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38章 裴文德妙计惩老道(庆祝万收加更,3/4)

第38章 裴文德妙计惩老道(庆祝万收加更,3/4)

    “这是你卖出剩下的梨应得的钱,自己数数吧。”

    将钱袋放入对方手里,法海低诵一声佛号,笑而不语。

    “小长老,我知道你是好意,只是我那一车梨足足三百多枚,全部卖出得有接近两贯大钱,这钱袋怎么看也不像是能装下两贯铜钱的样子。”

    听到法海的话,那庄汉呆滞的目光总算有了一些灵动的神采,只是手中钱袋不过巴掌大小,摇晃一下也是几声清脆的响儿,顿时乡下人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宣告破灭。

    “为何不打开看看呢?既然那道人可以用一枚梨核种出满树大梨,我又怎的不能拿这只破钱袋生出两贯铜钱呢?”

    法海微微一笑,打了个玄机。

    “这……”

    庄汉半信半疑地解开钱袋口子上的活结,犹豫着伸手将里面的铜钱摸出,不多不少刚好五枚,恰恰是一枚大梨的钱。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感觉里面只有五枚大钱,但是等到他将铜钱取出,钱袋的重量却没有半点减轻,摇一摇还有阵阵铜钱碰撞的哐哐声,仿佛此前种种只是错觉。

    这要是再意识不到自己又遇上高人了,那么乡下人干脆一头扎进江中淹死算了。

    感激地瞥了法海一眼,庄汉颤抖着将手再度放入钱袋中。

    五枚,十枚……

    从钱袋中掏出的铜钱渐渐快要铺满了推车的底部,然而无论这名乡下人摸了几次,只要下次将手伸入袋中,定是不多不少刚好五枚大钱。

    庄汉双目通红,神情恍惚仿佛一切种种都已忘记,唯有本能支持着他不断麻木重复着掏钱的动作。

    “施主,不知现在数目还对了没有?”

    法海冷不防一声轻喝,声音不大,却是让那乡下人猛地一个哆嗦,人也渐渐从原先那种入魔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施主,不知现在数目还对了没有?”

    法海不介意地又重复了一遍,面色依旧温和可亲。

    乡下人眼中贪婪与清明之意反复纠结,最终,长叹一声,只见那人带着些不舍,慢吞吞将钱袋还到法海手中。

    “已……已经很多了,剩下的梨不值两贯铜钱。”

    说罢,犹豫着便要数清楚数目,将多余的铜钱还给法海。

    因为其中有些梨是已经付过钱的,剩下逃掉的那些其实并不足两贯钱。

    法海摇摇头,制止了对方的举动。

    “这是那位道人亏欠你的,大可安心收下。”

    对方依旧是语无伦次,执意扬言要好好报答这位对自己有恩的小师父,然而法海自始至终笑着推辞。

    “你若是有心,只需记得自己今日说过的话,以后遇上孤寡苦疾之人,多施一份善心即可。”

    “我日后一定谨遵小长老教诲。”

    对于法海这种说法,那人自是百般保证,就差没跟菩萨发毒誓证明真心。

    “好了,你且快回去吧,家中妻儿还在等待着你呢。”

    扬扬手与那庄汉道别,小和尚一席素白僧衣伫立江畔,直到对方走远,才轻笑着对一旁喊道:

    “怎么,道长还要看多久戏才肯出来?”

    见被法海识破,那道人也不恼,从附近一棵柳树前显出形来,言辞辛辣地讥讽。

    “小秃驴倒是假慈悲,拿着他人钱财施善。”

    法海也是半点没有惯着对方的意思,同样直白地噎了回去。

    “老贼道却是真刻薄,揪住些许小错行恶。”

    啧啧,乍一看对仗还是挺工整的嘛!

    “那乡人吝啬死板,不过是问他讨一枚梨解渴,却犹然视钱财如他性命,我略施小惩,警戒他改过自新,又是何错之有?”

    老道两撇白眉怒皱,颇有些不平地责问道。

    “两贯钱或许于道长不过些许浮财,却是那乡人一家六口半年的嚼用。今日若是开了这个口子平白与你一枚,那明日他人讨要又该如何处之?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你不曾起过恶念,却着实在为恶事。”

    法海放缓语气,但是话语间仍然寸步不让。

    “哼,我……我又不准备白吃他的梨,本来我是想送他一场仙缘的,谁知是他自己不珍惜。”

    被法海点破其中关隘,老道一时有些下不来台,却又犹是狡辩。

    “那我倒想问问道长,我给你万两黄金,买你一身修为,可否?”

    法海不禁不生气,甚至还笑出了声来。

    “那等腌臜俗物,怎能换我清静修为!”

    老道顿时跳脚,对法海这般比较很是不满。

    “既然我非道长,不知道长眼里修行之可贵,那道长非乡人,又怎知他心中钱财与仙缘,二者孰重孰轻?何况山中无岁月,你又岂能明晰对方是否愿意为了修道与亲人别离?”

    见对方落入自己话术,法海露出獠牙。

    “你……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和尚,我不与你多说!”

    冷不丁被法海噎住,老道扭过头,吹胡子瞪眼道。

    “分明是道长占不住理,开始胡搅蛮缠了。”

    法海露出微笑。

    “哼,我不听你的诡辩!把钱袋给我,我不想与你说了!”

    伸手想要拿回自己的钱袋,却不料法海陡然将手收回。

    “小和尚你这是什么意思?”

    察觉到气氛不对,老道猛地往后跳了一步,警惕地防备着法海的举动。

    “只是觉得老道长固执,想改变改变道长的看法。”

    青年僧人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慢步向着老道的方向走去。

    “小和尚好大的口气,我警告你别过,我可是筑基期大修士,小心我代替你的师长好好教训你一番。”

    摆出架势,老道丹田法力运作,一道水刃从江中飞出,直直向着法海斩来。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老道用神通凝练的水刃连一道白印都未能斩出,就被法海的琉璃金身崩碎。

    “不对,你是……你是金身期的佛修,等等,我们可以……啊!”

    意识到不妙,老道刚要求饶,话还没出口,一只清秀白暂的拳头带着点点金辉在他面前逐渐放大——

    “我让你视钱财如粪土!”

    “啊~”

    “我让你是筑基期大修士!”

    “啊~~”

    “我让你代替我师尊好好教育我!”

    “啊~~~”

    “我……”

    “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我知道错……啊!!!”

    ……

    感谢逍遥天阳的300起点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