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重生九零幸福攻略 > 第59章 嫡女孤女(二)

第59章 嫡女孤女(二)

    把门一关。

    江小满打开箱子。

    好家伙,上面是各种翡翠珠宝。

    这还不是她正经的首饰箱子,这些翡翠玉石都是未加工过得。

    应该是原主的爹娘给她攒着以后嫁人的时候打首饰用的。

    现在也用不着。

    这些流光溢彩的珠宝底下。

    就是厚厚的地契银票,还有丫鬟婆子的身契。

    她仔细点了点,好家伙。

    这原主父母居然有如此多的家产。

    也不知道原主父亲是不是活着的时候是个贪官污吏啊。

    足足一百万五十两银票,还有五千亩庄子三个,外加家里的丫鬟婆子奴仆就是五十多个。

    这么一看,原主不是一般的有钱啊。

    怪不得舅母动了心思。

    人家能不动心思啊。

    连她都有点眼红呢。

    师姐把门派交给她的时候,那可是一穷二白。

    她为了这个没少发愁。

    现在倒好。

    人家爹娘比师傅靠谱多了。

    可是也种下了祸根啊。

    这么多银子怪不得舅母一开始就收买了自己身边的丫鬟婆子,处处给舅母说好话。

    其实身边也有忠心的仆人。

    那个张管家就是好人。

    这位五十岁的老者,是真心为她打算。

    一路忠心耿耿护送她到了江南。

    只不过遇到她这么一个眼瞎的主子也是倒霉。

    到了江南,只不过被舅母挑唆几句。

    就把这些忠心的仆人都发买光,留下她自己一个人在后院,身边都是被舅母收买的丫鬟婆子,最终落得那样一个下场。

    这一次自己手里有这么多银子。

    而且还有忠心于自己的仆人都在身边。

    这可是事半功倍,不过自己身边近身伺候的丫鬟婆子,已经被舅母收买。

    肯定是不能留。

    就先从收拾清理自己身边开始。

    一夜安眠。

    第二天一早她就起身,没办法。

    修炼的人习惯了早睡早起。

    江小满的生活作息那是非常健康的。

    在屋子里修炼一番,顺带活动一下身体。

    这古代的小姐们身体素质一般都不怎么样,身娇体弱易推倒。

    看着外面在下连阴雨,他们被困在客栈就是因为遇到了暴风雨。

    没记错的话,原主在这间客栈要被困三天。

    这个时候。

    丫鬟敲门。

    “小姐!小姐,我是嫣红。”

    江小满去把门打开。

    这里没人,她不开门,也没人开。

    门外两个丫鬟,一看十五六岁。

    一个端了铜盆里面装着温水,另外一个拿了洗漱用的各种东西。

    这古时候早晨起来洗个脸也是一件繁琐的事情。

    很快洗漱完毕,早餐是简单的小米粥外加小笼包。

    想必这家客栈也没什么好东西能拿出来,毕竟昨天已经下了一天雨。

    今天是第二天,客栈出去采买也不方便,只能是客栈里有什么,就吃什么。

    “小姐,昨天太晚,您已经睡下,奴婢就没有来禀告您。您的大堂兄江子期居然也来到了客栈。昨晚他来的晚,想要求见您,奴婢把他拦了。

    这大晚上的,再加上小姐已经休息,这孤男寡女在一起传出去像什么话?

    这个江子期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奴婢看他恐怕不怀好意。老爷太太去世的时候,他不说的赶紧来奔丧。到了这个时候才出现。

    奴婢看他那个样子恐怕是乐不思蜀,人家就根本没想来。”

    江小满抬头眼眸,看着嫣红。

    这个叫嫣红的小丫头,看着有15岁,明显比原主的年纪大一些。

    不过她身边的这两个丫头都是跟她一起长大的,算的上是感情深厚。

    江小满奇怪的是殷红怎么会被人收买。

    理论上跟她一起长大。

    应该是跟她这个小姐感情深厚,怎么会轻易的为舅母所收服?

    不过另一个正在为她梳头的小丫鬟春桃却像是锯了嘴的葫芦一样,什么话都不说。

    不过从镜子里能看到这小丫头的表情相当的不满。

    江小满莞尔。

    “小姐,像这样居心叵测之徒,您就不应该见。等雨停了,咱们还是赶紧去舅老爷家。省的被这样的人惦记上。这个江子期往年老来咱们家打秋风,要不是老爷太太心善,这个姜江子期哪能活到现在。

    现在看到小姐是孤女一个,这是上赶着要把咱们吃干抹净啊。小姐,你可千万不能被江子期给骗了。”

    嫣红还在那里不遗余力的抹黑江子期。

    “嫣红姐姐,江公子再怎么说也是小姐的亲人,你不能这么说。小姐,无论如何还是应该见一下,毕竟是您的堂兄。”

    春杏一看就不善言谈,干巴巴的两句话,根本引不起人的关注。

    难怪这丫头一直被嫣红死死压着。

    “春杏,你少插嘴,你懂什么?这里可没你什么事!小姐的事情,你少插嘴。”

    嫣红大概是习惯了在丫鬟里拔尖。

    大概因为她是大丫鬟,可是春杏也是。

    这么说话,就有点太把自己当干粮啊。

    春杏似乎不善辩驳。

    讪讪想说什么,可是还是闭嘴。

    这丫头的性子可是不适合当个忠仆。

    不过原主的那个性子,被人挑拨,耳根子软,也当不了一个好主子。

    这大概是嫣红她们有恃无恐的缘故。

    “春杏,你去把张管事喊进来,我有事吩咐他。”

    春杏只好答应一声,转身出去。

    嫣红却还在江小满耳边絮絮叨叨。

    “小姐,奴婢是真心为您考虑,那个江子期还是不见为妙,省的被那样的人沾上,咱们甩都甩不掉。还是舅老爷和舅夫人对您真心心疼,到了舅老爷家里,您就算是有了依靠。

    不然小姐一个人,若是被人欺负都没处说理去。”

    嫣红苦口婆心的说的口干舌燥。

    “小姐!张管事到。”

    一位年过五旬的老者走进来,精神健硕,目光炯炯。

    “老奴见过小姐!不知小姐有什么吩咐?”

    “张管事,小姐肯定是让你把那个江子期赶走,省的纠缠咱们小姐!是不是啊小姐?”

    嫣红像一只喜鹊一样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居然抢了江小满的话。

    张管事眉头紧卒。

    这个嫣红也太不像话。

    一点尊卑也没有,被小姐的惯的不像样子。

    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

    小姐的主她都敢做了。

    张管事没吭气,屏息看着江小满。

    是希望小姐开口说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