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25章 棺中经文

第25章 棺中经文

    客气了几回,见推脱不得,王子文终究还是收下法海的好意。

    打算着日后有机会再还了这份人情债,王子文将如暖玉般温润的火枣拈在面前。

    这传说中的天材地宝乍一看并没什么稀奇,寻常青枣的外观,顶多就是那份翠意额外的通透喜人。

    见半天看不出什么端倪,王子文索性将之放入口中。

    甫一刚进入嘴里,不过才略微咀嚼两下,偌大一颗火枣便化作甘霖顺着喉咙淌入。

    他只觉仿佛被人从天灵盖往下蓦地瓢泼一盆冷水,又仿佛夏日里豪饮了一杯凉冰,丝丝氤氲灵力自体内涌出,如同涓涓细流飞快地漫过浑身经络。

    让人止不住想要发出一声痛快酣畅的呻吟。

    不过王子文还是很好地抑制住了这种冲动,毕竟这些只是灵气入体后自发的运作,如果没有刻意地指引,很容易在四肢五骸乱窜的过程中浪费不少。

    平复下激动的心情,王子文也如法海先前那般盘腿打坐,努力调息体内躁动的灵力。

    对于像法海这样已经有修为在身的人,火枣显然延寿的效果要远大于那一点儿补充的灵力。

    可是如王子文这般才刚刚踏入修炼之途没有多久的人而言,就是那一枚火枣里蕴藏的灵气,都足够他消化上半天了。

    分别给三个人送了一份造化,重新变得无所事事,法海将目光投向铜棺四壁。

    之前只是关注了青铜古棺的外壁,如今再看内壁却又有些不同了。

    铜棺内壁的刻画似乎是在讲述一个人的生平,寻道、修行、斩妖除魔、一人镇一域……

    无数次的历经危险,无数次的鏖战群敌,最终只余下一道身影落寞地站在那里,不见古人,后无踪迹。

    这是……荒天帝?

    法海依稀记得前世有人如此推测过,只是可惜或许是年代久远,又或者单纯是雕刻者故意为之,壁画上很少出现主人公的正脸,更甚至即便是出现了,也都被模糊了面容。

    正当法海努力想要运用天眼通看透画面上的细节,兀地只觉一阵恍惚,耳边忽然响起阵阵缥缈模糊的诵经声,先是恍如错觉似的细若蚊吟,但细心感悟,声音渐渐清晰起来,如同黄钟大吕深入人心。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一篇被网文写烂了的《道德经》,此刻落在法海耳中又仿佛有了不一样的韵味。

    短短不过百余字落入耳里,却分明是一位大能将自己对于道的理解全部藏入其中,留待后人探寻。

    法海只觉如醍醐灌顶,修行前途的种种疑虑顿时消去了大半。

    一旁的叶凡怀中,菩提子越发炙热,其背后的天然纹理,隐隐发生变化,原本形成的佛陀图案也越发清晰。

    正沉浸在法海传授的玄妙佛法之中,叶凡蓦地察觉不对。

    他也听到了一些声音,虽然很模糊,但渺渺之中,真的好似在有仙音传道。

    尽管不如法海那样能够理解其中的部分意境,但是经文印在心头,只要稍稍回想起,便又有道音如在耳边遣送低吟。

    越发觉得这篇经文的玄妙,叶凡也顾不上领悟法海传下的修行法门,抓紧功夫记忆这突如其来的仙音。

    仙音传道,法海的身姿越发缥缈出尘,仿佛跳出三界又不在五行。

    细细体悟,青年僧人嘴角扬起微笑,朝闻道夕死可矣,此间之乐又值与何人诉说?

    事实上,别说是叶凡无法理解,法海也不过勉强借着前人目光探索自己要走的路。

    这种经文非成就圣人无法感悟,他们的境界都还差的太远,所得好处仅仅是些皮毛而已。

    只是提前聆听这些经文,如同目睹有大能者亲身衍化自己所体悟的大道,等同于是拔高眼界阅历,对以后境界提升有莫大好处。

    这种好处无法具现,但却是五阶甚至六阶的强者都梦寐以求的。

    两个时辰之后,法海从顿悟中回过神来。

    打量四周,除去他与叶凡机缘巧合各自都真正感悟到了经文,其余人根本什么都没听见。

    王子文还在卖力同体内充溢的灵力作斗争,炼化的过程业已接近尾声,如今一身修为放在聊天群也是快要和岳不群还有东方不败等齐,再不是起初那个弱小可怜还无助的苟群主了。

    庞博早已停止感悟法海传下的法门,撂一旁呼呼大睡起来,修行枯燥,又有几个经历过现代社会浮躁繁华的人能够轻易适应那样的生活。

    至于其余众人,也大都卧倒下来,睡死过去。

    今天一整天,先是泰山跋涉,然后又是荧惑古星探险,其实体力早已耗尽,先前不过是强打起一股精神振作,再加上同伴惨死造成的恐慌。

    可是时间流逝,好几个时辰过去,衰弱的神经终究是再也熬不下去,纷纷仰头就睡,呼噜声四起。

    几乎是同一时刻,在法海醒转过来没多久,叶凡也从明悟的状态脱离出来。

    见到法海微笑着看向自己,愣了愣,瞬间领会了对方的意思。

    “前辈也听到仙音传道了?”

    叶凡嘴唇微动,用口型传递道。

    他虽然不明白那经文讲的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该是极其不凡的东西,虽然只听清三十多字,但都一一记下,留待日后慢慢体悟。

    “这是大道之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能记下多少是多少,对未来的修行有莫大好处。”

    法海点点头,印证了他的猜测,同时也是隔空传音嘱咐道。

    见这位裴前辈都说的这般郑重,叶凡下意识拿出手机想要试试能不能把经文输入保存下来。

    可是明明烂熟于心的文字,一旦打出就成了串串乱码,开口也是如同哑巴一般不能言语半字,果然和法海所说一般无二。

    吓得他是赶紧闭上眼睛又反复默诵了几遍,生怕自己粗心大意记错一字半语,错过此等机缘。

    再三确认自己没有记错,叶凡总算缓了一口气,见庞博还在酣睡,想着与他一起分享先前所得,于是便又好气又好笑正要把他喊醒,但就在此时——

    崆!

    青铜古棺如同碰到什么似的,猛地一震,接着铜棺倾覆,再一次剧烈翻滚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