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三国骑砍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绕击

第三百一十五章 绕击

    火光照耀,人影攒动。

    张辽身边金鼓齐催,左右锐士奋勇争先,与寸步不让的白虎营兵撞在一起。

    接连不断的大火球犁开道路,顺着沟渠冲滚撞在木门处。

    张辽在东半部,率领魏军甲士向下突击,企图冲溃、驱赶汉军,将之驱逐、推下陡峭时山坡。

    白虎营兵处处呼喝着巴人调子,抑扬顿挫,宛若鼓声,奋力抵抗。

    他们与西半部的巴人一起呼喝,一样的调子,一样的呼声。

    山城棒棒军怎么齐呼的,他们就怎么喊的,有传承关系。

    呼声如鼓,情绪含怒,有着悲壮、抗争,死不旋踵的决然。

    仿佛吸到肺里的每一口口气,都是为了发出此刻的呐喊。

    仿佛整个身躯存在的意义,就是与周围的伙伴发出一样的呼喊。

    田信接住亲兵递来的一对四尺七寸长的纯钢六棱九节鞭,每条钢鞭重十八汉斤。

    钢鞭在手,田信阔步向前,身上铃铛声就是最大的友军信号。

    白虎营兵普遍祭拜过兵主庙,对战场出现、对身后出现的铃声充满信任,他们也信任袍泽,自发让出通道。

    人墙之中裂出一道隙缝,居高临下俯冲的魏军甲士第一时间察觉这道两丈宽的阵列隙缝,自以为有机可乘,脚步速度更快。

    那之前被夹击、包围的百余苦苦支撑的魏军,在察觉田信本人抵达战场后,还没发出有意义的信号,更没做出有效果的反击,就被白虎营兵砍翻在地,或丢弃兵刃趴在地上不再动弹。

    巴人战歌中,田信一鞭拨开两三杆矛戟,右手举鞭朝俯身提盾猫着腰前进的魏军甲士砸下。

    镶铁片的复合盾牌此刻显得脆弱不堪,钢鞭击散盾牌形制,落在甲士铁盔上。

    没有什么惨呼声,也没听到什么别的声音,钢鞭打裂铁盔、头颅,被甲士的敬候的护颈盆领铠架住。

    抽回钢鞭,无首的魏军甲士宛若喷泉,摇摇晃晃一时间没有扑倒。

    越来越多的魏军近战甲兵冲奔涌来,田信两翼有亲兵、白虎营兵守护,只需要面对正面的魏军甲士。

    一双钢鞭从上砸下,砸中后抽回再举高高,再次砸下。

    钢鞭击顶,众生平等。

    哪怕躲过当头一鞭,这一鞭砸在脖颈,肩胛,往往也是骨裂残疾,瞬间失去战斗力……不,剧烈疼痛刺激下,许多魏军甲士身体僵直,或当场死亡,或重伤昏厥。

    如此重伤,眼前不死,今后也是难活。

    没有什么能阻挡田信的,一双钢鞭在他手里,比剑还要轻灵三分,攻速之快……双手合计大概每秒能挥击五下。

    他面前的魏军甲士竞相扑倒,一个个东倒西歪侧翻时,高压血雾从破腔处喷涌,粘稠血雾已将田信身边四五丈范围内笼罩。

    混战中,低劣的光影干扰信息传递,太多的魏军不清楚这里发生的事情。

    冲在后面的魏军也不知前排为什么扑倒,等他们冲到田信面前时,已来不及思索,或恐惧遏制身体机能,眼睁睁看着钢鞭残影落下,或略作挣扎,被钢鞭破开头颅,或打碎肩胛、胸腔。

    “砰!”

    当田信追上砸碎当面最后一人头盔时,他已经突前四五步,杀穿魏军反冲锋的甲兵阵线

    两翼魏军逐次崩解,他们退一步,白虎营兵跟着进一步,抢占空位。

    田信侧头看一眼焦灼的东面战区,不做停留继续上前突进,跨上三十几步外的魏军石垒矮墙,这里是魏军第二道防线。

    这里留守魏军还在点燃大火球,推搡大火球,使之顺着凹槽浅沟滚动。

    越过低矮石墙的白虎营兵呼喊着战斗歌嚎冲杀而去,淹没、冲溃这些猝然无备的魏军。

    “公上,那是张辽本阵!”

    一名亲兵指着东面金鼓喧嚣所在,那里看不到什么战旗,只有许多许多的人影。

    “纵火,照明!”

    田信一双钢鞭放在腰高的低矮石墙,抬手取下面具,将脖子上挂着的铜哨放嘴里吹响。

    紧促铜哨声尖锐刺耳,厮杀中的张辽身处振奋金鼓喧鸣中,眼中只有正面之敌,哪能听到哨声?

    哨声响彻,虎啸呼应。

    十五头虎从山顶跳跃、扑腾跳下,魏军第三道警戒用的木栏不能阻隔分毫,留守警戒的士兵还要面对追击溃兵冲上来的白虎营兵,背后又出现老虎,一人迟疑,百人动摇,随着老虎越过栅栏,留守魏军不分先后崩溃。

    出乎他们预料,老虎并没有发动攻击,这些老虎不做停留,越过亢奋的白虎营兵,向田信靠拢。

    老虎的战斗力……面对甲士时,很差很差。

    就是面对有战斗勇气的轻装、无甲步兵,老虎也占不到便宜。

    可老虎名声广大,成群结队出现在战场上,可以起到惊吓作用。

    再骁勇的士兵,哪怕斩杀许多人,也不见得杀过虎豹熊罴,猝然面对猛兽突袭,出现惊慌实属正常。

    虎群来到田信身边左右,田信正抱着一葫芦冰冷糖水喝着,休缓气力斜眼打量奋战的张辽战斗集群。

    出乎预料,白虎营兵士气高昂,吏士战意坚韧……或许是张辽老了,冲不动了,没能一举冲溃东部区域的白虎营兵。

    三百余白虎营兵抱团扼守,成功抵御张辽冲击。

    随着田信身后魏军储备的草球、草束陆续引燃,冲天火光弥漫尧山,为远近察觉,也为张辽察觉。

    汉军战旗出现在石垒平台之上,西部区域的魏军溃散,二百余白虎营兵在石垒平台上休整,封住了张辽的退路,也被烈火封住了自己的退路。

    张辽一眼就看到了火光前的田信身影,那里老虎蹲坐在田信左右,如同石雕。

    不止是张辽,他身边四五百聚团的魏军甲士也惊疑不定。

    就在他们惊慌、猜疑之际,这个时候巴人战歌停歇,背后的王平用略结巴的声音高呼:“万岁!”

    三百余白虎营兵一同呼应:“万岁!”

    “万岁!”

    万岁呼喊之声弥漫山野,燃烧木墙外的后续进发汉军精锐听到寨里呼声,也纷纷扯着嗓子,望着燃烧的木墙、山寨竭力呼喊。

    此处胜利在望,那魏军战略反攻发起的决战也即将要结束了。

    欢呼之声逐次传递到山下,负责调兵的冯习已不能制止军队,耳际全是吏士发出的呼喊。

    仿佛胜利在握,似乎等到天亮,这场战争就能结束,大家就能凯旋而归。

    万岁停息,张辽见左右吏士垂头丧气,就知事不可为。

    他提戟向田信所在艰难前进,心情苦涩。

    自己真的就这么重要?值得田信抛弃数万大军,抛弃侧翼战场,亲自来杀他?

    也不知道侧面战场的曹休、夏侯尚能不能抓住战机,将北府兵击溃。

    思索着这些事儿,张辽挪步到田信十步外,主动开口:“某老朽将死之人,何劳将军亲至?”

    “你不死,我军不安。”

    田信小口饮着冰冷塞牙糖水:“还以为再次见面,你会先吐一口陈年老痰。没想到也会温声和气说话……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为国家计较而已,容不得私情。”

    张辽拄戟站立:“老朽万万想不到,会劳动将军亲至。恳请将军以天下为念,饶恕老朽麾下健儿。”

    “是呀,我军志在天下要顾虑名望,要少造杀孽,而你大魏富有天下三分之二,幅员辽阔,有带甲百万良将千员,自不受名声所累。胆有不满、诽议者,杀之即可,何须劳神?”

    田信扫视张辽身后的魏军甲士,心中也是苦涩,语腔冷淡:“这就是江夏一役时魏军杀我军俘虏的因由,也是宛口凌虐我军俘虏的因由。原因无非有恃无恐,欺我军方正。”

    张辽的卫队应该杀光,有惩戒、警示的意义;如果投降,又不能杀,这涉及汉军底线。

    汉口决战时,汉军反攻迅猛,根本没给王凌投降的机会。

    投降是需要机会的,汉军攻势面前,王凌站都站不住,哪有谈论投降的余地?

    王凌没有,可张辽有,他的卫队就这么硬,硬啃的话损伤很大,得不偿失。

    如果收编,汉军体系内就会多出一支精锐拳头部队,就如王平的白虎营一样。

    汉中决战前,白虎营是魏军外围仆从军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