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66章 很润
    “沙施主大可放心,此地已经被小僧施下禁制,许进不许出,那些漏网之鱼是决计不会有逃脱的可能。”

    相比于沙福林的急切仓促,法海倒显得要镇定上许多。

    手中略微掐了一个法印,原本遁入虚空当中的雷峰宝塔登时显出形来,琉璃色的光晕倒扣在白岩山上方,神光运转,玄妙无比。

    做完这些,法海转过头看向方源。

    “小僧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尊神务必答应。”

    我敢说不嘛?

    心中蓦地咯噔一下,但方源表面上还是忙不迭一口答应。

    无奈形势比人强,他又怎敢忤逆法海的吩咐。

    “小僧希望尊神可以驭驶神通,早些前往宣平城隍处将此间种种说明,再由城隍督责当地知府,派兵前来捉拿这些假借佛名作恶的贼人。”

    好在法海提出的也不是什么为难人的请求,方源松了口气,自是满满地将此事应承下来。

    “这是进出雷峰塔禁制的许可,还望尊神速速便宜行事。”

    得到方源的允诺,法海抬手一道佛光打在对方手背上。

    “对了,小僧还有一事,劳烦尊神与城隍通洽过后,可以再去城中寻一名为魏元卿之人,便说是小僧望他前来。”

    这么安排,却是担心这寺中女子怀璧有罪,所以要找来一座靠山替他们遮风挡灾。

    至于说魏元卿会不会见到此中利润,心生歹意,法海表示十分放心。

    只要对方智商不下线,一尊大神通者的人情和些许浮财相比哪个珍贵,魏元卿心中自有定数。

    “合该如此。”

    方源也没有什么倨傲之色,法海这么做对他掌控白岩山有着莫大好处,如此两利之事他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合手作了一揖,接着土地神便驾驶祥云,冲天而起朝着城中遁去。

    “最后便是那些始作俑者了。”

    脸上笑意渐渐敛去,有无名怒火自法海心上升腾。

    ……

    另一边,方丈禅房内。

    自从前些日子沙福林来寺中闹事,为了应付那些赶来搜查寺内的差役,觉行和尚着实费了一番心思。

    尤其是事后派出心腹想要截杀对方,不料非但未能得手,更是连那几个心腹都没了消息。

    然而这天夜里,还没闭目多久,忽地观音殿方向有巨响传出,便是远在方丈禅院内,觉行和尚都能看见尊镇压天地的弥勒佛主法相。

    本来就对自己鸠占鹊巢的行为一直心有余悸,当下觉行和尚哪还不知道是自己形迹败露,有佛门高人找上门来了。

    自从除掉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上任方丈,觉行便从对方珍藏的古籍中得知,这世间是有佛门圣地存在,每隔数年会派遣弟子下山,红尘炼心的同时,巡察四方佛寺有无作奸犯科之举。

    莫非……是白天时候觉思提过的那个小和尚?

    早晚不生出事端,偏偏在对方住下之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觉行当机立断,将钱财收拾得满满一个背囊,二话不说叫上几个心腹手下,便要逃离。

    只是才走到山腰,空中忽然一道透明的屏障拦住了几人去路。

    面色顿时阴沉下来,觉行正要尝试是否能够蛮力将其破开,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冷冷的轻笑。

    “阿弥陀佛,不知几位师兄忙着离去,又是有何急事,可否说与师弟听听?”

    觉行转过头,一眼便看见,站在为首那个小和尚身后的,正是自己苦寻多日却不得踪迹的沙福林。

    扯了扯嘴皮子,正要开口,沙福林却是猛地将其打断。

    “秃驴,你可还记得我?”

    到了这个地步,自觉已经无路可退,觉行反倒心中放下一件包袱。

    见沙福林一脸愠怒,更是出言反唇相讥。

    “我怎会不记得,你家娘子身段娇柔,体若暖玉,便是我久经花丛,也是极少见过这般极品。就那么轻易死去,实在是可……”

    “老贼住口!”

    被提及心中痛处,沙福林一双虎目登时瞪作通红,扑通一声朝法海跪下,恳求道:

    “杀妻之仇,不共戴天,还望小长老许我报仇雪恨!”

    “和尚,这可是人家苦主的请求,你总不会不答应吧?”

    见沙福林被愤怒冲昏头脑,猝然咬上钩子,觉行顿时心中暗喜。

    他本意就是拿下对方做人质,好要挟法海放他离去。

    怎么想自己一个山贼头目出身的假和尚,无论如何也不会输给区区一个匠人。

    “这本是沙施主与你的恩怨,贫僧自然不会阻拦。”

    法海仍是轻飘飘开口,看不出用意。

    “多谢长老恩赐!”

    站起身,不知何时手里又多了一把一尺多长的短刃,沙福林揉身便朝觉行刺去。

    气贯长虹,一道寒光略过,仓促接下这一剑的觉行只觉手头一沉,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怎么可能?他区区一个匠人,哪里来的这么精妙的剑法?

    先手落了下乘,沙福林又是紧随其后步步紧逼,觉行一时间苦不堪言,身上都被划出好几个半指深的豁口。

    心知如此下去,自己必然死路一条,又接住沙福林一剑,觉行突然脸凑到对方面前,出言意图激怒对方。

    “没吃饭吗,你就这点力气,难怪那日你家娘子欲迎还休,看来是你不能满足她啊。”

    “不过你小子真是眼光不错,那个女子,很润。”

    觉行一声怪笑,语气里说不出的猥琐。

    沙福林闻言登时一口钢牙死咬,猛地一下头槌撞向对方,手中也不觉用上十成气力,剑剑意图致觉行于死地。

    只是早有防备,觉行又怎么被这么轻易击中,扭身躲过沙福林势大力沉的一击。

    趁对方空门大开,抬手便朝沙福林手筋挑去,竟是意图一举将其拿下。

    金石交错的刺耳摩擦声传出,在觉行懵逼的目光中,本该挑断对方手筋的一剑,却仅仅只是在沙福林手腕处划出一道白痕。

    有淡淡金光自沙福林身上浮现,浑体不漏,阻隔一切斧钺刀剑加之的伤害。

    “佛门金身咒,怎么,裁判下场你很意外吗?”

    沙福林身后,法海双手合十,依旧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