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超脑太监 > 第1188章 同归(一更)

第1188章 同归(一更)

    老爷现在到底在哪里,是在天元海还是在内陆,距离有多远呢?

    虽然老爷的修为强绝近乎天下第一,却没有修炼虚空大挪移,不可能瞬间来此。

    施展轻功的话,再快也要一步一步的过来,恐怕短时间内过不来。

    一旦那三个家伙发难,自己如此应对?

    她思维电转,手探入罗袖内,摸索着无声无息出现的两块玉佩。

    一块是护魂玉,一块是天罡玉,一个护精神一个护身体,是老爷刚刚通过天隐小洞天传过来,以备不时之需。

    她心神大定,扫视四周。

    宋承恩八人看她在出神,没出声打扰,隐隐也觉得不太对劲儿。

    天机谷的那帮家伙神机妙算,手段层出不穷,怎么可能就白白的把这地方让出来,不留一点儿手段?

    一定有陷阱。

    而这陷阱很可能就在屋里。

    看周傲霜睁开眼,宋承恩忙笑道:“司主,可有什么发现?”

    “嗯,再等等。”周傲霜蹙眉。

    “是。”八人忙点头,心中凛然。

    周傲霜负手而立,冷若冰霜,八人看她不太高兴,便不敢多说话。

    叶秋又闭上明眸。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宋承恩一直在暗暗打量周傲霜的脸色,想明白她为何如此,怎就不动了?

    他看到周傲霜冰冷玉脸骤然微笑,好像清晨的太阳从地平线上跃出,骤然大放光芒。

    “老爷!”周傲霜嫣然看向远处的一个小黑点儿。

    下一刻李澄空出现在她跟前。

    青袍飘飘,慢慢贴伏他身上,空气却丝毫没有异动,好像他原本就站在这里。

    “老爷!”周傲霜巧笑嫣然:“得来好快,难道就在不远处?”

    李澄空摇摇头:“也不近,幸亏没回天元海。”

    他目光扫过八个老者,轻轻颔首。

    “教主。”叶秋道:“有三个,随时要冲出来攻击。”

    她朝着一座茅屋呶呶嘴。

    李澄空轻颔首:“看看吧。”

    周傲霜轻轻一拂罗袖,优雅从容。

    “砰!”闷响声中,对面的一座茅屋颤了颤,然后毫无异样。

    周傲霜道:“果然有古怪。”

    自己这一拂看似轻飘飘,却有千斤之重,对面的茅屋好像一碰就倒,偏偏挨了这一记却毫无异样。

    必然有护卫之力。

    “再来!”

    她不服气的又一拂。

    叶秋也跟着一掌按出。

    “砰!”

    闷响如雷,茅屋巍然不动。

    “再来!”周傲霜瞥一眼宋承恩八人,再次优雅从容的轻轻一拂罗袖。

    宋承恩八人也跟着出掌。

    他们默契十足,八道掌力在空中凝聚成一道清晰手掌,是正常手掌的三倍大。

    叶秋也轻轻一推掌。

    “轰隆!”炸响声中,一道碧绿光球笼罩住茅屋,在阳光下流转不休。

    随着掌力消失,碧绿光球也慢慢变淡,便要隐去。

    周傲霜罗袖飞出一道金光。

    “砰!”碧绿光球再次清晰。

    李澄空笑了笑:“好生厉害的罡气。”

    他骈指在空中一划。

    “嗤!”好像撕纸声音。

    碧绿光球顿时出现一道口子,这道口子迅速扩大,碧绿光球顿时明灭不定,好像风中残烛。

    “啵!”最终它还是没能撑住,化为点点光芒消散于空中。

    周傲霜趁机一拂罗袖。

    “砰!”茅屋顿时拔地而起,出现了三个中年男子。

    三个中年男子各坐一个蒲团,呈犄角而坐,冷冷扫向周傲霜。

    周傲霜笑道:“还真有人。”

    有李澄空在一旁,她底气十足,放松自如,笑道:“修为确实更胜于我。”

    李澄空点点头。

    周傲霜道:“喂,你们三个天机谷的,为何要杀我?”

    三个中年男子淡漠看她一眼,目光落在李澄空身上,双眼骤然变亮。

    李澄空道:“看来目标是我。”

    “不错!”三个中年男子异口同声。

    李澄空道:“所为何来?”

    “这天下容不得外域之人染指!”

    李澄空摇头:“何为外域?那要看你的视野在哪里,是放眼整个天下,还是只停留在区区的内陆。”

    “外域便是外域,狡辩无用。”

    “在我看来,虚空之外才是外域,如虚空天魔之类的。”

    “李澄空,不管怎么狡辩,你都是外人,这个天下轮不到你做主!”

    “这样……”李澄空点点头:“你们是胸怀天下,以天下兴亡为己任。”

    “正是。”三中年男子傲然点头。

    “你们可曾想过,除掉了我,会有什么后果?”李澄空道:“你们天机谷能幸免?”

    “为了天下,死又何惜!”

    “佩服佩服!”李澄空抚掌笑道:“如此胸怀,可敬可佩!”

    “李澄空,你若识趣,现在退出也不晚。”一个中年男子沉声道:“否则,便是天下共敌!”

    “你们天机谷可知道,自从有了烛阴司,这天下武林每天少死多少人?”

    “哼!”

    “烛阴司并没有一统天下,也无此野心,也并未奴役各宗,反而消弥纷争。”

    “烛阴司是烛阴司,你是你。”

    “如果没有我,烛阴司还是可以存在的?”

    “正是。”

    “那这么说来,”李澄空笑道:“你们天机谷能代表整个天下武林?”

    “我们不能代表天下武林,代表自己就足够了!”

    “你们总算还知道斤两。”李澄空笑道:“在我看来,天下武林是一家,不管是天元海还是内陆,你们非要分出个内外,可谓居心叵测!”

    “李澄空,你长久不了的。”一个中年男子沉声道。

    李澄空道:“长久不长久就不劳挂心,先说说你们天机谷吧,把我引过来了,还有什么手段?”

    “你说呢?”第三个中年男子露出森然笑容。

    李澄空笑道:“莫不是要拉着我同归于尽,为天下此我这一害?”

    三人皆皱眉。

    李澄空道:“你们三人要拉着我一块儿死,顺便也解决了傲霜,趁机吞掉烛阴司,当真是好手段。”

    “为了天下安宁,只能如此。”

    “哈哈……”李澄空大笑:“好一个为了天下安宁,何必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们天机谷有野心就有野心呗,非要说为了天下,好像你们天机谷掌管天下就是为了天下好!”

    “原本就是如此!”一个中年沉声道。

    周傲霜冷笑。

    如果没有最后一番话,自己还挺敬佩天机谷的,虽然是敌人,但有天下为公的胸襟。

    可惜,只是野心家而已。

    她大失所望。

    天机谷要杀老爷只是了为了天下权柄,所谓的为天下人考虑只不过是掩饰,归根到底是野心,是因为老爷挡了他们天机谷的路。

    李澄空点破了他们的用心,心下痛快,笑道:“有什么手段就使出来吧,我接着便是。”

    “死——!”三人同时右掌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