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农家小命妇 > 第794章:污蔑
    此时的宋翠心还不知道,自己这番言论,已经让一些妒忌上了。

    像是姜芷也会被人妒忌,但是姜芷家世好,又有纪昀护着,当然不会有人真的敢怎么样了。

    这宋翠心就不一样了……

    在一些人眼中,宋翠心这种上不来台面的野丫头,就是可以随便捉弄的,哪怕她是宋玉柔的妹妹!

    这宋玉柔自己都被人瞧不起,哪里有什么本事护着宋翠心?

    所以,宴席还没有结束呢,姜芷就听到有人大喊了几声:“不好了!有人落水了!”

    姜芷吓了一跳,连忙就跑了过去,一起过去的不只是姜芷,还有不少人,都有人落水了,要是还有人能淡定的坐在那,那少不了被人说冷漠。

    等着姜芷瞧见那被人从水中捞出来的是谁之后,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不过是一会儿功夫没有看那宋翠心,宋翠心就自己跑出来洗冷水澡了?

    宋翠心的头上顶着水草,整个人都十分狼狈。

    此时她小脸苍白,神色慌张,看的出来是受到了十足十的惊吓。

    宋玉柔连忙跑过去,让丫鬟拿了衣服给宋翠心披上。

    宋翠心已经哭嚷了起来:“姐姐!有人要害我!”

    本来落水这件事,就很让人诧异了,宋翠心张嘴说的话,就更是让人意外了!什么叫做有人要害她?

    这话里面的意思,太让人想探究了。

    “宋姑娘,你没事儿吧?”徐氏这会儿凑了上去。

    徐氏已经认出来宋玉柔和宋翠心姐妹两个了,徐氏也没想到,她们两个会出现在这,但是来者是客。

    徐氏还是很客气的,这会儿也保持着基本的礼数。

    宋翠心哭嚷的声音更大了:“是有人把我推下水的!”

    宋玉柔本不想招惹是非,想要低调的离开此处,所以宋玉柔就嗔怪的说道:“翠心,你胡说什么呢,是你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吧?怎么会人故意推你下去!”

    宋翠心受到了巨大的惊吓,此时根本就不会听宋玉柔的,而是惊恐的嚷嚷着:“不是,我记得清楚,是有人在我的后面推了我一把!”

    “那你可记得,是谁推了你?”徐氏问道。

    宋翠心都这样说了,徐氏不可能坐视不理,就算是她之前的时候并不喜欢宋翠心这个姑娘,可如今她在杜府出事,徐氏就觉得,自己得负责,至少也要把这件事查清楚。

    宋玉柔这会儿也不好拦了,宋翠心的态度这样明确,她还怎么拦着?她到不怕宋翠心会因为这件事和她生嫌隙。

    而是她现在好歹也是官宦人家的夫人,要是处处退让,会让人更瞧不起的!

    所以宋玉柔这会儿也不说话了。

    宋翠心抬起头来,双目赤红的看着人群,最终把目光落在了姜芷的身上:“是她!一定是她!”懒人听书

    姜芷默然了,她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徐氏深深的皱了皱眉,看着宋翠心的眼神也没之前那么柔和了,她这个人虽然最是温和不过,可也不是没有脾气的。

    之前在姜家那是必须忍气吞声,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她不会真的只当个好脾气的人,不然早晚都会被人欺负到头上来。

    要是宋翠心说是旁人,徐氏可能还真是相信宋翠心说的。

    可是姜芷跟在徐氏的身边很久了,徐氏再清楚不过了,姜芷根本就不可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宋姑娘,你说的可是阿芷?”徐氏怕又什么误会,问了一句。

    此时站在姜芷旁边的姑娘,都有一些紧张了,别指的是自己就好。

    宋翠心咬牙道:“就是姜芷!”

    徐氏道:“你可是亲眼瞧见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吧?”

    宋翠心擦了擦从头上滴到脸上的水,然后红着眼睛一脸委屈的看着徐氏:“杜夫人,我知道姜芷和你的关系不错,就觉得得里面有误会,这对我公平吗?”

    姜芷本来不想多费口舌的,没想到宋翠心竟然不依不饶的。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当大家闺秀当久了,让宋翠心忘记了曾经的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会儿竟然敢当着她的面搬弄是非!

    姜芷挑眉看着宋翠心:“你说是我把你推下去的?那证据呢?而且我大舅母不是问你有没有亲眼看到吗?怎么就对你不公平了?”

    “你要是亲眼看到了,你就告诉大家!”姜芷冷哼了一声。

    被姜芷这样一激,宋翠心是真的想说看到了,可是话到嘴边,却警惕了起来,这要是说看到了……应该不对吧?

    姜芷敢当着众人的面这样问,她要是说看到了,会不会跳进姜芷的陷阱里?

    她冷眼看着宋翠心,宋翠心要是亲眼看到她了,那就是有鬼了,她自己有没有做这件事,心里难道还没有数吗?

    而且话又说回来了,她刚才可一直在宴席上,那多人看着呢!

    宋翠心往人身上泼脏水的时候,也不用脑子想想吗?

    宋翠心这会儿才动了脑子,她的眼睛微微一转,然后就强词夺理了起来:“我没有亲眼看到!但是肯定是你做的!就算不是你亲自做的,也是你指使别人做的。”

    姜芷笑了笑:“你既然没看到,也没证据怎么就说是我做的了?而且我刚才一直都在宴席上,根本就没有离开。”

    “至于你说我指使人做的?我指使了谁?”姜芷反问道。

    宋翠心被这样一问,就尴尬了起来不知道如何回答,但她也不想这样认输,就继续道:“因为除了你,没人会对我这样!我们之前在云沟村的时候,关系就不好,你也怕我把你在村子里面的做的那些事情说出来,于是就想害死我!”

    姜芷根本就没把宋翠心放在眼中,这会也不恼,而是挑眉道:“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改日我磕了碰了,是不是都可以说是你做的了?”

    “无凭无据也敢冤枉人,也不知道你是安了什么心思!”姜芷掷地有声。

    宋翠心委屈的看着姜芷:“现在你是秦家的姑娘,我身份地位比不过你,当然是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就算是你颠倒了黑白,也没人会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