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62章 那位大人

第62章 那位大人

    低眉敛目站在法海身前,方源大气不敢喘一声。

    他生前左右不过是宣平县城附近一处村子的里正,为救一落水孩童不幸溺亡。

    因为平日里为人仗义,品行端正,死后得到乡人祭祀,侥幸被敕封为白岩山土地。

    然而终究是被束缚在白岩山这块弹丸之地,既不如天庭众仙来的逍遥自在,又不如一县城隍那般香火不灭。

    修为也只是将将筑基初期的样子,怎敢在法海这个佛门高僧面前装大。

    “阿弥陀佛,小僧法海,今日求见白岩山土地,却是有一事相问。”

    法海作揖道了一声佛号,态度也颇为和善。

    “长老尽管问便是,小老儿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哪敢受法海的大礼,方源连连侧过身子,一边回礼道。

    “尊神身为白岩山土地,想来对这白岩山上的情况应该是了若指掌。不知尊神这些年可曾注意过,这寺中的和尚……有没有什么行为怪异的地方?”

    听闻法海提出的疑问,方源皱了皱眉,沉思一会儿后,苦笑着摇摇头。

    “长老不知,这白岩寺中的僧人虽说是一代不如一代,但当年的开宗祖师智贤大师却是有真修为的高僧大德。”

    “他老人家荣登极乐之时,曾在这寺里留下一件法宝,内里自成一派空间,能够轻易遮蔽小神的神识。”

    “小神这次侥幸能够进来,还是得了长老佛光的接引,因而长老若是想要了解这白岩寺的情况,却是问错人了。”

    言罢方源一脸小心谨慎地看向法海脸色,生怕自己的回答惹得这位大能不渝。

    “是这样吗?”

    倒没有迁怒于人,法海眉头微锁,接着似乎验证真伪一般,试探性地分出一缕神念。

    果不其然,还没等神念逸散到半空当中,兀地一道莹莹白芒扫过,一股祥和慈悲的意志便又将他反弹回来。

    好在对方似乎没有杀伐之意,仅仅只是昙花一现,便又再度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先前种种只是二人错觉一般。

    将神念重新纳入体内,法海眉头紧锁。

    他方才上山时并未受到什么阻拦,就连放出雷峰塔也没有遭受任何干预,便是佛力沟通幽冥,唤出一方土地神,那道白光都未曾有过半点抗拒——

    莫非……智贤禅师留下的这件法宝,仅仅是用来守护寺中僧人免遭邪魔外道的窥探,却不会对佛门中人不利。

    如此想着,法海又试探着分出一道神念,不过这次他去在神念中注入了煌煌坦荡的佛力。

    神念在法海希冀的目光中,悠悠然绕着白岩寺上方周游了一圈,又滴溜溜回到法海身前,这次却是没有再遭遇先前那道白光。

    果然,智贤禅师留下的后手,并不会对法海这类正统佛修起作用。

    宛如服下一粒定心丸,法海忽地听见身旁土地神方源一声惊诧。

    “对了!”

    见到法海投来探寻的眼神,方源不由露出一阵讪讪的笑容,之后便连忙解释道。

    “果真是年纪大了,瞧小神这记性,这才突然想起来,前些日子寺中确实出过一桩稀奇事情。”

    “好像是一个叫沙福林的匠人,大清早来寺里寻事。说是他家娘子昨日来寺中烧香拜佛,不料这一去却是再也没有回去。捱了一晚,那汉子思妻心切,翌日一早天才蒙蒙亮就跑来这白岩寺当中。”

    “那汉子一口咬定他家婆娘是在烧香后失去踪迹的,然而寺里的大和尚却纷纷称未曾见过那妇人,即便他引来官府差人将寺庙搜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丝毫异样。”

    “事后那汉子也被以诬告的罪名给打了二十大板,再后来小神就未有听闻过那人的消息了。”

    沙福林?

    甫一提起那位大人的名讳,就有莫名的恶寒涌上法海心头。

    吓得他端是连忙收敛心神,赶紧打住,顿了顿又继续问道。

    “那尊神不知是否有见过他的妻子?”

    “这个……每日进香的信众不下数百,小神却是未有挨个仔细辨识过。”

    方源老脸羞红,眼神也微微有些躲闪。

    “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谁都有个打盹的时候,尊神不必自责。”

    笑了笑,法海并未有在这一点上过分纠结。

    “那按照尊神的看法,那沙家娘子的失踪是否与这白岩寺内的和尚有干系?”

    “这……”

    方源看了看法海脸色,有些迟疑。

    “尊神不必顾忌小僧的感受,佛门弟子旨在救世济人,若是门中有藏污纳垢的腌臜事儿,小僧说不得也要一展明王怒火,烧尽那等波旬信众。”

    有了法海这一承诺,方源尤且吞吞吐吐说道。

    “长老这等虔诚高功自然使人敬佩,只是这白岩寺的僧人……平心而论,自从老方丈前年圆寂之后,小神却是觉得有些走入魔道。”

    “哦?尊神何出此言?”

    法海有些好奇。

    “小神是这方圆十里的土地,每每有见到屠户杀羊宰牛运往山中,虽不曾亲眼所见,但想来除了那群和尚,谁还有那么大的胃口日啖一牛一羊。”

    “小神曾听智贤禅师有言,佛主禁食荤腥,旨在克制本心。”

    “若是连一时的欲望都无法克制,一旦破戒,底线只会越来越低,便是做出害人性命,淫其妻女的恶事,却也是意料之中。”

    见法海听闻后望着他凝思,方源慌忙讪笑着打诨道。

    “小神胡言乱语,胡言乱语,让长老见笑了。”

    “不不不,倒是尊神的话让小僧深有感触,修行一途,贵在自律,贯彻始终。”

    伸手虚按住白岩山土地,法海摇摇头安抚道。

    “口中破贼易,心中破贼难。纵使念上千万遍阿弥陀佛,若是心中无半点信念,又与魔道何异?”

    “看来今日,小僧免不了要替智贤禅师清理一番门户了。”

    有琉璃净火自僧人眸中渐渐亮起,似明王忿怒,暗金流光盈于身外,映得他恍若罗汉降世,神威煌煌。

    却在此时,有一剑自阴影中刺出,直直瞄向法海的后心,如白虹贯日,气势凛然,一去不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