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今明两天无更新

今明两天无更新

    5月5日,巴黎,第八区,laboetie大街。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赖法尔这个愚蠢的家伙,竟然就这么将萨尔交给了德国人!如果他现在在我的面前,我会把靴子塞到他的屁y里!”

    “混蛋,不可饶恕!”

    “杀了他!”

    一家名为波旁餐厅的路边酒馆里,数名穿着破旧军服的老兵正端着手中的朗姆酒,大声讨论着最近刚刚发生的萨尔区移交德国的事件。

    旁边的一个角落里,耿朝忠正端着酒杯,默默的倾听着这些老退役士兵的讨论——萨尔区,是德法交界处的一块争议之地,两百年来,在德法两国之间八易其手,可以说是两国国民心中的一根刺。

    现在,阿道夫的第三帝国,再次将萨尔区收回了德国,这不能不引起法国国内强硬派的愤怒,认为现任总理赖法尔完全侮辱了拿破仑故乡的威名。

    “哈哈,赖法尔又在和俄国人密约了,说不定以后那些野蛮的东正教奴隶,也会成为我们的好朋友呢!”耳边又传来一个粗豪的笑声。

    耿朝忠微微一笑,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去——来巴黎已经两天了,也就是在最近,他才在附近找到了一家合适的公寓,暂时租住了下来。不过唯一让人忧虑的是,公寓附近是一批法国老兵的地盘,所以他一直都小心翼翼,以免触怒到这批易怒而又潦倒的法国人。

    “站住!”

    耿朝忠刚要迈出酒馆的步子停了下来,一名端着朗姆酒的法国人走了过来,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耿朝忠:“你,不会就是德国人派来奸细吧?!”

    “不,我是中国人派来的奸细,”耿朝忠无奈的掉转头,“因为我们想要吞并衰弱无比的法兰西,所以中国皇帝派我来到了这里。”

    “哈哈哈哈!”酒馆里一阵哄堂大笑,所有人都用愉快的眼神看着这个黑头发的年轻人。

    “你是个幽默的家伙,但为什么你最近总是一个人喝闷酒,怎么,是巴黎街头的姑娘无法让你满意吗?”面前端着朗姆酒的法国人伸出手,他有着一头灰褐色的头发,身材消瘦但并不缺乏力量,他用蓝色的眼珠打量着耿朝忠,接着开口道:“我叫布朗尼。”

    “不,是我无法令她们满意,”耿朝忠轻轻的伸出手,和法国人拍了一下,“我叫途——耿。”

    “哦,耿,来吧,过来和大家一起聊聊,说说你在东方的见闻。”布朗尼指了指旁边围成一圈的几个战友。

    “来吧小伙子,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来巴黎!”吧台边一个下巴被刮胡刀剃的发青的中年男子也开口了。

    “好,可是我法语词汇量实在有限,虽然我已经努力了好几个月了。”耿朝忠耸耸肩,但还是走到了人群中。

    “没关系。”那个中年人豪爽的笑着,看样子是这群人中的首领,耿朝忠听过别人叫他的名字,好像是叫施罗德。

    “对了年轻人,我听说,在遥远的东方,你们好像和日本人产生了一些摩擦?”施罗德摸着下巴问道。

    “恐怕不止是摩擦,”耿朝忠摇了摇头,“因为已经有一个法国那么大的地方被日本人抢走了。”

    “喔!”众人齐声发出惊叹。

    “当然,不包括北非,我指的是欧洲大陆的法国。”耿朝忠解释道。

    此时的法国,在非洲也拥有大量的殖民地,论起面积,实在不算太小。

    “那也很大了,”施罗德接口道,“那,你们一定很痛苦吧!”

    “是的,很痛苦,可我们没有办法,”耿朝忠的脸上露出沮丧,“日本人太强大了,我们中国人的痛苦,也许是你们失去萨尔区的一百倍。”

    “可以理解,”施罗德同情的点点头,周围绝大部分的法国老兵也投以同情的目光,“那么,耿,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来到法国的吗?”

    “哦,那倒不是,”耿朝忠摇头,“我来法国,是因为仰慕伟大的法兰西文化,我想,是否可以从拿破仑那里汲取一些力量。”

    “是吗?”施罗德似笑非笑的看着耿朝忠,“要知道,我是去过越南的。”

    “好吧,我坦白,”耿朝忠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我来法国,是想赚一点法郎,来补贴我日渐贫瘠的钱包。当然,如果能找到一位愿意和我发生一些浪漫关系的寡妇,那就更好了。”

    酒馆里又是一阵哄笑,所有人都对这个黑头发的中国人产生了好感。

    “耿,你是个有趣的家伙,我想,你以后可以常来这里做客,”施罗德伸出了手,“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也许我会帮到你。”

    “多谢,尊敬的施罗德先生,不过我得走了,马勒塞儿大剧院有一场演出,我必须在下午3点半之前赶过去。”

    “哦,我好像听说过一些,那么,再见!”施罗德挥了挥手。

    耿朝忠和剩下几个老兵一一握手后,离开了波旁餐厅,对他来说,取得这些老兵的好感,实在是太过简单的事情了。

    不过,耿朝忠并没有撒谎,他确实是要去剧院看演出,因为,马勒塞尔大剧院里,有着一场耿朝忠不得不去的演出。

    半小时后,耿朝忠出现在了马勒塞大剧院的门口,这里已经挤满了观众,并且还有非常多的东方面孔,似乎整个巴黎的亚洲人都来到了这里,他们不时的用来自家乡的方言低语,耿朝忠生出由衷的亲切感,拿出早已买好的票据,走进了剧场。

    舞台上,帷幕缓缓拉开,一名东方面孔的报幕员走到麦克风前,开始报幕:

    “下面,欢迎来自遥远东方的公主,上海滩的电影皇后,深受大家喜爱的胡蝶女士,登场!”

    一名身穿高叉旗袍,风姿绰约的女士走了上来,她眉毛如画,笑意盈盈的走到话筒前,向着所有观众鞠了一躬,全场立即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

    没错,是胡蝶,也是处座心目中女神,35年2月份开始,胡蝶作为唯一的演员代表入选了苏联举行莫斯科国际电影展,接着又于4月15日离开莫斯科,经波兰换乘火车,再分别访问欧洲各国,而巴黎,正是胡蝶访问柏林后的第二站。

    耿朝忠静静的欣赏着表演,等待着和蝴蝶见面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