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 27 章
    那名叫做史塔西的青年狱警向舒尔茨敬了个礼,退了出去。

    “我已经给党卫军特别机动部队(ss)的康德拉·阿登纳少校打了电话,他们已经知道我抓住了苏联间谍的事情,明天一早就会过来。”舒尔茨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另外,我会亲自审讯你,当然一点刑罚是免不了的,不过你放心,你原来身上的刑罚已经足够明显,我只要轻轻的在上面做点手脚,任何人都看不出来。”

    “好,我相信你的专业。”耿朝忠点头道。

    “不过,这里面有个问题,”舒尔茨皱起了眉头,“明天康德拉少校来的时候,可能会亲自提审你,那个时候,我会让你昏迷过去,以躲避他的亲自审讯,但我最担心的是,他会直接命令我枪毙你,或者是亲手枪毙你。”

    “你们以前对苏联间谍,都是这么处理的?”耿朝忠问道。

    “很大一部分,”舒尔茨点了点头,“一般的审讯,很难撬开契卡特工的嘴巴,并且现在两国之间的关系还比较友好,为了避免后患,都会直接枪毙或者塞在下水道里。很少有人知道他们死了,查清楚往往也需要很长时间,或者根本查不清楚。但你的情况不同,你必须很清楚的让苏联人知道你死了,最好还要找到尸体,你知道这很难。

    耿朝忠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舒尔茨问道:“你有什么打算?我的朋友。”

    “我暂时没有什么好办法,”舒尔茨摇摇头,“所以,我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如果你觉得太冒险,那么我可以直接让你在今晚死掉,但那样,你死亡的消息就不太可能传的出去。”

    “不用担心,我的朋友,”耿朝忠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我现在是费加罗报的记者,那个胡安先生先生知道我和你见面,如果我失踪了,契卡一定会知道。”

    “那就好。”舒尔茨点了点头,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看着耿朝忠苦笑道:“所以,这就是你让我离开德国的理由?如果我真的杀了你,恐怕很快就会有契卡找上门来,那我的生命也会受到威胁。你是这么想的吧?耿?”

    “舒尔茨,你很了解我,”耿朝忠目光平静的看着舒尔茨,“我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另外,即使我真的死了,也不会毫无代价的死掉。”

    “你这样很让我伤心,耿。”舒尔茨无奈的看着耿朝忠。

    “抱歉,”耿朝忠满脸歉意的看着舒尔茨,“你知道,我别无选择。”

    “好吧,我能理解,”舒尔茨耸了耸肩,“但我并不担心,因为,我是真诚的想要帮助你,同时也帮助自己,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我还是直接在今晚干掉你?”

    “不,”耿朝忠摇了摇头,“那位党卫队的康德拉少校必须见到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人证,你听我说。”

    耿朝忠走到舒尔茨面前,低语起来,舒尔茨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片刻后,将耿朝忠一拳打倒在地,然后高喊:

    “来人!”

    那位叫做史塔西的年轻军官走了进来,舒尔茨指着地上的耿朝忠道:“把他带到刑讯室,我要亲自审讯。”

    ..........

    刑讯室里的灯光彻夜未灭,里面的惨叫声持续了几乎一个整晚,直到第二天早晨天已完全放亮,舒尔茨仍然不肯罢休,所有看守的狱警都惊诧于狱长先生旺盛的精力——大家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舒尔茨先生如此卖力的亲自审讯一个犯人了。

    一直打到早上九点钟,直到走廊里传来沉重的皮靴声,身穿一身整齐nazi制服的康德拉少校走进刑讯室,舒尔茨才疲惫的放下手中的皮鞭,转身向少校敬礼汇报。

    “这就是那个你抓到的苏联间谍?”康德拉少校看着眼前血肉模糊的耿朝忠。

    “是的,尊敬的康德拉少校。”舒尔茨向少校敬礼。

    “舒尔茨,你这个老家伙,竟然能抓到契卡的人,我都有点对你刮目相看了。”康德拉少校用略带嘲讽的目光看着舒尔茨,“不过,你最好不要抓错了人。”

    “尊敬的少校,绝不会抓错,他已经亲口向我承认了他的苏联特工身份。”舒尔茨毕恭毕敬的回答。

    “哦?他招了?”康德拉少校走到耿朝忠的面前。

    “不,没有,不过他是我的【朋友】,我之前在电话里跟您讲过的,他是苏联人在远东征召的中国间谍,此次前来,就是想要诱惑我踏入魔鬼的深渊。”舒尔茨回答。

    “舒尔茨,你对帝国的忠心让人赞赏,”康德拉少校朝舒尔茨点点头,以示勉励,“不过,你最好还是撬开他的嘴,要知道,两个月前,刚刚有几名契卡特工从德国逃走。”

    “是,阁下,我必将竭尽全力!”舒尔茨又举起了手中的皮鞭。

    “等等,我问他几个问题。”

    康德拉少校挥手阻止了舒尔茨的动作,走到了囚犯的面前——面前的囚犯被绳子倒吊在屋梁上,似乎早已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看看,我可怜的孩子,你难道真的没什么想说的吗?我.......”康德拉少校的话刚说了半句,就被打断了。

    “英特纳雄耐尔必将胜利!你无法从我口中得到任何东西!”耿朝忠嘶哑着向康德拉少校怒吼,眼睛里射出的光芒堪称恐怖,嘴里的血迹更几乎喷到了康德拉少校的脸上。

    “算了,”康德拉少校后退了几步,从口袋了掏出一方洁白的手绢,轻轻的擦拭着脸上的血污,“这是个非常顽固的家伙,如果没什么结果,就照以前的方法,处理了吧!”

    “是,尊敬的阁下!”舒尔茨连忙立正。

    康德拉少校点点头,刚转身离开,只听刺啦一声,身后传来绳索断裂的声音,紧接着,一个人影腾空而起,向着康德拉少校的后背扑去。

    “少校,小心!”

    身后传来舒尔茨急切的声音,康德拉少校急忙回头,已经看到刚才那个囚徒疯狂而又狰狞的脸庞。

    砰!砰!

    两声枪响,那名囚徒的眼睛瞬间失神,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他的背后,是两个硕大的血洞。

    “阁下,您没事吧?”舒尔茨连忙放下手枪,急切的站到了康德拉少校的面前,同时,也挡住了少校的视线。

    “舒尔茨,囚室里的绳子该换了。”

    康德拉少校拍了拍舒尔茨的肩膀,转头离开了囚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