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23章 脱离险境

第23章 脱离险境

    摩诃,寓意极大极盛。

    摩诃指,顾名思义就是一门威力极大的指法。

    这门指法乃是阿弥陀大帝成帝之后所创,没有刻意追求佛法的高深,也没有丝毫讲究意境的玄妙,大帝创造这门指法的初衷就是——

    威力一定要大,能达到一力降十会的那种最好。

    毕竟作为当世唯一的一尊大帝,镇压了一个时代的无上存在,能在修为上与之媲美的也就只有那些极尽升华后的古之至尊。

    到达这层境界,再与他人斗法时,任你道法如何精妙,我自以力破之。

    出于这种思虑而诞生的摩诃指,初看平平,可一指点出便仿佛整片空间一齐压了过来,管你遁术无双,身法巧妙,也都唯有正面碰撞这一条道可走。

    而方才法海在青铜古棺内施展的,正是这门指法。

    也是因为认出了这门昔日阿弥陀大帝所创的神通,鳄祖起先并不十分在意。

    笑话,释迦牟尼那老秃驴施展出来神威无双,是因为他本身修为盖世,法力激荡如同整道星河倒悬,端是可怖。

    可你不过一个四极境的小和尚,谁给的勇气认为自个儿修为能比得上老祖我来着。

    是现在的秃驴越来越飘,还是觉得本鳄祖被镇压这么多年举不动刀了?

    随手劈出一道刀光,鳄祖便冷笑着坐看法海授首。

    然而没等到对方喋血刀下,反倒是自己的刀光被一指点破,鳄祖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自家人知自家事,虽然先前那刀不过自己信手斩出,但也绝不是一个四极境的小辈可以接下的。

    便是寻常大能要想接下自己这刀也得全力以赴,但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和尚居然轻轻松松便一指点破,要是再看不出其中的猫腻,那他这上千年的岁月都白活了。

    意识到不妙,鳄祖赶忙鼓起周身血气,摆出昔日对战阿弥陀大帝的那股谨慎劲儿,企图拦下这一指。

    可惜为时已晚,此时那一指所成的佛光已经离鳄祖眉心不足三寸。

    而每每随着这指离他眉心近一分,四周的空气便也黏稠上一分,待到逼近眉心,鳄祖只觉四周空间被封锁一般,端是不得动弹丝毫。

    一时间,猎人与猎物的地位顷刻倒转。

    鳄祖心头,一种仿佛自己滔天修为也要饮恨在这一指之下的大危机油然而生。

    不行,好不容易才从释迦牟尼那个老秃驴的封印中逃脱出来,我还没有向他的徒子徒孙报仇,我还没有享受到修士们可口的血肉,我不能死在这儿!

    发出一声洞彻天地的嘶吼,鳄祖虬激荡周身血气,四肢肌肉虬结,有恐怖无比的伟力自他身上升起,那是燃烧修为换取的绝对力量。

    终于,浑身爆着血雾,鳄祖勉强抬动右臂,竭尽全力一刀挥向法海点来的那一指摩诃。

    刀影应声而碎,但也是亏了这一刀,终究是让那摩诃一指的轨迹发生些许偏移,避开了鳄祖的眉心神识寄托之处,洞穿了他的左眼。

    侥幸逃过一劫的鳄祖还没等喘过一口气,面前的一幕顿时令他目眦眼裂。

    原来就在他竭尽全力抵挡摩诃指的同时,充能完毕的星空之路已经彻底洞开,携着通天璀璨星光接引一行人安全脱离了荧惑古星的束缚,直奔北斗星域而去。

    而先前他所望见的,正是九龙拉棺最后一点没入星空之门的那一刻。

    “释迦牟尼,这也在你的谋算之中吗?”

    盯着逐渐关闭的星空古路,鳄祖目光阴冷,一口铁齿铜牙咬得咯吱作响。

    “我鳄祖在此立誓,究其一生,必要屠尽你佛门子弟,断绝你佛门传承,至于那个小和尚,我要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残忍!”

    而在青铜古棺那头,法海丝毫不知道有位妖族大圣正恨他恨得要死,亦或是即便知晓了,估计也不过可惜最后那一下没能弄死对方而已。

    反正等干完这票聊天群自动就会将自己送回去,到时候有本事你就破碎世界壁来白蛇世界咬我啊!

    只要回到白蛇世界,头上有那么一群祖师罩着,佛门又是出了名的护短,他完全不担心鳄祖会把自己怎样。

    眼下,相比鳄祖的怨毒诅咒,他更关心自己此刻身体的状况。

    先前之所以能施展出那足够抹杀大圣的一指,靠的便是最后叶凡老老实实充公的一枚菩提子。

    那枚菩提子怎么说也是一株与佛祖伴生万载的老菩提树所出,乃其一身精华凝聚的结晶,又是整座大雷音寺护寺阵法的核心一环,终日为佛法洗礼。

    便是以神识当中释迦牟尼所留下的那一道印记为引,法海方才勉强调动其中蕴藏的浩瀚佛力,施展出那一式屠圣的指法。

    可就算借用的都是菩提子中储存的佛力,法海不过将自己法力作引子,一身修为也是姑且残留百之一二,体内气海经络更是被精纯磅礴的佛力冲刷得足足拓宽了一倍,肿胀痛感遍布全身。

    用残余法力循环温养了三四趟,也堪堪只是减轻了那么一丝。

    可以预见的将来,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能怎么大费周章地与人斗法。

    不过这倒也不完全都是坏处,气海经络被拓宽了一倍,但却并未造成实质的损害。

    待到伤势彻底恢复,法海体内所能存储的法力自然也是先前的整整两倍。

    何况菩提子本身就有助人悟道的功效,之前能够施展出那一式摩诃指便是它的功劳,这也等于法海日后手上又多出一门压箱底的绝学。

    这一趟遮天之行,算是彻彻底底地赚翻了。

    这边法海正在闭目养神,细细温养破损的体魄。

    那边坐在青铜古棺内的其余众人,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们可是亲眼目睹那头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大妖,转身就差点被眼前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前辈杀死。

    这样一头人形凶兽坐在身边,即便是依旧温声细语,众人对他也是畏惧更多余敬仰。

    尤其是贪小便宜将佛宝藏在身上的刘云志等人,差点连肠子都悔青了。

    ……

    ps:出于主角的人设考虑,上一章结尾做了部分修改,觉得这章开头突兀地可以刷新第22章后再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