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11章 降临遮天

第11章 降临遮天

    嘴上诵着“我佛慈悲”,可法海下手却是没有丝毫怜悯的意思。

    方才他看似陷入沉吟,实则是在运用天眼通观望那鲤鱼精的运数。

    一般而言,凡造下种种血孽者,以神通观之,周身必有冤魂萦绕,哀嚎不绝于耳。

    而先前那尾鲤鱼精,通体血光凝结的快要发紫,显然是一身罪孽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放下屠刀,方可立地成佛。

    说的是放下一切妄念,方可追寻内心的清净自在,却不是给为恶者用以开脱的理由。

    若是这样罪恶深重的妖怪,也可以一句轻飘飘的皈依我佛就能被饶恕,那些被祸害了性命的村民又有谁去度,因果报应岂不成了一纸空谈?

    什么?你说佛主尚有割肉喂鹰的大慈悲?

    那敢情好啊,我这就送你去见佛主,至于他老人家度不度你就不关我事了。

    小僧佛法粗鄙,还请恕我不能。

    ……

    除掉在陈家村为非作歹的鲤鱼精,法海顺手在群里提交了一下任务。

    见天色还早,婉言拒绝村民们热情的招待,青年僧人只是回到陈老汉家稍稍歇了歇脚,接着便继续一路南下。

    就这样各处走走停停,不知不觉一周的功夫便已过去,眼看就要到法海与王子文约定的期限。

    一路走来,端是让他感慨良多。

    如今的大唐,表面上看来山河承平,连年风调雨顺,百姓倒也算安居乐业。

    当今天子圣明,选贤用能,政通人和,百废俱兴,真是好一座大好江山。

    但是在明面看不到的地方,自从他下山以后,一路上所闻所见,到处都是妖怪吃人伤人的事端。

    就连法海自己,光是亲自出手铲除那些兴风作浪的妖怪,就不下一手之数。

    若是换作之前,法海还不能明白为何原著中前身对妖族的态度这么坚决。

    可现在嘛……呵呵!

    大抵上遇上妖族,二话不说就将他们排成一排全部打杀,或许存在冤枉。

    可但凡一个隔一个的挨着砍,绝对会出现大批漏网之鱼。

    如此看来,原著里法海之所以那么执着地要度化白素贞,固然有前世宿怨的成分在里面。

    但也何尝不是念在多年修行不易,生怕她最后关头把持不住心境犯下杀孽,毁了这千年来的苦修。

    将这些日子的经历放在聊天群里直播,就是桀骜如哪吒,心思阴沉如岳不群,无法无天如东方不败,都不免有些感同身受。

    毕竟人与人相争,无非便是为了权、利二字,大抵上仍然有迹可循。

    可妖怪吃人,却从来都不需要什么缘由。

    试问谁家吃面包的时候,事先还要问一声面包有没有什么意见呢?

    ……

    这边法海还在感慨着,脑海里聊天群忽然滴滴作响。

    群主王子文:“滴,萌新卡,老哥积分凑齐没有,我已经到泰山脚下了。”

    法海:“两千积分贫僧已经凑齐,等下我直接用红包的形式发给你吧。”

    王子文一愣,接着很快反应过来,这位穿越者老哥好像人还挺会做人的啊。

    平心而论,这次关系到自己的小命,要他就这么毫无防备地直接转三千积分给对方,他还真不是十分愿意。

    毕竟万一对面收到积分翻脸不认人,自己岂不是哦吼完蛋了。

    可倘若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莫不是又不信任人家?

    大佬都是要面子的,万一心里埋下芥蒂,到时候出工不出力,怕不是直接凉凉。

    显然对方也是看出了这点,所以特地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

    群主王子文:“哦,好好,没问题。我等下用积分兑换了穿越符再发给老哥。”

    法海应了声,转过去两千积分。

    说真的,他倒还真不是太看得上这点积分,左右也不过杀几只妖怪的功夫,只要自己多出去转一圈,不消一个礼拜就能凑齐。

    对方要是真的贪心昧下这点积分,那是在败坏了他自己的信誉,自己一旦捅出来,以后谁还敢和他做交易。

    相较之大雷音寺可能存在的佛陀传承,他愿意赌上一赌。

    干系到自己性命,王子文效率很高,连一分钟都没让法海多等,一个装着穿越符的红包就发了过来。

    群主王子文:“老哥,穿越符已经发给你了,你接收一下。还有我这边已经对你开放了权限,你随时随地都可以穿越过来。”

    在聊天群内,想要进行时空穿梭必须满足两个条件:

    一是购买对应修为的穿越符,而是必须对方向你开放他所在世界的坐标权限。

    这也是为了防止群里有人图谋不轨,破坏聊天群成员之间和谐友善的关系。

    不过像岳不群那般,对方好死不死偏偏和他在一个世界的,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法海:“那好,贫僧这就过来。”

    收下红包,一张荧光微现的玉符出现在法海掌心,带着些许温润的触感。

    僧人心念一动,下一秒只见那穿越符倏忽间化作一道流光挣脱开来,化作一道一人高的门户屹立在他身前。

    这就是穿梭时空的手段?

    按捺下好奇心,法海伸手进去试探了一番。

    见收回来依然是安然无恙的样子,心一横,整个人便陷了进去。

    该怎么形容穿越的感觉呢?

    就好比把人塞进滚筒洗衣机里不断冲洗挤压,一种恶心欲吐的冲动猝然涌上心间。

    幸亏这种令人心烦意乱的感觉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待到法海回过神来,已经出现在另一方世界。

    “是……法海老哥吗?”

    一个相貌阳光的年轻人惊喜地迎了上来。

    “你是……王子文?”

    似乎是还有些穿越的后遗症,法海看向面前热情招呼的年轻人迟疑了一会儿,试探着问道。

    “对啊,我就是聊天群的群主王子文,老哥你这……没什么事情吧?”

    见到法海面色有些苍白,王子文脸上的笑容渐渐转变为担忧。

    这可是自己接下来还要仰仗的大佬啊,别刚过来就出什么事情吧!

    “贫僧并无大碍,只是刚刚第一次穿越,一时间有些不适应,休息一会儿就好。”

    法海摇摇头,看了眼周围与白蛇世界所处的唐朝截然不同的环境,深深皱了下眉头。

    略微沉思片刻,他伸手掐起一道法决。

    随即,掌心有淡淡的佛光亮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