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 15 章
    潜行1933正文卷第15章你来欧洲的任务是什么?”燕子叫住了即将转身离去的耿朝忠。

    “燕子,你似乎忘了卢比扬卡的条例.......”耿朝忠开口,却没有回头。

    “我没有忘,相反,我现在是你在欧洲的唯一联络人了,我们应该并肩作战。”燕子开口道。

    “我的战场不在法国,我只能这样告诉你。”耿朝忠的手放到了门把上。

    “你去哪里?”燕子的声音有些不平静。

    “这里留给你比较好。”耿朝忠拉开了门。

    “等等!”燕子从床上一跃而起,挡在了耿朝忠面前,确切的说,是钻入了耿朝忠的身体和门把手之间,这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显得十分暧昧。

    “燕子,我承认你有无与伦比的资本,”耿朝忠笑了,“不过这对我没用,我更喜欢亚洲女人。”

    “不,你听我说,”燕子背转手,将门缓缓拉上,“我承认低估了你,也承认对你不自觉的使用了一些手段,但请你相信我,我并没有恶意。”

    “好,有什么话,请继续。”耿朝忠松开了手,退回了屋内。

    “北方区是一个大区,”燕子幽蓝色的眼睛在月光下熠熠生辉,“从柏林、巴黎到伦敦乃至哥本哈根,到处都有我们的组织,这次巴黎的挫折,也绝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根本,但我必须告诉你,如果你的最终目标是德国的话,那你一定少不了我的帮助。我想,这也是上级安排我和你接头的原因之一。”

    “为什么?”耿朝忠问道。

    “因为,我是德国人。”燕子笑了。

    “哦?”耿朝忠突然有了兴趣,他看着燕子靠在门被上窈窕的身躯,不由得摸了摸下巴。

    “水晶之夜后,我们德共的工作就转入了地下,还有很多人不得不流亡到欧洲各地,但相信我,我们依然在德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燕子认真的说道。

    “谢谢,但我有自己的办法,事实上,我只是需要法国的一个过渡身份。”耿朝忠站了起来。

    燕子的热情让他警惕,事实上,来欧洲的任务,他早已有详细的计划,完全不需要任何人的协助。

    “我恳求您,帮我救出布莱索,”燕子平静的脸色下,似乎蕴藏着火一样的热情,“这是我唯一的请求,我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布莱索恐怕已经死了,”耿朝忠从燕子平静的表情中看到了真诚,“距离她失踪已经有三天的时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不,在没有找到我之前,他们不会杀死布莱索,”燕子的声音终于有了几分急迫,“我愿意出现在布莱索的居所外面,只要你肯帮我!”

    “我们只有两个人,我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冒这么大的风险,”耿朝忠耸了耸肩,“坦率的说,除了任务,我也有自己需要守护的东西。”

    他想起了远在东方的某些人........

    燕子沉默了,她静静的看着耿朝忠,但耿朝忠的眼睛告诉她,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商量的余地。

    “还是谢谢您的帮助,至少您治好了我的肩膀。”燕子的神情终于绝望,她转过身,拉开了屋门。

    身后还是没有任何挽留的声音........

    彭!

    门被关上了,只留下独坐屋中的耿朝忠。

    啪嗒!

    耿朝忠点起了一根烟,火星在黑暗的屋子里一明一暗的闪烁。

    燕子营救布莱索的心情,他可以理解,但.......

    在特务的世界中,从来都只有放弃,而没有解救,每个进入卢比扬卡的人,都早已有了这样的觉悟——因为,在这个黑暗而冷酷的决斗场,并不容许任何同情心的存在。

    呼.......

    耿朝忠吐出一个硕大的烟圈,摇了摇头。

    .........

    奔行在夜色深沉的巴黎街头,燕子的心在深渊中跳,——她没有埋怨任何人,包括刚才那个心硬似铁的亚洲人,这本来就是一个特务的宿命,每个人,都只是为了自己的任务而活。

    但我不是.......

    燕子在心里告诉自己——殉道者的热情让她的脚步更加义无反顾,没过多久,她就出现在了布莱索的公寓外面。

    公寓里亮着灯火,但没人知道,迎接她的会是什么。

    咚咚咚!

    门被敲响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出现在了燕子的面前,用迷惑的眼神打量着这个面容清秀,穿着背带裤的工人。

    “请问您找谁?”男子审视着燕子。

    “这所公寓原来的主人,”燕子的表情很镇定,“我是她的朋友。”

    “哦,前些天这里出了一些状况,看来您并不知道,”年轻男子脸上露出同情的目光,“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进来坐坐,我会告诉您详细的情况。”

    “多谢!”燕子笑了,顺手摘下了头上的工人帽,金色的秀发披散在肩头,那一刹那的风姿,让男子的眼神有些呆滞。

    公寓里的陈设没有任何改变,年轻男子走到窗前,将半闭的窗帘拉上。

    而就在同时,不远处的一座二层小楼里,坐在窗口前的一名望风的德国人马上注意到了此事,迅速回头向屋子里打牌的几个人发出警告:

    “有情况!”

    几个打牌的男子立刻站起身,领头的正是德国国家安全部6局国外谍报处的金发男子科尔曼,他扫了一眼布莱索公寓紧闭的窗帘,下令道:“立刻行动!”

    布莱索公寓,年轻男子为燕子端来一杯茶。

    “请喝点东西吧,”男子的笑容很温暖,“我会为您详细的描述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

    “多谢,”燕子温柔的笑着,将茶举到了嘴边轻轻的喝了一口,随口问道:“您是德国人吧?”

    男子的笑容瞬间呆滞,就在这刹那间,只听噗的一声,一道水柱从燕子口中吐出,男子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但紧接着,他的腹部就传来一阵剧痛,当他睁开眼睛时,已经再也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

    噗通!

    男子头一歪,倒在了地上。

    燕子微微松了一口气,走到窗前,从窗帘的细缝里往外看,远处,已经隐隐约约的传来了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