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50章 你不要过来啊!

第50章 你不要过来啊!

    武松却是不管这些有的没的,走到床前,也不等西门庆作出反应,蒲团大的巴掌便向其抓去。

    虽说平日里一直听闻过武松的威武,但西门庆哪甘心就这般坐以待毙,反手抓起身后的木枕便向武二脸面砸去。

    没想过一个普通木枕就能将其放到,西门庆所求不过是拖延住武松的脚步,好让他有时间从一旁离床头不远处的窗户跳出去。

    木枕来势汹汹,可谁料武二竟是不躲不避,右手虚握,轻轻松松便把那木枕抓住,然后反手又砸了回去。

    来也匆匆,去更匆匆,西门庆还没走出几步,就只觉右脚踝一阵酥麻,人也不由哎呦一声跌倒在地上。

    原来武松这一木枕,是径直瞄向他的麻筋所在。

    见西门庆已然倒地,武松三两步踏过去,钵大的拳头不由分说地朝西门庆一张自诩英俊的大脸没头没脑砸去。

    最初西门庆还试图反抗,可一者是连猛虎都能乱拳打死的狠人,而另外一个早就在经年酒色里早早稀疏了本事。

    这一番较量,武松不过食指关节轻轻在对方肘部隐蔽的位置擦过,西门庆一双手便顿时失去了力气。

    去势未竭的重拳直接呼在西门庆的脸颊上,只听砰砰两声,登时他一张老脸就如同开了个酱油铺子似的,紫的青的红的到处都是。

    连打了好几拳,直到西门庆意识都快要开始模糊,武松方才解气地停下手来。

    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家哥哥出口气,就这么简单将其打死,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而另一边,被西门庆大难临头独自抛在床上的潘金莲,却是瑟瑟发抖地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

    习惯了武大郎的低声下气与唯唯诺诺,她又何曾想过自己居然会有被这个男人吓到噤声的一天。

    “大……大郎,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这一回,我们以后安安心心好好过日子,成不成?”

    潘金莲一下从床上跪下来,死死抱住武大郎的大腿,苦苦哀求道。

    临了像是想起什么,那蛇蝎心肠的毒妇猛地伸手指向已经生死不知的西门庆——

    “是他,都是他……是他勾引的我,就连要用砒霜毒死你也是他出的主意,我是被逼的,大郎你要相信我,我是无辜的啊。”

    兴许是被那个女人的狠毒与无耻震惊到,已经有些昏沉的西门庆突然仿佛用了灵丹妙药一般,一个直挺坐起身来,指着潘金莲怒斥道:

    “好你个贱人,明明是你贪图我的家业,所以倒贴上的我,如何把这一切都怪罪到我头上。武家兄弟,只要你们愿意放过我,我……可以把一半的家产赠予你们!”

    那副精气十足的模样,都让武松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这两年功夫也荒废了。

    而潘金莲也不甘示弱,眼下仅剩这么一根救命稻草,死道友不死贫道,她又如何愿意武大郎被西门庆打动。

    摆出一副媚态将暖玉做的身子贴在武大郎身上,潘金莲柔声委屈道:

    “大郎,你我夫妻多年,我又怎么肯害你。先前他让我拿毒药喂你,我……我迫于他的淫威只得上来,可我又不忍心看你就这么冤死,才故意将药打翻的,你要相信我啊,大郎!”

    武松端是看的目瞪口呆,要不是先前听自家哥哥讲过事情缘由,他都快要信以为真了。

    而武大郎依旧是一张脸面无表情,静静看着潘金莲飙戏。

    “你,你……你血口喷人,分明是你要大郎兄弟死的,好改嫁于我,先前你还说和我说,等下要硬生生将毒药灌进大郎兄弟嘴里的。”

    西门庆也是一阵胸闷,他是万万不曾想过,先前还是一点朱唇为自己品萧含珠,现在同样是那张嘴,竟是毫不留情地向自己喷洒毒液。

    口蜜腹剑,呵呵,果然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你胡说,我何曾说过这样的话!”

    眼看西门庆就要揭发自己,潘金莲顿时急了,刚要狡辩,却被武大郎一声低喝镇住。

    “说完了吗?”

    潘金莲还要说什么,但见武大郎面色阴沉,只得乖乖闭嘴。

    一脚踹开潘金莲,武大郎手提剔骨尖刀一步步朝西门庆走去。

    “***女,害人性命,这是何等丧尽天良的人才能做出的事情,我今日倒想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良心。”

    猛地将如同一条死狗般尤且挣扎的西门庆踢翻在地,武大郎又伸出左脚死死踏在对方腹部让他不得动弹。

    “大郎兄弟,求求你饶了我,我……我全部家产都给你,我家中还有几房如花似玉的小妾,这些都与你,求求你大人有大量,把我像一个屁放了吧!”

    眼见那柄剔骨尖刀离自己胸前越来越近,西门庆想挣扎,却浑身都做不得劲儿。

    而武大郎仿佛丝毫没有听见对方的求饶一般,手起刀落,有一蓬滚热的鲜血飞溅在他脸上,映得那张老实憨厚的丑脸恍若鬼神。

    “啊!!!”

    西门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而武大郎手里那柄剔骨尖刀早已整柄没入他的胸中。

    “求求你放……”

    直到死,这个往日不可一世的男人还在仿佛一个小丑一般,苦苦地向武大郎哀求。

    “呵呵,原来你也是有心的啊!”

    费了老大劲才把利刃从西门庆胸口抽出,武大郎突然莫名其妙地笑出声来。

    而一旁的潘金莲早就被西门庆的惨状吓得魂不守舍,如今听到武大郎神经质的笑声,更是身下一暖,竟是不自觉地失禁了。

    “你不要过来……别过来啊……呜呜呜!”

    嘴里呜呜咽咽的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潘金莲一边手脚并用企图向后爬去。

    她现在什么也不知道,只想赶快离开面前这个状若疯魔的男人。

    然后事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随着潘金莲退无可退,她与武大郎之间的距离还在一步一步的缩近。

    “还有你,别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为了一个认识不过几天的野男人,居然下毒手谋害自己的丈夫,我想看看你的心肠有多毒!”

    ……

    第二更完成,我是真的一滴都没有了~【可怜.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