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大宋地仙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女婿

第二百九十八章 女婿

    傲娇的昂首瞥了宗炎一眼后,“知识渊博”的胡九娘,媚声跟对方说道:“我曾听爹爹讲过,唐末黄巢叛乱的时候,就请过鬼兵……”

    “哦……”绝对是第一次知道这事的宗炎,在讶然的哼了一声后,忽然抬手轻拍了下胡九娘的肩膀,提议道:“我庄里的事儿都处理完了,咱去见你爹吧……”

    “嗯,我看到了,”听完了宗家三少的话后,胡九娘充满爱意的接了一句,并与有荣焉称赞对方道:“你还挺有本事的呀,我以为你收拾不了那四个管事呢,没想到,一个时辰不到,你就把他们弄的服服帖帖了……”

    “连这点儿本事都没有,我咋敢接你爹给的活儿呢……”随意的回了胡九娘一句后,宗炎就领着一副自己“小迷妹”模样的胡九娘,向着登州城出发。

    路上,凡遇到庄里的庄客,宗炎总会停下,并给他们点儿银子让他们去“喝茶”,这可把收到“红包”的庄客们给感动的呀,简直都要认宗炎为再生父母了。

    “爱财而不吝啬,是个干大事的人……”仿佛已对宗家三少“痴迷”了的胡九娘,只要有机会,就会开口称赞宗炎一句,这把宗炎给“吓”的呀,都有点儿“惶恐不安”了。

    “你干嘛呀,咱俩不过一夜不见,你对我的态度,怎么天翻地覆了呢,”感觉自己身边这胡九娘跟换了个人似的宗炎,蹙眉试探对方道:“你是不是有事儿要我帮忙啊?”

    “被你看出来了……”被对方识破的胡九娘,在尴尬的咧嘴一笑后,压低了嗓音跟宗炎坦诚道:“是这样的,昨晚我回家了一趟,我跟姐妹们聊的太激动了,就一时没管住嘴,吹牛说我跟你已经洞房过了,可这事儿不是假的吗,我怕姐妹们识破我,你能不能帮我圆一下……”

    “不是吧……”一听胡九娘拿这事儿开玩笑后,宗炎直接傻眼了,傻眼的同时,他心说:我类个去,妖族果然够开放,竟然拿贞洁侃大山,这要是人类女子敢这么“玩儿”的话,估计就得被浸猪笼了吧。

    “就是!”哂笑着猛点了点头后,一脸后悔模样的胡九娘,弱弱的跟宗炎说道:“到我家后,你能不能表现的爱我一点儿,只要让我扛过这一劫,我必有厚报啊!”

    “厚报就不必了,”感觉这胡九娘可能想要趁机“以身相许”的宗炎,直接出言断了她的念想了,随即,又跟她说道:“表现的爱你一点儿没问题,反正我也不吃亏是吧……”

    “你真不要我的厚报?”感觉自己又被人家给看穿了的胡九娘,在噘嘴瞪了宗炎一眼后,“恶狠狠”的追问了一句。

    “如果是钱的话,那可以,如果是人的话,那算了……”扫了眼胡九娘的生气样儿后,宗炎立马就明白了,自己又猜对了,这骚狐狸精果然是想“以身相许”呀。

    “哼……”被宗炎的话给怼的没脾气的胡九娘,在冷哼了一声后,就扭头故意不理对方了。

    虽然,从神态表情上看,胡九娘是打算跟宗炎“冷战”一把了,但是,诡异的是,她那柔弱无骨的身子,却一直往对方身上蹭。

    对于胡九娘这言行不一的风骚做派,宗炎再次“少见多怪”了,开眼了的他,心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摊上这么个变态呐,真是无语了……

    大概一个小时后,双双都拥有两条大长腿的宗炎和胡九娘,就步行进入登州城了,又走了十五分钟,两人就抵达老狐狸精胡有德鸠占鹊巢的和尚庙门口了。

    上了门前的台阶,宗炎正准备抬手敲门呢,忽然,那破损不堪的庙门,被人从里面的给打开了,就见,依旧是一副得道高僧装扮的胡有德,春风拂面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来了……”才第二次跟宗炎见面的胡有德,此时,却操着一口仿若老丈人对女婿说话般的语气,跟宗家三少打了声招呼。

    “嗯,我来了……”被对方的亲切语气搞的很尴尬的宗炎,在不自觉的抬手摸了下鼻尖后,弱弱的回了一句。

    “进来吧……”没说废话,仅打了一句招呼的“高僧”胡有德,立刻摆手请宗炎进门。

    “好……”回应对方的同时,宗炎诧异的发现,老狐狸精胡有德瞅向自己的眼神,完全就是那种岳父看女婿的眼神,这弄的他,都有点儿手足无措的感觉了。

    就在宗炎准备跨过门栏进入庙里时,跟他“冷战”了一路的胡九娘,突然把他的右臂环抱在了怀里,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儿“幸福”的神情,很明显,到家的胡九娘,开始“表演”了。

    而答应了人家要配合“表演”的宗炎,也信守承诺的没有抽离自己的胳膊,身为“洁癖症晚期患者”的他,忍着恶心,像是一棵被树懒抱住的老树一般,拖着“树懒”胡九娘,步入了破庙之中。

    随着身后那破门“咯嗞,咯嗞……”的自己关上,拖着胡九娘跟在老狐狸精胡有德身后的宗炎,讶然的看到,这庙里的一切呀,跟它外在的模样,简直判若两地呀。

    这里,地面铺着的是崭新的青石地砖,转缝儿之间,一根杂草都没有,收拾的比“宗家庄”还利落。

    近处的檐廊,雕梁画栋,无论是廊柱上的红漆,还是廊坊上的山水画,都像是重新绘过的一样,不但色彩鲜艳,而且,其上完全没有粘着那种旧房墙上特有的浮尘,非常的干净。

    远处的大殿,金碧辉煌,无论是其雪白的台基,还是其鲜红的墙壁,无论是其雕花的门窗,还是其整齐的房瓦,都沐浴在晨光之中,熠熠生辉,显露出一股既盎然又神圣的气质。

    又观察了一会儿更细节的地方,并发现它们也都崭新的诡异后,想法比较独特的宗炎,把嘴凑到了胡九娘的耳边,微声问道:“这里的一切,都是幻术吧?”

    “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