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40章 魏大傻子

第40章 魏大傻子

    告别带着些落寞离去的陈福安。

    临行前,法海交予他一串手珠,上面有一百零八颗数珠。

    每行完一件善事,数珠便会自动脱落一颗。

    待到手串上的数珠落尽,便是法海许诺替他解开封印之时。

    了却一桩俗事,颇有闲情的小和尚自然没有忘记今天一早,那包子铺小贩口中这宣平府城的几处特产。

    反正离那水陆法会召开还有些时日,丝毫不觉紧迫,法海便索性在城内转悠起来。

    该说不愧是一府首脑,这宣平城虽不如他幼时生活过的帝都长安来得那般宏伟瑰丽,却也是人道昌盛之所。

    因为是个丰年,又恰好过了秋收时节,家家户户交完赋税,手头尚还有两个闲钱。

    拗不过自家孩童的烦闹,同时也存心借着上街扯两匹布的功夫,沾一沾这丰年的瑞气,不少人自乡间来到城内置买,更是让这宣平府城比往日热闹更甚几分。

    适时日向西落,粗麻绮罗,仕女骈阗,端是人间百态滋味。

    城中人烟浩渺,攒聚积起的生气化作滚滚精烟,庇护四方免受灾气侵害。

    城东偌大的城隍庙宇,有香火鼎盛,青烟缭绕,形成一道网络遍布府城上空。

    时不时有日游神往来飞动,手中拿着名册,挨家挨户地检验是否有异端邪物滋生。

    这也是这个时代的人很少出门远游的原因,州路县府,皆有朝廷册封的城隍镇守,每逢几年又有和尚道士作法超度往生,邪异轻易不得触犯。

    可毕竟封建王朝,人力有时尽,一些朝廷触及不到的穷乡辟岭,自然也就成了滋养妖鬼的沃土。

    稍有不慎,往来路人就会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很是一番感慨,见时候不早,法海便欲寻处地方落脚。

    听说城北郊外的白岩寺送子观音尤为灵验,存心想要去拜谒一番,于是就向着那处行去。

    中途路过雁北湖,天边昏意姑且还没有消去,这边却是早已华灯初上,画舫巡游,张灯结彩,吹箫弹琴,莺莺之声不绝如缕。

    湖中有微风乍起,却又怎敌过舫中烧得通红的火炭,偶尔有妙龄女子从半掩的窗栏探出螓首,轻衫薄纱,倒也不觉得寒意。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这里虽不是扬州,但是骚人墨客的热情却是丝毫不逊。

    光是这一会儿,法海就见过不止一伙文人书生,三三两两的结伴同行了。

    摇摇头,反正热闹是他们的,自己什么都没有,法海正要离开,忽听得面前不远处的画舫传来动静。

    估摸着兴许是喝醉酒的客人争风吃醋,属实寻常,无意中瞥过一眼,青年僧人却是一声轻咦了出来。

    那个被两名家丁架着的醉熏青年,身上竟然隐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妖气。

    这光天化日,又有日游神巡逻,居然还有不怕死的妖孽敢进城?

    法海突然来了兴致。

    “这位施主,请问……”

    拦住就要经过的一个书生,法海行了个佛礼,正要询问。

    却见对方先是不耐烦地正欲发作,突然发觉拦住自己的是一个小和尚,顿时觉得有些好玩。

    “小和尚,画舫这种地方是出家人应该来的吗?”

    法海也是不恼,只摇摇头解释道。

    “自然不是,我只是见那位施主好生面善,想询问一下他的名姓。”

    青年僧人手指的方向,正是那名醉醺醺不知所以的青年。

    “你是说魏大傻子?”

    书生一愣,待看清法海所指之人,却是笑得更欢了,好半天才止住笑意。

    “他在我们这宣平城,倒也是个传奇人物。”

    兴许是见法海生的眉清目秀,给人一种亲近之感,也没有不耐烦,却是耐心对他解释起来。

    原来那魏大傻子,大名魏青城,字子修,早年也是这宣平城里鼎鼎大名的人物。

    魏家是当地有名的豪绅,魏子修本人更是天资聪颖,早早便连中小三元,是满城人眼中必能青云直上的读书种子。

    可偏偏就在魏子修考中秀才第二日,怪异的事情发生,高中案首的魏大秀才竟然中邪了。

    不仅撕去了书房满架子儒家经典,更是见人就打,还生吃血食。

    把这个儿子当做宝贝疙瘩的魏老爷一时间慌了神,在让下人将之绑住后,四处寻医访道,用尽各种手段,却是丝毫不起作用。

    最后,还是白岩寺的高僧替他做过一场法事,才渐渐好转过来,只是人虽清醒过来,性情却是发生巨大的转变。

    往日视若珍宝的古籍典藏纷纷弃之敝屣,素来克己复礼的翩翩书生竟成了青楼画舫的日常访客。

    一开始魏老爷还有过试图将其板正的想法,但渐渐各种方法用尽,却仍旧是毫无起色。

    最终,身心疲惫的魏老爷只能宣告放弃,不再管他。

    至少他还有个儿子,虽然是庶出,也不如大儿子过去来的聪慧,但胜在勤奋自勉,去岁同样也是考中了秀才。

    “这不,魏大少爷又在芊芊姑娘舫中呆了三天三夜,足不出户,他老子娘都气倒了!魏老爷也是被逼无奈,只能带着家丁亲自赶来。”

    嗤笑一声,那书生的语气里隐约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想想也能理解,毕竟文人相轻,看两人差不多大的岁数,想来往日这书生没少被对方压上一头。

    如今昔日的天之骄子落魄凤凰不如鸡,踩上一脚岂不是快哉?

    “那芊芊姑娘是?”

    法海又疑声问道。

    “芊芊姑娘自然是这如意舫的头牌,多少人一掷百金都不得见一面,却不知为何偏偏眷顾这个二傻子,一朵鲜花配牛粪,惜哉,痛哉!”

    书生一阵摇头晃脑,端是说不出的惋惜。

    法海偷偷翻了个白眼。

    人家再怎么说也是玉树临风,端得一表人才,你一个穷酸书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的尊容,拿头跟人家比?

    ……

    感谢阅文宅到底的1000起点币打赏,遗世而独立帝青和嘉恩瑞的500起点币打赏,书友20191025185725447、书友20171105234110999和书友1605202049344103的100起点币打赏。

    说一下,以后再有辩论佛道的引战贴,不论初衷好坏,一律删帖。

    希望大家能够谅解,有些底线还是不要触碰为好。

    这本书就是本整体偏轻松向的聊天群,看腹黑小和尚和沙雕群友们互动,他不香吗?【滑稽.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