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全勤安保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巴兰基亚的旅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巴兰基亚的旅客

    191、巴兰基亚的旅客

    听见走廊里的脚步声,莫磊连忙起身走到门口,从房门上正中的的窥视孔朝外观看。一个男人经过,没在门口停留,莫磊走回房间的沙发上坐下,把脑袋靠在椅子背上,抬头仰望天花板。

    与狄格尔的会面已经是两天前的事情,两天前的晚上,神神秘秘的尼克松带着魔兽与土狼他带着高兵一起消失,没告诉莫磊也高兵他们将要去什么地方,莫磊也不问:不知道才安全。选择信任就彻底信任,何况土狼与周睿自保也绰绰有余。

    而莫磊与高兵则在种植园的山林中搜索了一晚上,也未找到沃克斯地下工厂的入口。他们抓住了一位在环球大厦出没的安保——尼克松说这家伙是戈登的亲信。可这位不知道姓名的雇佣兵从腰带中拔出两寸长的小刀割伤了高兵,他的死亡完全是高兵的本能反应,可接下来又是无穷无尽的追击。

    接下来的策略路线很标准,首先要给跟踪者留下明显的足迹供他们追踪,再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当然必须出其不意地突然切断踪迹。跟踪者会不知所措,从而暴露自己,落入陷阱。

    和很多活跃在世界上的雇佣兵一样,无论有没有官方撑腰,莫磊与高兵都可以去到世界上任何地方。曾经的工作让他们积累了许多经验,只要肯花钱,到处都能买得到假证件。至于能够提供隐藏、交通、伪装和武器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基本需求只有两条:假身份和钱。

    这两样东西,只要他们愿意去做,他们都不会缺。只是骨子里的那份对宵小所为的不耻与所受到的教育带来的固执,让他们总是在迈出那一步的时候思前想后而停止。

    可是他们现在所掌握的信息还是太少,远远不够。

    王宇威尚在等待着那几位生病的华人出检验结果,这里面的原因值得深思。

    华人社区的虽然恢复了供水,可水源的安全性如何能保证?

    究竟是什么毒药?病毒?沃克斯手上掌握了什么新科技?

    这个神出鬼没的狄格尔又是什么人?竟然能轻易地找到自己,那岂不是将自己暴露在枪口下?他的背后代表着谁?肯定不会是财政部。那么财政部的人会否随时出现?沃克斯的接下来又有什么动作,他的雇佣兵队伍不会是虚设,自己也杀了不少,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还有其他的组织会不会有人来向从自己手上获得所谓的模板。

    那些年的战斗经验让莫磊早就习惯于相信自己高度发达的本能反应。可这种战争不是在丛林、沙漠、雪地里直面血淋淋的伤口与枪林弹雨,而是在阴谋诡计中勾心斗角,在阴影中寻找危险。

    迟早有人会拜访这家位于巴兰基亚新区的旅馆。无论是什么人,他得到的指令是进入房间,不会有客气的问候,不会有存在意义的姓名,只有武器、以及可能的讯问。

    那就来吧。

    门外传来响动,有人说话的声音。莫磊站起身,快步走到了厚实的木门背后。走廊对面站着一位衣着华美的黑发女人,她正在和替她提包的行李员说话。只是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孤身一人。诱饵到了,看来后续的猎人也很快就要到了。

    ……

    高兵靠在旅馆对面后巷的砖墙上,他允许自己的身体放松了几秒钟,让脖子前后扭摆,试图借此驱除压力,缓解疲劳。他与莫磊一样,马不停蹄地奔波了两天两夜,在杀了那位沃克斯的安保之后,他与莫磊一起赶到巴兰基亚,然后开着车在大街小巷转悠,去与帮忙做假证件的人碰面。这一类人由五步蛇史仲提供名单,而为保安全计,高兵与莫磊找了两位道上高手做了一批证件——每人五本,来自不同的国家。

    他还通过史仲拿到了一些活动与南美洲的杀手的讯息,这些人,不比尼克松差,有些比尼克松更加厉害。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当中有谁与沃克斯有关,但记住他们的样貌,对莫磊与自己来说都是计划内的事情。

    从墙边直起腰,高兵挨个活动着手指,深深呼吸,驱走浓浓的睡意。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如果沃克斯或其他人、其他组织非得要用武力来处理问题,那就斗过你死我活好了。高兵没有像莫磊那种包容的心态——你想伤害我的兄弟,我就杀回去,就这么简单。至于保护社区、为孟成龙、伯尼金一家复仇的事情,那是结束之后的必然结果。那些人以为自己的兄弟们是软柿子好捏,那就让他们看看其实捏住的是一颗杀伤力巨大的手雷。

    早在昨天晚上,刚到巴兰基亚的时候,高兵就打电话给姐姐,让她转道伦敦回国。姐姐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在经历什么,但肯定会按照高兵的来做。之后就遵循莫磊的计划来吧,反正向来都是莫磊制订计划,自己与其他兄弟去执行就行。而且现在看上去,狄格尔也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从当天那个帮狄格尔传话的家伙称呼自己为周先生便了解到情况了。

    他已经知道了狄格尔的身份了,只是,暂时没告诉莫磊,不能再在那根弦上增加一丝压力了。

    高兵走在街道上,觉得越来越迈不开脚步,他挣扎着保持清醒,竭力避开人行道上的人群。为了集中注意力,他在脑海中玩起思维游戏,数着自己走了几步、或者地面上有多少裂纹,他想着自己最恶心的食物、最难听的歌曲的歌词,用分散注意力的方法来打消自己的疲倦。

    太累了,两天两夜才睡了几个小时,身体不如以前了,这与年纪以及后来的生活习惯有关。

    通讯设备无法使用,这里的民间波段有许多人在胡乱交谈。尼克松说了会送更先进的设备过来,可现在还没送到。也不能总是往莫磊的房间打电话,何况两个人都没想到,花了整整一夜时间,所等待的还是没有出现,不知道狄格尔或者其他人要与自己捉迷藏到什么时间,是兄弟们不够沉稳的缘故?与这些老奸巨猾的家伙争斗能否有赢面?

    必须有。

    他走到旅馆斜对面的咖啡馆,买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喝了一口,苦涩与醇厚的香味刺激着味觉,然后推开门——就在对面,一台出租车停了下来,一名穿着黑色夹克、戴着一顶灰色棒球帽的中年男子钻出出租车,站在人行道上看着通往旅馆的路。

    他认识那个男人,记得那张脸。

    是的,是那张脸。据说活动在巴西。这家伙是个暴力狂人,与许多事件有关,既有与政治有关的,也有与金钱相关的。他的警方记录里充满了伤害罪、盗窃罪和无法证明的谋杀罪,蹲监狱的时间超过不蹲监狱的时间。对于政治事件,这家伙更多也是为了挣钱而非意识形态,他的枪法不错,刀法也很强,五步蛇的评价是刀法堪比土狼。

    他在巴兰基亚出现,此刻离旅馆不足一百米,这足以证明与莫磊这件事情有联系。

    高兵轻轻放开推着玻璃门的手,玻璃门无声无息地关上。他转身走到咖啡馆的一张桌子旁坐下来,眼睛盯着对面的那位男子,掏出手机拨打旅馆的电话。

    “有人来了。”待莫磊接起电话,高兵轻轻地用广东话说道,“一个,巴西人。”

    “对面房间还有一个,女的,不在名单上。”莫磊的声音也十分疲倦,看样子也是没好好睡觉。

    高兵突然注意到咖啡馆的这一面大概离自己50米外的一名行人,那人正在过马路,但他的身上有些地方不对头:也许是脸上坚决果敢的表情,也许是浅色太阳镜背后不停扫视周遭环境的眼神,那眼神或许有些迷惑,但肯定不是迷路人应有的样子。还有他的衣服,松松垮垮的廉价花格西装很不合身,不合身的原因很可能是在衣服之下藏着什么,比如武器。

    那个人撇了一眼对面旅馆的大门,随即加快脚步走开。

    “老兄,又来了一位,不在名单上,但直觉太明显了。”高兵说完便挂了电话。

    旅馆里,莫磊看了看手中的话筒,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电话机上。

    走进洗手间,打开洗脸池的水龙头,贴近镜子,细细观察自己的影像。缺少睡眠让他熬红了眼睛,下巴上胡子拉渣,已经有三天没刮过脸了。两天两夜加起来也没睡够三个小时,但现在的情况下刮胡子与睡觉都没列入考虑的事项。

    洗把脸,清醒一下。莫磊走出洗手间,将空调的温度调低,冰冷可以让人保持清醒的理智。高兵向莫磊提及过对他现状的担忧——心弦崩得太紧,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莫磊回想起来,有些后怕。前面这几天,对嗜血的渴望一直都占据着脑海,恨不得大杀一场,那种反应过激的状态直到自己静静地反思之后才告消退。

    走廊里有了响动。

    他猛然抬头,赶忙走到门后的窥视孔处朝外观看,一位面容慈祥的清洁工推着工具车经过,工具车上放着白色的床单与毛巾。这难道是别人雇佣的眼线?不太专业啊,这样的眼线有局限性,给前台打个电话就可以让她离去。

    刚想回到沙发上坐下,敲门声突兀地响起。莫磊条件反射似的将身躯弹开远离木门,右手拔出了手枪。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