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 25 章
    “确实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耿朝忠点点头。

    舒尔茨原本是岛城老德国监狱的监狱长,与自己合谋盗取了一笔财富,不过看样子,他就像那些中了彩票的大奖得主,手头的钱财只是在手里打了个转就化为流水。

    “所以,我不得不重操旧业,”舒尔茨点了点头,“当然,这也得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提前加入党卫军,我也没有这么容易成为特别管教中心的狱长。”

    “特别管教中心?”耿朝忠眼睛一亮。

    “是的,就是关押那些犹太人的临时监狱。”舒尔茨摊了摊手,“对了,耿,你怎么来了德国?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你了。”

    舒尔茨好奇的看着耿朝忠。

    “那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耿朝忠的脸同样沮丧起来,“有一天,我从岛城的山东路走过,突然,有一盆水浇到了我的头上,我大怒之下,刚要抬头骂人,却发现倒水的是一位小姐。那小姐十分的美丽动人,从那时起,我就决定追求她。”

    “然后呢?”舒尔茨来了兴趣。

    “我们互相欣赏,没多久就共沐爱河,我们渡过了无数个美好的夜晚,可是有一天,正当我和她亲热的时候.......”耿朝忠的声音低沉下来,表情也变得难过。

    “怎么了?”舒尔茨急切的问。

    “她的老公回来了。”耿朝忠摊摊手。

    “哦........”舒尔茨长叹一声,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耿朝忠,“然后呢?”

    “然后,我就冲出了屋门。”耿朝忠无奈的回答。

    “那这件事,也不足以让你来到德国啊?”舒尔茨摇摇头。

    “呃,忘了告诉你了,我出去的时候,顺便揣了那个男人一脚,然后,他就死了。”耿朝忠回答。

    “原来如此。”舒尔茨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更悲惨的是,那个男人是岛城一位高官的儿子。”耿朝忠的表情更加无奈。

    “不错,”舒尔茨点点头,“确实是个不错的故事,不过耿,你以为我会相信吗?不要以为我读书少,你就可以骗我,这是《强盗们》那部书里的情节,对吧?”

    “强盗们?”耿朝忠一愣,马上明白舒尔茨指的是《水浒传》,连忙摇了摇头道:“不不不,这是真实的一件事情,你知道,很多故事都来源于生活。”

    “好吧,你们中国人,最喜欢骗人了。”舒尔茨耸了耸肩,懒得跟耿朝忠计较什么。

    “舒尔茨,实不相瞒,我来找你,是有一间重要的事。”耿朝忠正色道。

    “说吧耿,以你的才华,不需要编造这样的谎言,你需要什么?我可以尽量帮你。”舒尔茨用看穿一切的目光看着耿朝忠。

    “我现在在为苏联人做事。”耿朝忠低下头,凑了过去。

    “什么?!”

    舒尔茨突然向后退了半步,椅子被他摩擦的咔咔作响,他用警惕的目光瞪着耿朝忠,手已经放到了胸前。

    “舒尔茨,你过来,”耿朝忠向舒尔茨招招手,“你别这么看我,我是无害的,否则,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你。”

    舒尔茨没有回话,依然警惕的看着耿朝忠,他裂开的风衣里,领口红色的“万”字图标在闪闪发光。

    耿朝忠摊了摊手,将上衣解开,示意自己并无武器。

    舒尔茨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回到了桌前。

    “听着,我的朋友,”耿朝忠用真诚的目光看着舒尔茨,“我是被苏联人抓到的,他们想要利用我,刺探贵国的机密,我并不想这么做,但我不得不同意。”

    “你拿什么来证明?”舒尔茨盯着耿朝忠的眼睛,“我的朋友,不是我不相信你,但,这件事很重要。”

    “我不需要什么东西证明,你只要听过我请你做的事,你就会相信我了。”耿朝忠认真的说道。

    “你想要我做什么?”舒尔茨问道。

    “我想让你把我关进监狱。”耿朝忠低声回答。

    “........”

    舒尔茨用滑稽的目光瞪着耿朝忠,过了好久才开口道:

    “耿,你,就那么喜欢监狱吗?”

    “朋友,你听我说,”耿朝忠摇了摇头,“我不想再受苏联人的控制了,我想回到我的祖国,从我被苏联人控制的那一天开始,我就谋划着这个计划了,你一定得帮我。如果你不帮我,总有一天,我会被关进卢比扬卡的地下室,从来没有人能从那里逃脱,你懂吗?我的朋友!”

    耿朝忠的语气有点激动,他突然伸出手臂,一下子撸起了袖筒:“舒尔茨,我给你看看,我遭遇了什么!”

    舒尔茨的眼睛盯在了耿朝忠的手臂上,那是一条布满了各种伤痕的手臂,从舒尔茨专业的角度来看,仅仅是这么一条手臂,就至少遭遇了七八种残酷的刑罚!

    “我的兄弟,你受苦了,”过了好久,舒尔茨才感同身受的点点头,“这是不人道的,虽然我现在也在做这样的事情,但你懂,这件事发生在朋友和敌人的身上,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说吧,你要我怎么做?”

    “很简单,你将我关入监狱,然后再把我的照片贴出去,最后就说我在狱中死亡,对你来说,不难吧?”耿朝忠盯着舒尔茨的眼睛说道。

    “不难,”舒尔茨点头,“我愿意帮助你,但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什么解释?”耿朝忠问道。

    “你为什么现在不跑?”舒尔茨看了看外面。

    “这里面,有一些.......”耿朝忠无奈的叹了口气,舒尔茨并不是个笨蛋,很快看到了这件事的要害之处——既然自己现在是自由的,那为什么不立即逃跑?躲到舒尔茨的监狱里,岂不是多此一举?

    “说吧,耿,我们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你完全可以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否则,我没法帮你。”舒尔茨真诚的说。

    耿朝忠的脸色有点沉闷,犹豫了一下,他终于开口了:

    “那好,第一点,我确实有个情人,她现在落到了苏联人的手里,如果我跑了,她会受到伤害。第二点,我之前在东京被抓的时候,是因为我在日本人那里潜伏.......”

    耿朝忠开始叙述在自己身上发生的故事,虽然删除了一些并不是太重要的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