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52章 劝人造反岳不群

第52章 劝人造反岳不群

    “你要我们造反?”

    水浒世界,听完岳不群建议的兄弟俩失声喊出。

    完了意识到不妥,兄弟俩赶忙四下张望,生怕有人将他们的惊呼听去。

    还好此时武松二人已经出了城门,人烟罕至,要不然单是这一声呼喊被有心人听去——

    意图造反,那可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啊!

    饶是武松胆大包天,都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岳先生说笑了,武二与兄长不过是大字不识的粗人,如何做得那通天的大事。”

    尤有些后怕的武松连连回绝。

    “武二兄弟不急,且听老夫分说,其余你自行判断便是。”

    捋了捋长髯,岳不群似乎颇为自信武松二人定能听进去自己的话,有条不紊地说道。

    “老夫所在的世界,前朝也有国号宋者,宣和年间也曾有宋江等人起义的旧事,其中一员大将便唤作行者武松!”

    岳不群一言如同一声惊雷在武松耳边炸响。

    “怎……怎么可能,武二岂是那等不忠不义之人,岳先生莫要再提。”

    此时还没从朝廷都头的身份中彻底扭转过来,武松一听自己居然是造反大军中的一员猛将,端是惊得魂不守舍。

    “如何不可能,武二兄弟,我且问你,若是今日没有聊天群一事,汝兄的下场又会怎样?待到你归来,倘若得知兄长为人所害,你会不会替他报仇雪恨?”

    岳不群一连串追问后,武松的面色渐渐难看起来。

    他试想了一番,但凡得知自家兄长被人害了性命,怕不是今日屠了这帮猪狗的就是自己了。

    以自己的脾气,杀人之后是断断不会逃脱,到时即便县令再怜惜自己,可是法不容情,最好结果一个发配充军就已经脱不了了。

    何况那西门庆又是当地富商,不知与多少当地显贵交好,他的家人万一出大钱买通县衙上的大小官人,只怕自己这趟便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果然,不等他回话,岳不群又说道:

    “再者你杀了那西门庆,他的父母妻子定然是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一旦买通随行押解的差役要害你性命,你又可会束手就擒?杀了差役,那可就再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不知不觉已是汗流浃背,飒爽的秋风吹在身上,可武松只能感到遍体发寒。

    但他没有说话,他还在等岳不群把话说完。

    “等到武松兄弟落草为寇,当今这世道你也是知道的。朝政腐败,官家对外献币乞和,对内恣意搜刮,农民苦于繁重赋税盘剥,致流离失所。”

    “如此世道,就算没有你,还有千千万万个遭遇同你们相似,被当地豪绅,贪官污吏欺压剥削的百姓。当他们连活下去都成为一种奢望的时候,你说他们如何不反?”

    武松沉默了,作为寻常押解流犯充军的差役,他又何曾不知晓,被锁拿的平民之中也有冤屈无辜却被强行抓来冒名顶替之人。

    但他能说出来吗,有宋一朝以文为贵,此中牵扯的干系,又哪里是他一个小小都头胆敢牵扯进去的?

    要知道,杀了西门庆,他还有活命下去的机会,可若是将这遮羞布打破,那些背后的既得利者,怕不是要生生啖了他的血肉。

    到时别说是他,但凡与他有关联的人,譬如他的哥哥,一个都逃脱不得。

    单单他一个人,武松自然是无所畏惧,可要是把自己唯一的亲人都牵扯进去……这也是他装聋作哑的真正原因。

    “岳先生,大家所求不过讨一口饭吃,可若是与朝廷官兵真刀真枪地拼杀,又会死去多少无辜百姓啊。”

    一旁一直默默听着的武大郎突然开口,言语间有些犹豫。

    他只是个老实本分的小贩,拿别人热血换自家富贵的事,他确是有些做不出来。

    “这个朝廷已经烂到透了,现在担忧死人?再过个十年,便是说这泱泱中原尸横遍野,都不为过!”

    说罢岳不群冷不防放出一式杀招,竟是直接将靖康之耻的相关信息全部传了上来。

    “这……这这!”

    有聊天群直接将信息灌输到脑海里,便是武家兄弟大字不识,也被其中的信息量给惊呆了。

    两位皇帝先后被金人掳去,后宫妃嫔公主沦为金国贵族胯下的玩物,中原百姓十不存一……

    武松拿着行囊的手微微颤抖。

    是被其中惨剧震惊,也是对赵氏皇族残害忠良,倒行逆施的愤懑。

    泱泱大国竟被区区北莽蛮子击败,奇耻大辱!真是奇耻大辱!!

    “现在你还想着寻处山头,安安心心当你的山大王吗?”

    岳不群这时候反倒不再咄咄相逼,留出空间任由武家兄弟二人考虑。

    武松本来就是个暴脾气,见到未来如此惨状,更是心中一团对赵氏皇族的无明业火熊熊烧起。

    但转念一想,武松不免又有些犹豫——

    “岳先生,可是我和哥哥都不是治理朝政,行军打仗的好手,又如何与朝廷相抗衡?”

    见武松已入彀中,岳不群暗自得意。

    “此事无需担忧,等下我便会把记载了此次起义的话本传与你,到时候你只需按图索骥,将其中一些名将谋士招入麾下,大事自然可成。”

    “当务之急,便是先造势,正好利用此番你为兄长宁可放弃官位,惩戒那对狗男女的义事做宣传,博出一番好名声。然后再拿下那二龙山,创下一份基业,之后便可徐徐图之。”

    “切记九字箴言,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其余若是遇上什么无法解决的难事,放在群里即可,几个世界的人替你们兄弟二人出谋划策,何愁大事不成?!”

    岳不群的话仿佛有着异样的魔力,替武家兄弟勾勒着美好的未来。

    一旁,旁观始终的法海也是同样目瞪口呆,话说岳老师什么时候还有这样的口才?

    劝人造反,啧啧,真看不出来,闻名武林的君子剑,骨子里居然是如此无法无天之人!

    不过法海也没有劝阻的意思,前世作为华夏儿女,无论如何都是避不开这段屈辱的历史。

    若是没遇上也就罢了,可如今悲剧就在眼前,他却是无论如何都要管上一管。

    “若是有敌不过的高人,到时唤我便是。”

    法海微微一笑,却也是开了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