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37章 种梨者说

第37章 种梨者说

    今天一大早,面前这个乡下人运了梨在街上卖,他的梨又甜又香,可是价钱卖得很贵。

    那位衣衫褴褛的老道路过,想向他讨个梨吃,却遭到了他的叱喝和责骂。

    两人在这市面上纠缠不清,渐渐引来了过路人的围观。

    见到围观群众越来越多,然而老道脸色却还是没有丝毫羞赧之色,只是指着那一车大梨大笑问道:

    “你这一车的梨子估摸有数百颗,我只是想要乞讨一枚解解馋,于你没有太大的损失,你生气作甚么?”

    一旁看热闹的乡民也是纷纷起哄。

    “你就给他一枚尝尝,多大点事啊。”

    “就是,挑枚相貌最差的坏梨给他便是,又不值几钱。”

    “大家做生意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么吝啬干嘛?”

    ……

    而那乡下人也是被众人说急了眼,梗着脖子就是死活不肯答应。

    “我家的梨子个个又脆又甜,想吃就拿钱来买,五文钱一枚,凭什么要白送与他。”

    “这梨是我与阿耶亲手种植,每日挑水除虫,精心打理大半年才得的。要是他身患重疾,亦或是手脚残缺,我给他两枚又何妨?既然有手有脚,为何不能靠自己劳动所获买梨吃,非要厚着脸乞讨呢?”

    也许是被那乡人的死板弄得有些哭笑不得,附近一家茶楼的小伙计被自家掌柜叫去附耳吩咐了一番,手里攥了三五枚铜钱,向着这边跑来。

    “那道士,我家掌柜的仁慈,让我与你五枚铜钱买梨吃。人家也是做生意的规矩,你便不要再纠缠了。”

    说罢,便将五枚铜钱交给了那乡下人。

    那乡人这次脸色好转了一些,从推车上挑了个光泽诱人的大梨递给小伙计。

    “福生无量天尊,还请劳烦小哥替我写过你家居士。”

    唱了一个诺,老道笑眯眯从伙计手里接过梨子,接着转身面向围观的众人,高声喊道。

    “诸位,我们出家人是不会吝啬的,我这里有上好的梨子,就让我拿出来请大家一同分享吧。”

    人群中有觉得好玩的,便站出来问他:

    “你这出家人好生奇怪,既然有梨子,为何不取出来自己吃,非要向人家讨要?”

    老道拂尘一扬,也不恼,只是笑着卖了个关子。

    “我需要拿这枚梨核做种,方能种出又大又甜的梨子。”

    言罢,便仅仅只是拿破烂不堪的袖子擦了擦梨子表面,然后大口啖吃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吃的只剩下一枚梨核。

    围观人群也是对他的说辞好奇的紧,纷纷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他到底如何拿手里这枚梨核种出梨子来给大伙儿吃。

    吃完梨子,又啧了啧手上的汁水,老道从怀里掏出一柄小锄头,朝人群外走了两步,寻得一处偏僻的地方挖了个几寸深的小坑,将梨核掩埋进去,细细盖上土。

    接着,又转过身问道:

    “有哪位居士愿意舍一些水与我浇灌,好让它快快生长。”

    被老道一通神奇操作吊足了胃口,还是那位好心的掌柜笑着回应道。

    “不知道长沃汤可用否?”

    沃汤,便是热水。用热水来浇灌植物,显然是掌柜的一种调侃。

    却没想到,那老道居然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自无不可。”

    这下那名掌柜也是来了兴致,特地让小伙计将备好的凉水倒了,重新打一盆热水过来。

    道士接过热水,一点一点顺着先前栽种梨核的地方往下浇灌。

    不一会儿,先前新挖的土坑上面就有嫩芽长出,渐渐长成一颗枝繁叶茂的梨树,再然后又开花结果,长出一枚枚又大又好的梨子。

    众人看得出神,便是那先前与道士有过口角的乡下人也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来来来,我请大家吃梨子。”

    动作敏捷地爬上树,三两下的,老道便摘了满满一捧梨子从树梢头一跃而下,分与在场看热闹的众人。

    如此往复三四趟,便将一树的大梨全部分完,就是那个乡下人也都分到了一枚。

    看着手里的梨子,乡下人喉结蠕动,犹豫了一会儿,从搭囊中掏出五枚铜钱还与老道。

    “我拿了你的梨子,这钱还与你。”

    那老道似乎也是没有想到对方的举动,愣了一下,却是笑笑没有收下。

    送完梨子,道士又拿出铲子乒乒乓乓忙活了半天,才将梨树铲倒,接着连带枝叶一起背在身上,从从容容地离开了。

    直到那老道走远,众人还在止不住议论先前发生的一幕。

    凭空种出梨子给大伙儿吃,这简直就是神仙才有的手段啊!

    可就在这时,回到自己推车前的乡下人却是猛然一声哭喊——

    “我的梨呢,我那么一推车的大梨呢?谁给我偷走了?”

    众人一惊,回过头一看,果然那乡下人之前推来的一车大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有机敏的已经反应过来,看看自己手里吃到一半的梨子。

    哪里还不明白,分明是那游戏红尘的高人看不惯这乡下人的吝啬死板,故意使了通戏法捉弄他。

    “是那妖道,一定是那妖道,是他换走了我这一车大梨!那可是我一家六口下半年的生活嚼用,没了那些钱我们一家人怎么活啊?!”

    乡下人双目通红,推开人群径直朝着那老道离去的方向追去。

    只是过了不多时,又原路返回,只在墙角寻得一截车把手似的木桩那名道人却是早已消失的了无踪迹。

    有路人指着那截车把手惊呼,惊觉那断口的形状将将恰好与乡下人推车把手的断口吻合,显然坐实正是老道用障眼法换走了那乡下人的梨子。

    失去了全部希望的乡下人,宛如一截木头,呆呆站在自家推车前,一动不动恍若行尸走肉。

    有些路人不忍,又是先前吃过老道赠予的梨子,纷纷从袖中掏出几文钱放在推车上。

    只是杯水车薪,更多人自觉占了便宜,早就偷偷溜走,哪会管那乡下人一家的死活,收了半天,乡下人也不过只是收了十之一二的钱数。

    日过晌午,秋日的阳光懒散散照在行人身上,却不能带给那乡下人丝毫温度。

    推车行走过一处水畔附近,乡人忽然停下脚步,望着那泓江水静默不语。

    恰在这时,一只年轻人骨节分明的手从一旁伸出,带着一个略显破旧的钱袋,送到他面前。

    ……

    感谢少天司的300起点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