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 17 章
    半个小时后,在外面望风的耿朝忠走回了旅馆,燕子正坐在床边,陪伴着受尽折磨的布莱索。

    “布莱索,你好点了吗?”燕子忧心忡忡的看着布莱索。

    “我没事。”布莱索坚强的令人绝望,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这个女人竟然很快恢复了正常,这让一旁的耿朝忠也不由得心生钦佩之意。

    “是你救了我?”布莱索又把目光投向了耿朝忠,“刚才我听燕子说,你非常神勇。”

    “不,是燕子救了你,我只是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工作。”耿朝忠回答——他的肩膀还在隐隐作痛。

    “这就是你们东方人谦逊的态度吗?真迷人........”布莱索眯着眼睛看着耿朝忠,语气里听不出是嘲讽还是赞美。

    “呃,布莱索,你还是多休息几天,我这里就不打扰了。”耿朝忠想要离开。

    安慰一个女人,还是另一个女人更合适一些。

    “我是战士,不需要安慰,”布莱索站了起来,“更何况,是我自己出了问题。”

    “我在柏林也受到了袭击,”燕子开口了,“布莱索,你不要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是我的责任,如果不是我来到法国,布莱索就不会和我见面,布莱索如果不和我接头,也就不会被德国人发现,更不会被德国人抓住,所以,一切都是我的责任。”耿朝忠耸了耸肩说道。

    “好像有点道理。”燕子若有所思。

    “推断很有逻辑性。”布莱索点了点头。

    “喂,你们不会当真吧!”耿朝忠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所以,你该怎么补偿我们?”燕子一本正经的看着耿朝忠。

    耿朝忠无语,他想要落荒而逃。

    “咯咯咯,”燕子娇笑起来,“算啦,我们还是讨论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德国人对我们的动作绝非偶然,我想,一定是我们出了什么问题。”

    “德国人拷问我谁去了柏林,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在和柏林那边的犹太人联合会接触,所以,问题应该是出在德国。”布莱索也恢复了严肃。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在法国暂时还是安全的,但德国那边就得更加小心了,”耿朝忠点点头,“燕子,你有没有和德国那边的同志取得联系。”

    “已经发了警告讯息,但德国到底出现什么情况,我现在并不清楚,但鉴于现在的情况,我恐怕很难回到德国。”燕子沮丧的说道。

    “你先陪布莱索休息几天,我会找机会解决这个问题。”耿朝忠说道。

    “谢谢。”燕子报以感激的目光。

    “不过,我想知道巴黎有没有什么情报交流的场所,类似......类似咖啡厅或者酒馆一类......”耿朝忠看着燕子的眼睛。

    “有,贝当路,圣卡罗兰沙龙,”燕子眼睛一亮,“那里是巴黎最著名的社交场所,各国的外交官和情报人员经常会在那里聚会,我们通常会在那里交换一些不太重要的情报。”

    “带我去,”耿朝忠目光一亮,“我需要一个引荐人。”

    ........

    圣卡罗兰沙龙位于贝当路的中心区,这里也是巴黎夜生活的中心,耿朝忠和燕子赶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但这座三层巴洛克式建筑依然充满了音乐的躁动感。

    “戴上这个,”燕子从门口的侍者那里取过一个黑色三角形面具,“这是圣卡罗兰的传统。”

    “哦。”耿朝忠微微一笑。

    原来是一个假面舞会,这是从十七世纪开始就弥漫在欧洲上流社会的风尚,当然,原本的目的是为了一些浪漫的邂逅,但用来交流情报的话,同样完美无缺。

    燕子也戴上了一个紫色镶钻面具,在缴纳了四百法郎的巨款之后,耿朝忠得到了一张圣卡罗兰沙龙的贵宾卡,然后,燕子将手搭在耿朝忠的手掌,一同进入了舞池中心。

    “跳舞是交流情报的最直接方式。”燕子指着幽暗的舞池,那里有数对男女在翩翩起舞,他们偶尔会亲密的交头接耳,宛如一对对甜蜜的恋人。

    “那么,如何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耿朝忠问道。

    “托盘,将自己想要的情报放在托盘上,如果有人知道,就会来邀请你共舞。”燕子说道。

    “如果对方是男士呢?”耿朝忠问的很仔细。

    “那边有桌球厅和酒吧。”燕子无奈的指了指舞池周边的一些包厢。

    “奈斯,”耿朝忠满意的点了点头,“最后一个问题,如何发布情报。”

    “同样用托盘交给侍者,当然了,如果你在圈内有一定的名望的话,自然会有人来询问你。”燕子耸耸肩。

    “呃,”耿朝忠眯了眯眼睛,“罗斯福,这个人你听过吗?”

    “你指的是刚刚就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还是?”燕子的眼睛在黑暗中像星光一样闪烁。

    “当然是情报圈里的罗斯福,请问你有没有听过这个人?”耿朝忠微笑道。

    “我当然知道,他成功预言了阿道夫和罗斯福上台的大致时间,同时还给出了日本占领满洲的确切日期,我们在圈内称他为天启者,曾经有数不清的人在寻找他的真实身份,可惜,他已经消失了很久。”燕子说道。

    “呃,天启者,好听的名字。”耿朝忠点了点头,然后从旁边拿过纸笔,开始写些什么。

    “你想干什么?”燕子有点好奇,把目光投向了耿朝忠的纸张。

    “没什么,”耿朝忠摇摇头,“我想试试自己的一些情报。”

    片刻后,一名侍者走过来,接过了耿朝忠递过的纸条,然后躬身问道:“请问,这条消息的发布者是?”

    “罗斯福。”耿朝忠微笑道。

    “祝您好运。”侍者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亮色。

    “走吧。”随着侍者的离开,耿朝忠也站起身来。

    “就这么离开?”燕子的声音有点惊讶。

    “不然呢,我只是第一次来。”耿朝忠摊手。

    “一位绅士不会吝惜他的邀请,”燕子一动不动,“至少,也要庆祝一下今天的胜利。”

    “好吧,”耿朝忠站起身,微微欠身,“我可以请您跳支舞吗?”

    “可以。”燕子嫣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