凌霜二人对于船只连夜回到渡口不算吃惊,备用小船毕竟有限。一开始本就是为了尽快过去救援,自然不会另做搜救准备。故而决定先去拜见花寻芳,而后在渡口联系自己人尽快搜寻才是。月无缺问题不大,十有八九另有目的。可月无瑕与凝霜目前下落不明,却是最为要紧的。

    随着昆毓见了花寻芳,互相倒都是有些许惊叹对方容颜。尤其是花寻芳,本以为月无缺弄虚作假,却不想画像还未得十分神韵。尤其花寻芳素爱华丽衣衫,昆毓虽然尽力找了尽可能素净的衣裳,但多少也是华贵许多更衬的人明艳起来。但花寻芳到底也是见过世面的,尤其他又是个最爱美人的,世间千娇百媚见得多了,寒霜容颜也就算是出色算不得拔尖。

    寒霜行礼致谢道:“多谢花谷主此番相助。”花寻芳却笑道:“聆花谷向来是不做赔本的买卖的,不知明月山庄预备如何还礼?”寒霜倒是没想到花寻芳这般直接,并且又见他一脸调笑神色,就知道这位花谷主半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倒也不必生气,这世上瞧不起他的永远不会只有他一个,月无缺算是头一个,而花寻芳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既如此又何必在意?

    说到底,他与花寻芳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故而安抚的看了一眼显然不快的凌霜,又对花寻芳说道:“寒霜不过一个侍卫,聆花谷的回礼如何也轮不上我来插话。不过庄主素来出手大方又极是护短,想必必然是不会让自己的师弟失望的。花谷主觉得可对?”

    花寻芳被说的一噎,原也没想到寒霜会这般还击。可于情于理倒也说的不错,他又是明月山庄的自然不该在他一个外人面前落了面子。话又说的句句在理,别说他没法追究什么,就算是月无缺知道了恐怕还要夸一句‘做得好。’花寻芳干笑说道:“不错,师兄确实对我十分大方。”心里却道:出手大方事情更不少,月无缺可不是个会吃亏的主。这个庶出也是牙尖嘴利,莫不是那位‘小药王’也是个不好惹的主?对于月无缺的兄弟姐妹,耳濡目染一般做派花寻芳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但终究不愿失了面子,又见凌霜见他语噎似乎颇为愉悦。当时计上心来,故而说道:“师兄我自然要去找的,不过该要的礼我也不会手软。公子这般聪慧,不如与我回聆花谷如何?山清水秀与世无争,岂不是比明月山庄明争暗斗更令人心驰神往。你这般妙人,不该落于俗流。”昆毓听着就知道他使什么坏,心中暗自叹息:如今这般不留颜面,怕是以后少不得后悔。往日里看人不错,怎的今日眼光不准?对寒霜公子这般讽刺?莫不是听了什么闲话,受了旁人挑唆?

    果不其然凌霜当时脸色不对,在再寒霜身后冷冷扫了花寻芳一眼。花寻芳倒是半点不在意,心情反而好了不少。昆毓侍立在侧看的明白,心中疑惑道:谷主素来喜欢美人,这位公子就算不蒙面看着也不是个清秀艳丽模样,又不过是个普通侍卫。谷主怎的就与他置起气来?又仔细打量起来,心中一惊,随后无奈扫了花寻芳一眼心道:如何这般孩子气?不过是与表少爷有些许相似,怎的就迁怒旁人了?平日里不见这般容易怄气?

    寒霜倒是完全不动怒,花月两家因着岑峰关系本就亲近。上一辈少不得有些许瓜葛,掌门之间不必说,掌门夫人之间更是关系不错。因着楚若诗之死,虽与他无关也没有多外传。可单就月沐风因着他母亲辜负了楚若诗就已然说不清了。而他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故而在江湖中处处不受待见也是意料之中。因此只是笑着半点没有异样表情说道:“多谢花谷主厚爱,可惜寒霜生是明月山庄中人,死自然也是明月山庄之魂。一身荣辱自由皆由庄主定夺,故而寒霜不能也不该应下。再者说来,花谷主的眼光在江湖上是无人不知,王公贵族都未必能入眼,故而能得花谷主青眼必是十分荣幸。今日若是带了一名侍从回去,只怕会惹江湖非议。”

    花寻芳像是来了兴致收扇正眼看向寒霜笑道:“仆从?堂堂明月山庄二公子未免过于自谦了些,我那师兄不曾给你个正当名位可见明月山庄也不是你最好的归处。”寒霜心道:究竟是庄主与他关系甚好可以直言相告,还是聆花谷情报来源也是个中翘楚?无论哪个,都少不得要小心应对。故而轻笑道:“多谢花谷主关心,可一仆尚且不事二主,一个‘二公子’若是离家而去怕是更要惹人非议。江湖人知道的是花谷主深明大义替庄主解决麻烦,不知道的还以为二位兄弟阋墙为一个外人伤了和气岂不是涂惹麻烦?”

    昆毓暗自偷笑,巴不得当面给寒霜竖一个大拇指才好。能让花寻芳吃瘪也是十分难得,少不得想多看一会儿热闹。可惜花寻芳可不想继续成为热闹在凌霜挑衅的眼神下起身拱手说道:“那倒是可惜了,二公子若是改变主意聆花谷随时恭候。”寒霜笑着回礼道:“多谢花谷主,我等还要去寻庄主便不多做打扰,告辞。”说了告辞,花寻芳也不好再留,答应了与寒霜互通消息后便派人送他们出去。人一走远,花寻芳就不怀好意的凑近昆毓,把玩着她的秀发说道:“见我这般狼狈,也不说帮我一把?”

    昆毓躲都不躲说道:“倒也不知道谷主闹什么脾气?这般妙人我见犹怜,谷主竟然不好言好语哄着,却这般恶意嘲讽却是为何呀?”花寻芳满不在乎说道:“朝三暮四的女子生下的孩子,容颜再美怕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昆毓却笑道:“谷主莫不是着了魔了?这般不好对付的不才是更有意思?我看谷主针对的另有其人。”花寻芳被拆穿了心事也不恼,笑道:“没办法,谁让他像谁不好,偏偏就像江腾云那小子?”昆毓咋舌道:“看样子等舅老爷回来我可有话可说了。”花寻芳连忙讨饶道:“诶呀,我的毓儿,饶了我这一回可好?”说着揽着昆毓一把搂进怀里,昆毓也不挣扎顺势搭上花寻芳的肩膀在他耳边说道:“那就要看看谷主给奴家什么回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