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艾泽拉斯新帝国 > 第478章【托纳提乌战争论】

第478章【托纳提乌战争论】

    战争是残酷的。

    不管是对入侵者还是被入侵者,不管是对军人还是对平民。

    战争也是一种激烈的催化剂。

    它能让平时温和的绵羊变成狮子,让狮子变成霸王龙或者绵羊。

    金罗克这样的赞达拉巨魔,平时只是村庄里种田打猎的平民,最多是与其他平民相比有强健的体质和虔诚的信仰。

    当时代的大山压在头上时。

    他要么当被碾压的一粒尘埃,要么奋力抗争成为一粒沙子。

    由于祖尔的决不妥协政策,加上赞达拉巨魔当年敢站出来联合所有巨魔打虫子,血脉里的血性仍在。

    即使伤亡惨重,赞达拉巨魔也没想着退缩。

    自神王拉斯塔哈陨落,赞枢尔内乱以来,在战争压力下的赞达拉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团结。

    赞枢尔议会平台。

    塔兰吉公主高坐于王位上。

    她还未成年。

    依据赞达拉帝国万年以来的传统,她要到成年后才能正式登基,成为赞达拉真正的新一代统治者。

    在这之前。

    由德高望重或者智慧深远的巨魔长者充当摄政,这个职位一般由先知祖尔担任。

    然后再由赞枢利议会辅导摄政先知。

    正因有这个传统,祖尔一年来虽然招致许多赞达拉巨魔的不满,但有一场失败的叛乱在先,有这个传统在先。

    赞达拉巨魔也就私底下不满,也没巨魔敢站出来。

    公主王座下方。

    是众多赞枢利的成员们。

    赞枢利议会的成员组成结构,早已和拉斯塔哈大王在位时不同。

    年轻陌生的面孔,占据了极大的一部分。

    塔兰吉面无表情坐着。

    “……祖萨尔加失陷”

    “去援救的三百名贡克之爪集体战死。”

    “兰萨蒂也失落了。一千守军只余下一百余名,带回来八百多名民众。”

    “寇萨尔……”

    “……”

    一条条战损,一条条噩耗,让塔兰吉心如刀绞。

    不明敌人已经兵临城下。

    鲜血巨魔是他们的爪牙。

    一旦祖达萨失陷,赞达拉巨魔身上会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

    “父王,如果您还活着的话,您会怎么做?”塔兰吉心中时不时闪过这个念头。

    气氛很严肃。

    绿皮怪物们军锋如同泰山压顶而来,沉重的压力压在了帝国中枢身上。

    最近这几天,达萨罗地区的天气有些不好。

    阳光消失了,乌云一直在头上翻滚,这是无尽之海上没有固定时间的雨季,即将来临的征兆。

    已经有好几天没睡觉的摄政先知,安静沉稳的站在议会平台中央。

    他手上拿着一封信。

    面对公主殿下和这些赞达拉巨魔精英们的注视,黑暗先知镇定而又平静。

    看待他的目光,也由过去十分复杂的情况不同了。现在的赞达拉巨魔,看他的目光大多是尊敬。

    连曾经对他极度失望的塔兰吉公主,现在也一样如此。

    先知举起了他手上的信。

    “这是新祖尔帝国的神王,托纳提乌陛下与我最新沟通的信件。”他的声音沉静,又有力量,给予巨魔希望。

    塔兰吉虽然觉得他口中的“新祖尔帝国”、“神王”等词汇非常刺耳,她非常不喜欢。

    可是对于自己名义上的夫君,以及可能是目前最愿意支援赞达拉巨魔的巨魔,她还是抱着一定希翼的。

    “他说了什么?沙王陛下说了什么?祖托纳的援军到哪里了?”面无表情的塔兰吉,终于忍不住开口。

    “我收到这封信时。陛下应该已经从破碎群岛出发,如果一路顺风顺水的话。”

    “也许明天,他与新祖尔帝国的援军,就会抵达赞达拉港口。”

    先知沉静有力的话语,以及话语中的内容,让在场的赞达拉巨魔严肃的表情终于露出少许喜悦。

    这是这几天众多噩耗中,仅有的一个喜讯。

    “阿曼尼的祖尔金,他表示愿意支援赞达拉。可是要我们派船,阿曼尼没有自己的港口。甚至他们还要横穿那些白皮长耳朵的地盘,才能到海边坐船。”

    “我认为,阿曼尼不会有援军到来了。”

    “至于古拉巴什和达卡莱。”

    “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回信。我们不能指望混乱的古拉巴什,也不能指望正在内战的卡拉赞。”

    “我们唯一能指望的,只有我们自己。以及新祖尔帝国的神王陛下,和他的军队。”

    黑暗先知慢慢说着。

    “尊敬的先知阁下。”妖术领主拉尔,翼手龙洛阿帕库陛下最为眷顾的信徒,高阶祭祀忍不住出口询问:

    “托纳提乌陛下带来了多少军队?!!需要我们派船去嘛?!!”

    这个问题许多赞达拉巨魔都想知道,连王座上的塔兰吉公主也想知道。

    赞达拉巨魔们一直以来只知道沙漠巨魔派来了大量援军,冰霜巨魔,森林巨魔和丛林巨魔无动于衷。

    沙漠巨魔到底来了多少援军,黑暗先知一直没有说,赞达拉巨魔们也就一直无从知晓。

    “神王陛下带来了他最精锐的军队。”祖尔嘴角轻轻扯了扯,那是他正常的笑容姿势。

    只有在托纳提乌面前,他才会像一个普通巨魔一样笑。

    眼前这些赞达拉巨魔,显然最多也就让他这样了。

    “不过我认为,即使神王不带军队。他自己一个巨魔,就是一只强大的军队了。”

    “我想,那天晚上的金色巨魔。没有一个赞达拉巨魔能够忘记,祂来到我们的身边,我们还能奢求什么呢?”

    先知的避而不谈,让赞达拉巨魔们有些失望。

    先知后面说的话,却又让他们振奋了一些。

    那天晚上,金字塔封印上通天帷地的金色巨魔,给目睹这一切的赞达拉巨魔极大的震撼。

    他的伟力。

    也是先知在政策上对沙漠巨魔极度偏袒,可是赞达拉巨魔却没几个站出来反对的原因。

    更是洛阿神们这一年来,面对种种不利自己的政策,全都选择当缩头乌龟的真正原因。

    “没错。”

    妖术领主赞同一般的叹息一声。

    “沙王确实胜过一支军队。”

    连脾气暴躁的莱赞陛下,伤势复原以来也一直躲在神宫里,没有像往前一样出来炫耀存在感。

    祂在忌惮谁?

    洛阿神和祭祀们很清楚。

    能够与邦桑迪合作,死神还自愿作为下属的沙王。莱赞陛下也不敢直面他的锋芒。

    邦桑迪近一年来,可没少到莱赞神宫面前大发厥词。

    如果是以前的莱赞,早就狂吼着出来与祂战斗。

    现在的莱赞,居然就只是冒出来与邦桑迪对喷……

    他不在赞达拉。

    可他的影响力,却已经超过赞达拉任何一位存在。

    托纳与提乌两位洛阿神的信徒,已经成为祖达萨一股极大的力量。再加上祖尔先知的偏袒,赞枢利议会里现在已经有一半是祂们的祭祀。

    只要是年轻面孔的赞枢利议员,几乎全都是两位新神的祭祀。

    他会援助赞达拉,赞达拉巨魔们不意外。

    赞达拉巨魔们只想知道他带来了多少军队,因为祖达萨现在面临的压力太大了。

    眼看期待感足够了。

    祖尔又轻轻扯了一下嘴角。

    他挥舞着手上的信件。

    “这上面有一些神王陛下的高谈妙论,我认为……这也许是张达拉帝国最后的出路。”

    “殿下,您要不要看一下?”他示意着把信件,递向塔兰吉的方向。

    塔兰吉心中一动。“可以吗?”

    祖尔对她点了点头。

    信件中的一页信纸,从黑暗先知的手中脱出,朝着塔兰吉公主殿下飞去。

    塔兰吉伸出自己稚嫩的手,接住了先知与托纳提乌交谈的信件。

    她双手捧着信纸,发现信纸的材料,应该不是赞达拉出产。

    带着好奇心和期待,塔兰吉阅读了起来。

    王座下的赞达拉巨魔们屏息静气,期待的看着塔兰吉。

    “殿下。”摄政先知忽然“善意”地补充道。“您也许可以练出来,让大家都知道祖尔帝国神王陛下的想法。”

    塔兰吉一怔。

    她不想这么做。

    因为她已经看到了一些内容。

    这内容让她恼怒。

    然而王座下赞达拉巨魔们期待的目光,让她知道自己应该说出来,不然他们一定会失望。

    自己现在最不能做的,就是不能让他们失望。

    塔兰吉咬着牙。

    “好。”她惜字如金的说。

    “请~”祖尔又扯了一下嘴角。

    “沙王的这张信纸,内容并不多。”塔兰吉面无表情的说,“下面我说的话,不是我个人的话。都是沙王说的。”

    “祖尔,我个人认为此次战争中。巨魔联军打仗,不应该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在于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

    “我认为,保存巨魔的有生力量失去土地,巨魔和土地都能一起保存。因为我们终究会夺回来我们的土地。”

    “如果只想着保存土地,却失去了巨魔的有生力量。那土地和巨魔都会消失。因为死去的巨魔,没人会为我们夺回我们的土地。”

    “一旦有必要,我认为要以祖达萨换取最终的胜利。”

    “没了。”

    塔兰吉面无表情的看着开锅一样了的赞达拉巨魔们。

    “信上的内容就这些。”

    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