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诸天大航海时代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斩杀谢无敌,天命合一

第一百五十九章 斩杀谢无敌,天命合一

    天命本身就这么多,不是你退就是我涨,谢无敌入魔受到世界意志的厌恶,相应林尘就会受到垂青,一涨一消,加上天命之争这种变化更大,用不了多久谢无敌的天命就被会他吸光。

    吸收谢无敌的天命,两人天命合一,林尘并没有什么奇特感应,也没有力量大增,天命只是让他拥有主角待遇,从侧面拥有诸多好处与助力,并不会直接提升实力。

    就像这一次,如果林尘没有天命想杀谢无敌,肯定会有各种意外与阻拦,比如李遥肯定会在曾孙女的劝说下下场阻止,或许会有其他少年侠士脑子一抽义正言辞的上来训斥林尘,乃至连龙女都会在世界意志的推动下为谢无敌求情等等。

    有一句话说的好,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讲的就是天命主角当天命在身时,整个世界都在帮助,但一旦失去天命,哪怕是强大的英雄也有可能被一文钱给难倒。

    也就是林尘同样拥有天命在身,才能在对付谢无敌时没有意外发生。

    同样,当林尘吸收谢无敌的天命,所有天命合一成为这个世界唯一的天命主角,他就开始享受主角待遇了,本想着置身事外的李遥站了起来,龙女看向谢无敌的眼中满是厌恶,周围观战者群汹激涌一片哗然。

    远处传来吵闹声,谢无敌被挡在外面的手下此时也因为这场变故冲破惊讶的李庄庄丁阻拦冲上山来,一眼看到场中那散发着邪恶气息的丑陋魔人,其中一人问道:

    “少爷在哪里?”

    而那个叫老刀的刀客则是拔刀而出,大喝一声道:

    “哪来的魔人敢在李遥前辈面前放肆,吾乃神剑宗三少爷谢无敌之门客,今日替我主人替天行道,斩妖除魔!”

    说完抬手一道两米高无形刀气劈出,犁着地面一条手指深的沟壑斩向魔人。

    正昂首发出不知道是嘶吼还是无意义低吼的魔人突然抬起魔臂伸爪,刀气斩在魔爪上炸得粉碎,魔爪皮都未破。

    但这也让魔人有了其他反应,缓缓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手臂,又看向持刀斩来的老刀,瞳孔中泛起不可置信以及痛苦之色,突然昂首狂吼:

    “不!”

    他似乎后悔自己刚才吞下恶魔领主精血的动作。

    但已经迟了,如果他现在还是天命之子,将来或许还有还转的余地,但失去天命,他不可能再有裉去魔身的机会,只能彻底入魔。

    老刀一个箭步冲上一刀劈在谢无敌胸口:

    “铛”的一声脆响火星四溅,转化为魔人后谢无敌的体魄也随之强化到一个极其可怕的地步,可能还比不上林尘,但已比之前要强得多,不逊于一些以外功入道的先天宗师。

    老刀这一刀并没有令他受伤,但对谢无敌造成的伤害却比一刀砍穿皮肤还要大,他低头看着自己忠心的手下砍向自己的大刀,脸上露出一个不知是哭还是笑的表情。

    是的,谢无敌虽然入魔面目全非,但并没有失去意识,还拥有清醒的自我意识,但正因为拥有清醒的意识,他才感到无比的痛苦。

    老刀的忠心毋庸置疑,出刀前还不忘以谢无敌的名义出手为他赚一波声望,但在所有人都知道这魔人是谢无敌变化的情况下,这一声口号格外的刺耳。

    而老刀一刀无功,迅速抽刀劈向魔人脑门,‘铛’的一声脆响刀身被魔人伸手抓住,刀刃与魔爪之间纠缠爆起耀眼的火花。

    魔人捏住刀身低下头看向老刀,瞳孔中的魔焰来回的变化,似乎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

    老刀握住刀柄用力一按,纹丝不动,二话没说一脚踢在魔人腹间弃刀弹出数米,伸手从腰间插出两柄飞刀猛的掷向魔人双眼。

    谢无敌双眼一闭,眼皮上火星四溅,睁开眼时瞳孔中魔火高涨,手中大刀猛的甩出如流星一样划破虚空,老刀瞳孔一张身体往后猛的一扭,流光贴腰划过,在他腰间划出一条长长的血口。

    “呛!”的一声脆响,流光直直插入数十米外一块巨石之中直没刀柄。

    而这时终于有人反应过来,或者说谢无敌的手下们终于询问出到底发生了什么,其中一人高喊:

    “老刀快回来,这是公子入魔了。”

    老刀一惊,猛的回头便看到如闪电般贴到自己面前的高大魔人,那滔天的魔焰气息如潮水一样涌来令他几乎窒息。

    但他根本没有在意,而是冲着魔人大声喊道:

    “公子,是你么?”

    魔人一顿,瞳孔中魔焰疯狂的跳动,紧接着沉闷的声音响起:

    “你们的公子,他已经死了!”

    裹着漆黑魔焰的魔爪从天而降拍在老刀脑门,‘砰’的一声闷响老刀猛的一震,头顶一圈漆黑气浪扩散开来。

    老刀七窍流血,满是鲜血的双眼瞪得老大死死盯着魔人,突然颤微微的伸出右手按住魔人胸口魔鳞,脸上浮现悲泣之色,艰难的说道:

    “老刀有愧...未能...护住...公...子,死...亦...有......憾!”

    话音一落,气绝而亡。

    怔怔的看着被自己亲手杀死的前手下,特别是他最后说的一句话,魔人瞳孔中的魔焰在短时间的消失后迅速被更加汹涌的魔焰所覆盖,昂首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咆哮,猛的转身看向林尘,那滔天的杀意连林尘不远处的几名少年侠士都承受不住,不得不低下头避开这目光。

    “是你,都是你,是你让我失去这一切。”

    林尘毫无惧色看着咆哮的谢无敌,冷声说道:

    “你我皆有天命,我不杀你,你就会杀我,你要怪只能怪自己实力不如我。”

    魔人昂首咆哮:

    “贼老天我不服,即然已定下吾乃天命之子,为何又选一个?”

    林尘冷声道:

    “因为我比你更强,这天命之子不是老天赐予,而是我自己挣来的。”

    谢无敌猛的低头看向林尘,瞳孔中魔焰吞吐,道:

    “我五岁习剑,八岁神剑宗五门入门剑法大成,十二岁已练成本门镇派诛魔神剑,十四岁晋入先天宗师,你哪里比我强?”

    林尘面无表情回道:

    “我在西域抵挡了深渊之子入侵,封闭了两界通道,拯救了世界!”

    他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连李遥与龙女都是非常惊讶,李遥更是连连点头。

    但谢无敌似乎没有听到这些,只是自顾自的继续吼道:

    “我出道以来游历江湖行侠仗义,斩杀魔人无数,更是击败过凶冥魔教教主,一生未偿一败,你做了什么?”

    林尘还是面无表情回答:

    “我在西域抵挡了深渊之子入侵,封闭了两界通道,拯救了世界!”

    “我...我五岁习剑,八岁...”

    “我九岁习剑,十八岁才是飞云宗内门弟子,二十二岁才晋入先天宗师,其间失败数次...”

    林尘直接打断有些魔怔的谢无敌即将重复的话,雄厚的内力灌入声音之中如闷雷般在摩天崖上回荡:

    “但我比你强,我比你更强大,我已经在老天面前证明了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带领世间英雄击败深渊之子,摧毁恶魔大军,所以我也获得了天命,如今你已败于我手,更证明你不如我。”

    他话说完,魔人沉默不语,良久缓缓抬起魔爪,上面有魔焰在流动,他缓缓说道:

    “那现在的我比你如何?”

    林尘冷声说道:

    “现在的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魔人又沉默,缓缓抬头道:

    “那么,请让我心服口服!”

    林尘缓缓走出,每走一步他体型涨大一圈,身上开始浮现一层金色龙鳞,身上气息也强大一分,当走到离谢无敌只有十岁之远时,他已化成了一尊高达三米,浑身肌肉贲张,额头长有两个小小龙角,浑身被密集金色龙鳞覆盖的小巨人,一股远比魔人更强大的气息如潮水一样铺天盖地的涌向四周,令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惊呼一声。

    感受体内澎湃汹涌的强大力量,林尘沉声说道:

    “这并不是我最强大的状态,但已比你更加强大,你现在还觉得我能否比得上你?”

    魔人沉默不语,哪怕不想承认,但对方那超过自己的力量波动已经证明,自己哪怕放弃一切服下恶魔领主精血入魔而获得的力量也比不过对方,如此一来,难道自己注定就是对方的踏脚石?

    “我不服!”

    “不服么,那我就用我的力量让你服!”

    林尘没有耐心再废话,当谢无敌化成魔人,他就必死无疑,哪怕他不动手,李遥与龙女都不会放他离开。

    或许他现在还有自己的清醒意识,但随着入魔越来越深,性格会慢慢被扭曲,最终会被彻底同化为视人类为食物的魔人为祸世间,这是这个世界无数年来的经验,绝不会错,所以他必死无疑。

    林尘也是考虑到这点所以才亲自动手,与其被其他人杀了,还不如给自己贡献一下最后的价值,给他赚点潜能点。

    虽然看起来有些残忍狠毒,但要知道自己失败下场也好不到哪去,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他可不会犯这种错误。

    双手十指合拢捏拳,一圈气浪在拳边炸开,但还没动手对面魔人就已先下手,怒吼一声如一辆坦克一头撞了过来,林尘脸上浮现一抹冷笑,脚下炸出一个大坑,刹那间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两者之间‘轰’的一声炸响,一金一黑两个身影狠狠撞在一起,大地猛的一震,一声‘咔嚓’巨响,以两人为中心直径五米的地面陡的塌陷下沉,一股澎湃的冲击波以两人为中心炸开,无数碎石被狂风席卷冲天而起劈头盖脸打向四周。

    狂风的中心,林尘抬头布满金色龙鳞的脸孔满是冷酷,沉声说道:

    “好好感受我的力量吧!”

    僵持仅持续两秒,他那比苗条女子腰肢还要粗大的胳膊肌肉鼓起澎胀一圈,力量瞬间暴涨一截,生生将谢无敌化成的魔人推起,一步迈出,魔人同样粗壮的双腿犁着岩石地面生生凿出两条深深的沟壑,他连走数步,魔人也被他强行扛着犁出近十米远。

    这种接近羞辱的方式普通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谢无敌,怒吼着昂起头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咬向林尘面门。

    他头一偏直接咬中肩膀,坚硬的龙鳞破碎獠牙深入血肉之中,深渊魔气侵入其中开始污染腐化他的血肉。

    “哼,魔就是魔!”

    林尘脸上无丝毫惊慌,只是双臂肌肉再次膨胀一圈鼓起,直接就是将谢无敌生生提起,狠狠掼在地上,‘轰’的一声地面炸开塌陷,尘土扬起老高遮住大部分人的视线,只能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声咔嚓脆响以及痛吼声。

    哪怕无法看到,众人也能脑补出一个魔人被虐杀的残忍画面。

    而事实也如他们脑补一样,林尘全力出手,魔人便是被虐的份,被他按在地面一顿爆锤,生生砸断四肢与大部分骨骼。

    现在这个状态虽然比不上已突破至三阶的龙首巨人状态,但也有二阶极限的力量,仅逊于当初在西域对付深渊之子楚安之时,但也差不了多少,而且因为真身降临融合真身所有力量,包括肉身蕴含的不死真意与神魂之中的不灭真意,实际上两者实力相差不大。

    而谢无敌只是融合深渊领主的精血,哪怕加上本身力量也只是初入二阶而已,两者实力相差巨大,完全是碾压式的差距。

    没有临死爆种,也没有其他保命底牌,当谢无敌失去天命眷顾,他就只是个普通的二阶魔人,连他当初干掉的那个巴洛炎魔都比不上,轻松被他活活锤死,直到显示收到五百点潜能点入帐,谢无敌已经被他锤成一块看不清模样的碎肉。

    收拳而立,林尘昂首咆哮,**的倒三角上半身肌肉极其的发达,有如一块块岩石垒成一样,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力量之美,周围众少年侠士皆为之失声。

    深吸一口气胸膛高高鼓起肌肉更显雄壮,而周围大量空气被他一口气吸光隐有塌陷下沉的感觉,他锋利无比的目光扫过四周,无人敢与他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