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68章 法号昨非

第68章 法号昨非

    “你不要过来……啊!!!”

    “大师我错了,我是无辜的,是这群家伙逼我的……啊!”

    “你休要胡说,明明是你先提出的主意!”

    ……

    耳边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亲眼目睹着那些曾侮辱过自家娘子的贼人,如今一个个为了自保,互相攀咬构陷。

    沉溺在扭曲的快感当中,沙福林脸上露出大仇得报的惨笑。

    “娘子,你……你看见了吗?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他们只会承受胜过你百倍千倍的痛苦。”

    手中青锋无力地掉落在地上,笑着笑着,沙福林终是再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以血还血,以命偿命,从来都是最低效的报复手段。

    固然逝者的血债得以偿还,但留与生者的,只有无尽的思悼与悲恸。

    像觉行这般坏到流脓的恶人,你便砍了他的脑袋,于他而言也不过是碗大一个疤。

    这种毫无悔改之意的惩戒,又能够对生者起到多少慰藉?

    十八层地狱苦无有间,可即便那时恶人再悔不当初,那份苦难生者却是已见不得。

    生者想看到的,从来不止是以命抵命,而是作恶者最深刻的忏悔与绝望。

    对于那些恶人,还有什么比让他们亲眼见证着自己的三观崩塌,自己引以为傲的一切被摧毁,来的更大快人心?

    唯有他们的痛苦与畏怯,才是治愈生者心中仇恨的灵丹妙药。

    至于那些枉死之人,待到这一世了结,步入轮回,便是觉行一众开始清还因果之时。

    出家人不打诳语,但法海自始至终都未曾有说过,他给出的是一道单选题啊!

    于此世为女为婢,偿还与生者亏欠的因果;堕入轮回,受百般磨难,了却与逝者命定的冤债。

    这才是法海给出的真正惩罚。

    “施主,那些贼人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尊夫人积德行善,来世会投胎入一户好人家的。”

    “逝者不可追,来者犹可待。还望施主能放下执念,勿要再让自己为仇恨蒙去双眼了。”

    没有去打搅对方,直到沙福林哀嚎声渐渐沙哑停歇。

    法海方才一只手轻轻附在他肩上,舌绽雷音,如洪钟大吕般发人深省。

    “大师,您能告诉我为何这世道如此艰难?!”

    “我们夫妇俩为人本分,积德行善,最后却落得阴阳分别的下场;那等贼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可今日若不是大师路过,他们还能逍遥快活多久?”

    “我恨这世道,为何好人不得长命,祸害却遗留千年!”

    沙福林抬起头看向法海,眼神里说不出的迷惘。

    “那是因为世人怯懦,宁将命运寄托于强者的怜悯,却不懂自持。”

    法海望向远处阴霾的夜空,仿佛欲看穿一切人生疾苦。

    “天不救人,则人当自救。若是这世间人人皆开民智,知勇毅,讲自尊,人人自信,人人如龙,人人是佛,那等贼人又如何自处?”

    “贫僧欲渡世人,却更希望能教得世人自救之法。小僧之力,尚有尽时,然众生之愿,无穷尽矣。”

    “阿弥陀佛,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如此世道,方可为大同之时。”

    话音刚落,仿佛天地间冥冥之中自有感应,有怒雷滚滚,黑风嘶嚎,恍然好似回应。

    “大师……”

    便是沙福林都被法海的大志向惊住。

    人人自信,人人是佛,没有了忧愁烦恼,那还有谁去信仰天上的满天神佛?

    法海这么做,是真正要撅了他们的根基啊!

    然而此刻,沙福林心中非但未有惧怕,反倒好似如一团烈火在胸中熊熊燃烧,意图烧却一切。

    “沙某愿为大师马前卒,恳请大师收我为徒,让我有机会亲眼目睹那等大同之世。”

    扑通一声跪倒在法海面前,沙福林脸上尽显虔诚之意。

    “这条路会很苦,很难,甚至免不了牺牲与鲜血,你不怕吗?”

    没有立马应允对方的恳求,法海反问道。

    “沙某只愿我家娘子轮回转世后,这世间大同,不会有人再如沙某这般承受丧妻之痛。若是变革需要牺牲者,沙某敢为人先!”

    声音铿锵如铁石落地,沙福林就这么目光炯炯地看向法海,没有丝毫畏惧与胆怯。

    “如此大善,今日我便渡你入我门中,赐你法号昨非。”

    “昨日种种,如梦幻泡影,是非虚妄,自矜自持。”

    口中念诵,法海一指似木锤击磬,轻轻敲在沙福林脑袋上。

    每敲一下,都有缕缕烦恼丝垂落,换得灵台清明。

    余音十二,待到法海停下手中举动,沙福林,哦不,现在应该是昨非和尚,一头乌发已然尽去。

    “弟子昨非,谨遵教诲。”

    ……

    待到天边蒙亮,白岩山土地才带着援兵姗姗来迟。

    有城隍作保,知府当机立断便遣了一队官兵去往。

    然而等方源一行人赶到,偌大一座白岩山上,只余一群昏迷过去的假和尚,还有两处泪眼婆娑的女子。

    “法海长老,不知这些是……”

    觉得那些匪首所化的女子颇有面生,方源好奇地问道。

    “那些便是始作俑者,小僧惩其为女为婢,代替那些为他们所害的女子尽孝尽德。”

    见方源指向觉行一众人,法海淡淡地解释道。

    “噗……咳咳,长老所为真是大快人心。小神佩服,佩服!”

    不动声色地脚步从法海身边挪开一些,似乎想到什么,方源蓦地从身后云间拖出一人。

    却是法海嘱托方源特地从城中寻来的魏元卿。

    “老夫魏元卿,见过法海小长老。”

    半夜被一个自称土地神的怪人从床上拖起来,要不是听到法海的名义,他都准备叫家丁了。

    一听是法海寻他有事,魏家老爷子二话不说吩咐长子掌家,自己就随着方源一路腾云驾雾来了这白岩山中。

    “阿弥陀佛,魏施主,此番冒昧托你前来,小僧却是有一事相求。”

    道了一声佛号,法海将发生在这白岩寺中的种种皆是告知。

    “我欲与这些可怜的女子一样维持生计的手段,又恐如小儿持金过市,招人惦挂,所以还请魏施主将来对她们照顾一二。”

    说罢,法海将新式纺纱机的图纸取出交予魏元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