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生活在港片世界 > 第六百章 181
    “祥叔,先去汇中饭店一趟吧!”

    冯程程上车后,便冲阿祥说了句。

    她手中提着个袋子,鼓囊囊的不知道装着些什么东西,被她放在了身旁。

    阿祥没有开口,神色间有些犹豫,示意司机开车。

    “小姐,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他迟疑着说了句。

    “嗯?”

    冯程程一愣,随即拉起他的手,笑嘻嘻的说:“祥叔,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一直把你当亲叔叔看,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好啦!”

    阿祥想了想,沉吟说:“小姐,我的确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小的时候,老爷忙,每天都是我送你去学堂。”

    “那时候我就在想,也不知道将来哪个后生有福气,能娶到咱家的大小姐呀!”

    “祥叔,你说这个做什么?我还没想嫁人呢!”

    冯程程有些不好意思了,嗔怪着说了句。

    笑了笑,阿祥若有所指的说:“其实那个费先生人还是蛮不错的,个子高,长得也不丑,最重要的是有担当,老爷也很喜欢他。”

    “哎呀!祥叔,你想哪儿去了?”

    听他这么说,冯程程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登时便红了脸,解释说:“我是去探望欢欢啦!我给她带了巧克力和饼干,上次答应她的。”

    “我没说什么呀?”

    阿祥摊手笑了笑,随即才说:“我的意思是说,费先生能将朋友的孩子视若己出,也算够朋友,有担当,他是好人来的。”

    冯程程没有回答,她明白,阿祥这是在提醒她费南的身份存疑,要她当心。

    “祥叔,你想多了。”

    她轻声解释:“费南怎么说也救过我一命,爹说过,做人要知恩图报,我只是拿他当朋友而已。”

    “应该的。”

    阿祥笑着说:“老爷也很感谢费先生,毕竟他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呀!”

    冯程程没再开口,只是点了点头,转脸看向了窗外。

    她明白,祥叔肯定是替爹问的,她向祥叔解释了,就相当于向爹解释了。

    其实她心中也清楚,费南的身份的确有很多疑点。

    在饭店的偶遇,火车上的同行,火车站中挺身相救,虹口道场里狠辣的出手……

    但是,这些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只是把费南当一个朋友而已呀!

    况且那天费南已经说了,他已经有心上人了,她怎么可能去破坏人家的感情?

    她能感觉到,费南心中其实也是将她当做一个普通朋友而已,并没有什么进一步接触的意图,就像是那个叫许文强的年轻人一样。

    她只是觉得欢欢才这么小,就失去了父母,实在可怜,她忍不住的想要关心欢欢,想要让她开心一点。

    嗯,是这样的。

    摸着手边的手提袋,里面装着一盒巧克力,还有一盒饼干,都是别人送到家中的礼物。

    在饼干盒的下方,还有另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一根钢笔,是她在法租界商行里买的。

    既然要给欢欢带礼物,怎么也得给费南带一份吧?人家好歹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空手上门怎么说也不合适。

    不知道欢欢看到自己给她带的礼物,会有多开心呢?

    心中想着,冯程程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看到她的样子,阿祥忍不住在心中暗叹了口气。

    很快,到了汇中饭店,冯程程拿起礼物下了车。

    阿祥本待一起跟上去,却发现冯程程正好撞到了出门的费南。

    “费先生,你们要出去吗?”

    冯程程迎上前去,和费南打了声招呼,拉了下欢欢的小手。

    “去办点事儿。”

    费南点点头:“你是来找我的?”

    “才没有,我是来找欢欢的。”

    冯程程拎起手中的袋子,笑眯眯的冲欢欢说:“阿姨给你带了礼物哦!”

    “谢谢阿姨。”欢欢小声说了句。

    费南摸着她的脑袋提醒:“要叫姐姐。”

    “那怎么行?”

    冯程程不乐意了:“欢欢叫你爸爸,叫我姐姐,那我岂不是得叫你叔叔?哼!你可别想占我便宜。”

    你还算这个?真按岁数算,我都得叫你祖奶奶……

    费南暗自吐槽了句,表面不动声色的问:“去喝点东西吗?”

    “不了。”

    冯程程将手提袋交到他手里:“你有事就先去忙好了,我就是来看看欢欢,一会儿还要去教堂做弥撒呢!”

    “好吧。”

    费南点点头:“我最近有些事要找你爹商量,他这两天有时间吗?”

    “他什么时候都有时间呀!我家里整天从早到晚哪有断人的时候?”

    冯程程笑着说:“你忙完就去找他好了,可以先跟祥叔说一声。”

    祥叔走来,刚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便开口说:“老爷今天不外出,费先生是要去哪儿办事?要不要我叫辆车来?”

    “不用麻烦了,那我下午过去好了,麻烦祥叔你跟冯老板通报一声。”

    “好,我知道了。”

    又寒暄了几句,冯程程便告辞离开了。

    回到酒店,将礼物寄放在了前台,费南重又出来,到了路对面的一辆轿车前,伸手敲了敲车窗。

    有司机在车内等候,见他从汇中饭店出来,便马上下车,笑问:“先生,是要去181玩两手吗?”

    “嗯。”

    费南淡然点了点头。

    司机一咧嘴,殷勤的帮他打开车门,请他上车:“请!请!”

    所谓181,其实是一座赌场,开设在法租界内,因为门牌号是福煦路181号,而背后势力又大,报纸都不敢刊登它的名字,只能用181号作为代指。

    不过尚海人大都对此心知肚明,毕竟这座赌场也算是当下全尚海规模最大的档口了,占地足有六十余亩。

    即便是董其善的帝皇赌场,也比其稍有逊色。

    只不过董其善手下大大小小档口众多,在总规模上要更占优势,所以才保住了尚海赌王的称号。

    不多时,费南便到了地方。

    这是一座巨大的洋房,后门临巨籁达路,是汇丰银行大买办父亲所建,后来被人扩建,开了这座档口。

    这里的地理位置绝佳,后门面法租界,前门临公共租界,万一有法租界巡捕来捉赌,赌徒就可以逃往英租界;而公共租界巡捕前来,则可逃往法租界。

    不过两个租界的巡捕房都被人打点过,从来不会上门抓赌。

    司机将车停下,便陪同费南往赌场走去。

    他是赌场专门安排在租界各地揽客的人,一旦带来的客人在赌场中买了两百块以上的筹码,他就能拿到两块大洋的返利,所以才如此殷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