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19章 佛祖的因果

第19章 佛祖的因果

    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寓意「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乃是佛祖释迦牟尼诞生时的本相。

    如今对方手捏此印,兼之位于大雷音寺内的隐秘道场,身份自是一目了然。

    “小僧法海,见过阿弥陀大帝。”

    法海低眉敛目,双手合十,朝面前的僧人参拜道。

    “阿弥陀佛,你的来意我已经知晓,涅盘经我可以交予你,甚至阿含经也无何不可。”

    名为释迦牟尼的佛陀依旧是微笑着望向法海,眼眸中有无量佛光普照,仿佛洞穿一切奥妙。

    “那小僧就在此谢过大帝的好……嗯?!”

    法海蓦地一愣,这剧本好像有些……不太对头啊!

    须知道千金易许,帝经难求。

    昔日唐三藏西天取经要遭九九八十一难,舍卫国长者请诵佛经一遍须收三斗三升米粒黄金,怎么换到自己这边就变成白给了?

    如此轻易获得宝贵的帝经,法海反而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何况面前这位佛祖也不是什么易与的主儿,虽然遮天里阿弥陀大帝号称生平未曾杀过一人,但是依靠信众的信仰存续直到仙路大开,企图借西漠一地之人的愿力举佛国飞升失败,其中葬送的信众何止亿万。

    尽管或许对方的出发点是好的,要度亿万信众一并成佛,但这种将自己意志强加于人的霸道,且恕法海不能苟同。

    法海这边犹豫着,但对方可不会给他那么多时间思考。

    只见释迦牟尼依然作拈花笑状,一根如玉无瑕的食指点来,顿时便有点点佛光璀璨,动作虽迟缓,却仿佛封绝一切时空准确无误地点在他的眉心。

    “以无明灭故,心无有起;以无起故,境界随灭;以因缘俱灭故,心相皆尽,名得涅磐……”

    两篇玄妙的经文直接透过身体,深深印刻在法海的神识当中,包含阿弥陀大帝对于大道的理解一并封存了进去。

    刹那间,法海陷入一种不可言明的大彻大悟中,仿佛有无数得证果位的佛陀菩萨在围着他讲道诵经,舌若灿花。

    如天降甘霖,地涌清泉。

    正当法海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忽而耳边有佛号作洪钟大吕,撼人心魂——

    “痴儿,还不快快醒来!”

    冷不防一个激灵,法海从那种玄而又玄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不觉发了一声冷汗。

    刚才这种顿悟虽妙,却是在重复别人走过的道路,或许前面一片坦途,但走到尽头却是绝路。

    若不是最后释迦牟尼那声关键的佛号,指不定法海就这么陷进去了。

    “多谢大帝出手相助。”

    合手作揖,待到抬头时法海满脸错愕。

    本该周身佛光普照,耀眼若大日的佛陀此时却周身光晕黯淡,凝结的法身也呈现透明的色泽,好似一阵风吹过便会消散一般。

    “大帝,您这是……”

    “无妨,我出世的时间尚未到来,这具法身本就是为了将经文送与你手中而存在,如今功德圆满,却是没有了续存的意义。”

    释迦牟尼仍旧一副泰然的笑容,丝毫不因法身的存亡心境有所变化。

    “你现在修为尚弱,我于大道的领悟对你只是有害无益,姑且先封存起来,等到境界足够,自然会解开。”

    阿弥陀大帝的身形越来越虚无。

    “大帝与我有成道之恩,小僧愧受,不知当作何报答?”

    天下终没有免费的午餐,阿弥陀大帝对他越是慷慨,他就越是忐忑不安,索性直言出来。

    “哈哈,无需多疑,今日我渡你,来日你渡我,待到时机成熟,你便知晓。”

    打了一个谜,佛陀便在轻笑声中化作星星佛光,消散于这片天地。

    没了佛祖法力的维持,用大神通开辟出来的道场隐隐也有要衰败的样子,一道道通天彻地的裂痕出现在法海四周,没等他反应过来,此方小世界便如同反刍似的将他吐了出来。

    重新回到小庙的法海眉头紧锁,直接忽视了正以他所在的位置为界限气氛紧张的两拨人。

    见到法海去而复返,庞博眼睛一亮,连忙凑上来:

    “嘿嘿,前辈,您来的正好,那群家伙正商量着要把您丢在这儿不管呢!要不是叶子和子文坚持,他们已经准备往青铜古棺那边开溜了。”

    被点破心思,为首的刘云志见法海目光投来端是一阵惴惴不安,慌忙驳斥道:

    “前辈您别听他瞎说,我的意思只是大家先回来处等着,毕竟我们留下来也是添乱,前辈脱险后自然会回来和我们汇合。”

    “呵呵,你这鬼话谁信谁是傻子。”

    抬头望天,庞博的神情说不出的嘲讽。

    “庞博,你!”

    刘云志端是气得七窍生烟。

    听了两人的对话,法海才后知后觉发现聊天群的私聊里,王子文的消息都快把界面填满。

    只不过他方才正在接受阿弥陀古帝的传承,一时没有察觉罢了。

    “无妨,你们也没谁有能控制九龙拉棺的本事。”

    法海对此倒是不在意,反正他来这儿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两卷经文,顺便再给王子文当回护道者,如今已经值回票价,便是丢下他不管,自个儿回去便是。

    相比之下,还是阿弥陀大帝最后那句意味深长的话来得更让人在意。

    今日我渡你,来日你渡我……

    莫非……是指来日踏入成仙路,释迦牟尼希望自己能助他一臂之力?!

    法海猛然惊觉。

    也对,以那位的手段,既然能够埋下延续万载的谋划,没有道理发现不了成仙路的不对劲。

    想来携亿万信众的愿力举起佛国飞升成仙,其实也是无奈下的拼死一搏,只不过他不是主角,最后拼输了而已。

    现在发现多了法海这么个变数,那位大帝自然是将转机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佛门重因果,阿弥陀佛既然许下自己这么大一个人情,若是自己将来不回报,尤其是在知道他的谋划注定失败,亿万信众都要因此受杀身之难的前提下无动于衷,势必会成为自己的心魔。

    法海突然感觉神识里那两卷经文变得沉甸甸的,果然大帝的人情不是那么好欠的啊!

    一位残缺的金仙将成道的契机放在自己身上,是该说荣幸呢,还是错爱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