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大唐幻游 > 第六百三十六章 路遇高手拼斗

第六百三十六章 路遇高手拼斗

    此时的方静,正在天山山脉,这也是他无事才来到这天山脉的,毕竟,以前也没有来过,只是路过而已,并没有下去查看,或者到处巡查一下。

    而此行,他来到这天山山脉,并非寻找什么动物植物,而是过来查看一下,这里是否有人罢了,更或者,是过来查看一下,这里有没有什么高人。说白了,这是方静纯粹无聊之时,才想着来这天山之地的。

    前世之时,天山的美,可谓是让方静眼谗,而今,自己来到这天山之地,也算是解了他前世的愿望了。

    可是,天山腹地,不止方静一人,而是有着当地的土著在此居住,当然,这里并不是什么雪山山脉,一样有草地,一样有湖泊,一样有森林,只不过相对少一些罢了。

    随后,方静在天山到处巡查了遍之后,直接去往棉花种植基地去看了看,而他所来的这片棉花产地,可谓是大。

    经过几年的发展,早已不是原来的棉花产量了,至少,现在的棉花种植基地,早就超过几十万亩了,而且,还在继续扩大当中。

    每一年,棉花采收之后,就会由着这里的人员,打包后,用车架开始往着大唐境内运输,一到了秋冬季,那运输的队伍,可谓是绵延几十里甚至是上百里都有可能。

    棉花,是用来换粮食,换金钱的,他们每年都会向方家产业输送全年的棉花,而采收,全部由着他们自己采收,方家产业,只收运输过来的棉花,一概不会去到他们那儿采收。

    而这当中,他们也曾经发生过一次只采收后,就不再卖,而是坐地起价,不过,这种事情,是难不到方静的。

    你敢不卖,那你就不卖吧,你想坐地起价,那你就坐地吧,粮食,只有那么一点,你能坚持一个月,两个月,就问你,你能坚持半年吗?

    方家产业提供的粮食,最多只提供半年的,再多也就没有了,坐地起价,也要看你有那本事没有,真要有这本事,那你就坐地吧,反正,价是不可能涨的。

    所以,经过那一次坐地起价后,当地所谓的高层,也被清理了一遍,换了一批向着方家产业的人,虽然解决了问题,但潜在威胁依然存在。

    只不过,现在是这样,以后,可就不是这样的了,至少,当青雀结束了大唐境内的事情之后,就开始要征战了,而且,这个计划,估计会在三年之内开始,而这征战,会以风扫落叶一般的速度扫过去。

    虽说,计划是那份计划,会从南开始清扫,一直往着西边而进,估计,时间会持续十年左右的时间。

    虽说,这点时间,根本打不到哪里去,但真要打下去的话,所有的地方,都会被清理,至少,大唐附近周边的各国,都会被清理一遍。

    强势,强大,会成为青雀的代名词,就像如今大唐境内一样,百姓成了这天底下最高身份的代名词,而不是什么勋贵,一切以人民为主。

    方静在棉花基地所在地,晃了几天之后,就转道东边,也就是草原所在地了,他方静其实也只是随意选择方向罢了,没有目标性的瞎逛。

    而且,这速度会慢上许多,沙漠也好,草原也罢,基本都会停留一段时间,一来,是做巡查,好给青雀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二来,也算是给自己放松的机会,三来嘛,当然也是想找到一些所谓的异常之地了。

    就如以前所遇见的地底之下的异常之地,不过,眼下的方静,却是没有再往着那地底之下去探查了,毕竟,那是一件非常耗时间的行为,真要是不小心,自己可就要被压在里面去了。

    随后,方静又是往着河北道方向而去,差不多是大东北了,一进到那绵延的山林之后,方静落了下去。

    当他在天空之时,见到下方有着十数人,正拿着刀剑,好像在拼斗一般,而那,那身手,绝对不是普通的将士,而是高手。

    所谓的高手,在方静的眼中,那是比普通人高了不知道多少的人,才能被称之为高手。

    “你们最好赶紧把我师妹交出来,否则,别想好过。”一中年人一手提剑,指着对方一人大喊道。

    虽说,两方拼斗刚才已是结束,没有胜负,只是打了个平手,双方人数基本差不多,都是六人,男女都有。

    “宋文,你说这话难道不要脸吗?你师妹在哪里,你心里没数吗?让我们交出你师妹,你宋文难道不知道,你那师妹早已不在我们这里了吗?一个月前,你师妹跟随你离开之后,就没有再出现了,难道你会不知道?还来我们这里要你师妹,你师妹不会被你给杀了吧?”对方一人指向那中年人,回应道。

    “宋师弟,这事怎么回事?”那中年人一方,听闻对方所言,不甚明白,刚才这突如其来的架,打得好像有些莫名其妙般。

    虽说,他们此行,是过来找这些人要回自己的师妹的,只不过,这其中好像有些不为人知的事情,要不是这对方的人点出一些事来,中年人这方人的,好像还像是傻子一般的听从。

    “二师兄,他们的话,你们也信?师妹就在他们手中,他们说的话,都是为了骗我们的,二师兄,请你相信我。”那中年人的眼神,开始闪躲,好像这其中的话语并不能使人相信。

    “哈哈,宋文,你这小脸的嘴脸估计也只能骗骗你的同门师兄弟他们了,想骗我们,你还嫩了点吧?想来,你那师妹,早就被你给谋害了吧?而如今,来我们这里要师妹,想来也是想嫁祸给我们吧。”对方那人直言而明,使得现场气氛异常的诡异了起来。

    就如那宋文一方其他人,听了对方之人所说之事,心中也是猜疑。自己的师弟宋文是什么人,他们比谁都清楚,对于师妹的人在哪,他们心中虽是担心,但听闻对方人的说是宋文害了,这就使得他们开始有些怀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