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18章 得见传承

第18章 得见传承

    庙里的布置很简陋,青灯古佛一蒲团,除此以外,乍一眼看去别无他物。

    至少在王子文看来,这完全不像是一个大帝传承所在的道场应该有的气象。

    法海老哥……不会是搞错了吧?

    而另一边,叶凡也抱有与之相同的想法。

    所谓大雷音寺,取义于“佛音说法,声如雷震”一说,乃是传说中如来佛祖与诸佛陀菩萨授业讲道的场所。

    《西游记》中描绘了那大雷音寺应是在西天极乐的灵山上,顶摩霄汉中,根接须弥脉。巧峰排列,怪石参差。悬崖下瑶草琪花,曲径旁紫芝香蕙。

    可眼前这座简朴到近乎一无所有的小破庙,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挤下那么多佛陀菩萨的样子。

    正要忍不住上前去问,却发现自己面前,这位裴前辈不知何时已经走到那尊破旧佛像前,正细细观察些什么。

    法海注视的正是小庙里唯一的一尊佛像。

    那佛像是由一块齐人高的大理石雕琢而成,通体呈白玉状,尽管在岁月蹉跎中被模糊去了面相,但从身体细微部位的琢磨还是可以看出昔日雕刻之人技艺的高超。

    石佛面容安详,结跏趺坐,左手横放在左脚上,为定印,表禅定之意;伸右手覆于右膝,指头触地,其名为触地印。

    这是佛陀成道时所结的印相,所以哪怕面前这尊并非阿弥陀古帝的本相,至少也是一尊佛陀大能的成道之相。

    对于这里可能存在佛门传承的猜测,法海又笃定了几分。

    而触地印又被称作降魔印,寓意降伏一切诸魔,显然是在暗示地下有被佛祖降伏的大魔,勿要轻举妄动。

    现在看来,原著里叶凡等人于雷音寺一劫未必不是因果注定。

    试想,佛祖于此镇压神鳄万载,为何封印早不破裂,晚不破裂,偏偏在叶凡一行人进入大雷音寺后被毁?

    还不是因为叶凡一行人天高三尺的搜刮佛宝,破坏了原本的封印,如此才给了鳄祖逃脱的可能。

    叶凡等人拿走佛宝是因,导致鳄祖挣脱封印是果,但佛祖慈悲,被拿走的佛宝反过来又保护一行人免受神鳄的杀戮……

    如此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想通其中关窍,一时间法海只觉自己对因果道理都通透了许多。

    哪怕接下来寻不到阿弥陀佛的传承,光是这点已经不虚此行。

    当然,能够喜上加喜自然也是极好的。

    双手结禅定印,消去心中遐思,法海默默闭上双眼,待到再度睁开却是入眼如浮光琉璃,所见处处俗物都被消去了外相,止余本质。

    正是佛门赫赫有名的神通——天眼通。

    透过天眼,小庙中诸多人事都显露原初的面目,角落里一根断了半截的伏魔杵尚存点点神光,青铜古灯上面流离的神纹,叶凡体内通体浑圆如一的圣体本质,以及……那本看似寻常的蒲团地下,赫然夺目耀眼的浓郁金光!

    嗯?!

    心思微动,法海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揭开蒲团。

    然而底下仍是空荡荡的石板一块,并无甚么稀奇。

    不信邪的法海再度施展天眼通,再观此处,入目却是五色霞光围成的一点金光刺的人眼睛发疼。

    不对,这块砖肯定有问题!

    试着伸手在上面敲了敲,并没有地下中空的清脆之声传出,出于谨慎法海也不敢随意便将这块石板破坏。

    那到底是哪里自己没观察仔细呢?

    法海陷入沉思。

    青灯,古佛,蒲团……

    剩下不起眼的事物应该与之无关,以上古大帝的气魄,既然是传承就决计不会搞些歪七倒八小家子气的手段。

    那么关键之处一定在这三者之中。

    如果是这大雷音寺本来的僧人,平日里会做些什么呢?

    青灯古佛,坐而诵经……等等!

    像是想起什么,法海将蒲团放回原处,接着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坐在上面。

    再用天眼观之佛像,上面果然又发生了些许变化。

    却见佛像袒露的胸前,若隐若现地三行字浮出:

    既得此缘

    诵遍经义

    入我门中

    诵经?诵什么经?

    没等法海高兴多久,便是又一盆冷水泼了上来。

    禅宗以《金刚经》为本经,净土宗以《无量寿经》为本经,天台宗以《法华经》为本经……

    几乎不同教义的派系,都有各自心中一本经。

    佛祖让自己诵遍经义,难不成自己把上前册经文全部背诵一遍?

    虽然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但法海可不认为九龙拉棺会耐心等待自己到那时候。

    同样,他也不觉得佛祖会给他出这种脑洞清癯的问题。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略作迟疑,法海低声诵道: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不是其他多高深的奥义,却是最普及也是最根本的《般若波罗密多心经》。

    佛法需要亲证,重在悟。

    此经是大乘经,乃如来为发大乘心者说。其文虽约,其义甚丰。

    小计二百六十字,却对六百卷般若之奥旨,收摄无遗;即一大藏圣教之要义,包括殆尽。

    短时间内,法海所能想到最有可能是佛祖想要听到的答案,便只有这部经文。

    果不其然,随着法海口中念念有词,一时座下佛光大盛。

    靠得最近的叶凡更是被轻柔的佛光推开,撞在一处残损的钟磬上,露出藏在其下一块清凉残损的木牌。

    而不过眨眼的功夫,在众目睽睽之下,法海兀地消失在这阵佛光当中。

    一旁已经拿起青铜古灯迫不及待入手把玩的王子文则是目瞪口呆,大佬不愧是大佬,这传承……居然真给他找着了!

    不管外头众人是如何看待,此时的法海却是处于一片虚无缥缈的光海中,四周皆是禅音佛妙,如天花乱坠,让人顿生安逸祥和之感。

    而面前,就在离法海不到三丈的距离,一尊眉目俊朗的佛陀微笑地看着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正从莲花上缓缓站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