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 19 章
    翌日,费加罗报报社。

    “耿,很高兴你能回来。”菲尔洛先生背靠椅子,满面笑容。

    “菲尔洛先生,我有点搞不清楚您的意思。”耿朝忠站在菲尔洛的对面,满脸疑惑。

    “是的,是的,我们之前是有一些误会,但我已经调查过了,你在一周前才刚刚来到巴黎,况且,对一个亚洲人,我本来也不必担心太多。所以,请原谅我的冒昧。”菲尔洛先生笑着回答。

    “那么?”耿朝忠试探着问道。

    “当然,你还是我的助理,”菲尔洛先生笑了,“另外,我还会发给你一份特殊津贴,每周15法郎,如何?”

    “呃,谢谢菲尔洛先生,您的慷慨让我惊讶,”耿朝忠恰到好处的恭维了一句,“但是,您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我确认了,那份德国针对犹太人的法规不是你所能接触到的,你应该是通过别的途径推测出了这个消息,”菲尔洛满脸的遗憾,“事实上,你说的逻辑是正确的,德国人既然要对犹太人下手,那推出这种法律是迟早的事情。”

    “多谢,如果有什么需要,请随时吩咐。”耿朝忠点点头,坐到了自己原来的座位上。

    “耿,我很好奇你在中国的职业,”菲尔洛先生今天的态度很热情,“按照你敏锐的观察力,你在中国的职位应该不低吧?”

    “菲尔洛先生,”耿朝忠向菲尔洛笑了笑,“事实上,我在中国也是一家报社的副主编,但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我才不得不来到欧洲,所以,我依然很感激您的收留。”

    “让我猜猜,”菲尔洛先生眯起了眼睛,“是因为南京对文化人士的迫害?”

    “是的,您猜对了一半,”耿朝忠笑了,“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和某位政府高官的妻子产生了一段无法割舍的感情,所以.......”

    耿朝忠无奈的摊了摊手。

    “哈哈,”菲尔洛大笑起来,“耿,这种事情在我们法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在我们这里,那名高官只会把白手绢扔到你的头上,来进行一场男人间的决斗。”

    “是的,我也认为通过权势来压迫别人是可耻的,”耿朝忠耸耸肩,“所以我来到了法国。”

    “好吧耿,你完全可以在这里尽情的施展你的才华,”菲尔洛笑了笑,“我是指,你可以撰写一些你想写的东西,只要具有相当的前瞻性,我甚至可以给你开一个专栏。”

    “多谢,我最不缺乏的就是前瞻性了。”耿朝忠自负的一笑。

    “菲尔洛先生,请我这里有一位叫做查尔斯·耿的先生吗?”报社看门的小厮探进头来。

    “有,我就是。”耿朝忠站起身。

    “有一位洛丽塔夫人找您。”那名小厮说道。

    “哦?”耿朝忠和菲尔洛先生的脸色都认真起来。

    .........

    报社门口停着一辆豪华马车,这在早已普及了轿车的巴黎街头可谓是相当罕见,要知道,现在养一辆最贵的雪佛兰轿车的费用,也比不上豢养两匹名马。只有那些最有钱和最讲究复古风尚的上流贵族,才会依旧维持这样的出行方式。

    “请上车。”执鞭的车夫瓮声瓮气的说。

    耿朝忠跳上车,钻进了车厢——这是一辆十分宽大的豪华马车,车厢足足可以容纳四个人相对而坐,车内陈设极为豪华,除了来自法国宫廷的刺绣,甚至还能看到一颗绿色的夜明珠。

    而车厢的最深处,坐着的自然是久闻其名却不得一见的洛丽塔夫人了。

    只是,这名头戴面纱的贵妇,看上去似乎有几分熟悉。

    “查尔斯先生,报社的日子还愉快吧?”贵妇开口了。

    “燕子?”耿朝忠张大了嘴巴。

    这声音,这身形,不是燕子还能有谁?

    “咯咯”的笑声传来,面前的“洛丽塔夫人”掀开了面纱,果然是燕子。

    “你就是洛丽塔夫人?”耿朝忠无奈的看着面前雍容华贵端庄无比的燕子。

    “当然,难道我不像吗?”燕子拉了拉自己的裙摆,做出一个妩媚动人的姿态。

    “那么,你之前的丈夫.......”耿朝忠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已经很老了,并且心脏也有问题,只需要一些小小的手段.......”燕子微微一笑。

    耿朝忠的瞳孔一缩,有点不寒而栗——这名只有18岁的,拥有着可爱如”燕子”代号的契卡特工,毫无疑问是一条不折不扣的美女蛇!

    “你好像有点害怕。”燕子的笑容依然纯真。

    “没有。”耿朝忠摇头否认。

    “跟我在一起,你是不是有种怀里抱着一条冰冷的毒舌一样的感觉?”燕子笑眯眯的看着耿朝忠,准确的说出了耿朝忠现在的感受。

    “没有,我很‘享受’那种感觉。”耿朝忠自嘲的一笑,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特工,与之相比,香子简直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宠物而已。

    “耿,你不需要担心,”燕子似乎洞穿了耿朝忠心中所想,“我的獠牙只会面对敌人,而你,是我最亲爱的战友。”

    “这是你的7500法郎。”接着,燕子递过来一张支票,“之前的支票,我已经做了处理,这是法国巴黎银行的债券,你可以在欧洲的任何地方兑换它。”

    “多谢。”耿朝忠将债券收回了怀里。

    “布莱索去找埃德蒙多了。”燕子接着说道。

    “呃,我明白。”耿朝忠抿了抿嘴唇。

    埃德蒙多已经知道了布莱索的身份,恐怕也会接着怀疑到燕子的身上,从这点来看,埃德蒙多已经是一个必须死去的人。

    耿朝忠的心里有点不舒服的感觉——白俄是苏俄的敌人,但却并不是自己的敌人,相反,埃德蒙多是一个很有趣的朋友。

    “耿,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燕子指了指车厢门口:

    “你该离开了,祝你在菲尔洛先生那里好运。另外别忘了,菲尔洛先生才是我们最重要的猎物。”

    “是的,菲尔洛先生才是我们最重要的猎物。”耿朝忠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车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