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 2 章
    “为敬爱的sdl同志干杯,”耿朝忠微微一笑,“那么,您就是亲爱的‘燕子’同志了?”

    “不,她才是燕子,”丰满女郎指了指旁边那位羞涩的金发女郎,“我是‘布莱索’。”

    布莱索,是法国酒馆里一种常见的烈性鸡尾酒,而燕子,则是法国最常见的一种鸟类,在契卡的代号体系里,鸟类代号已经是仅次于最高级别情报主官的代号了,比如佐尔格的代号就是“双头鹰”。

    耿朝忠把目光投向了金发女郎,而这位代号“燕子”的女郎,脸上依然带着小女孩一般的羞涩的笑容,这几乎让耿朝忠无法将她和北方区最重要的特工“燕子”联系到一起。

    “恕我有眼无珠,”耿朝忠微微欠身,“我一直以为,燕子应该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同志。”

    “她确实只有18岁,”旁边的布莱索开口了,“但燕子的经验却是整个北方区最丰富的。”

    耿朝忠点了点头,心里却依然有着止不住的压抑——这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年纪最小的间谍,并且还是一个女间谍。

    “啄木鸟先生,我还很年轻,别尔津同志提起过,您是一位经验十分丰富的同志,以后还请您多多指教。”燕子的态度很谦逊,而她略显幼稚的容貌更容易给人值得信任的感觉。

    “哈!”旁边的布莱索冷笑了一声,笑声中显然带着不屑之意。

    “布莱索,请保持基本的尊重。”燕子小巧的脸庞微微一板,但即使这样,她故作严肃的表情也更像是一个模仿成年人的小孩。

    “好啦,我的小燕子,我不会再说话啦!”布莱索扁了扁嘴巴,专心的驾驶起汽车。

    “啄木鸟同志,您之前是在东方区工作吧?”燕子用纯净的宛如一汪湖水的蓝眼睛看着耿朝忠,这让耿朝忠产生了一种倾诉的冲动。

    耿朝忠收摄着心神,微笑着回答道:“是的。”

    契卡国外处情报站的触角遍及各国,分为6个区,即北方区、波兰区、中欧区、南欧与巴尔干区、东方区与美洲区,耿朝忠的面孔,很自然的让人联想到了东方区。

    “那么,您打算以何种方式展开工作?要知道,这里是巴黎,而我觉得,您的法语似乎并不是太好。”燕子歪着脑袋打量着耿朝忠。

    “他可以打扮成一个女人,和我们一起工作。”正在开车的布莱索又插嘴了。

    “布莱索!”燕子生气了。

    “呃呃,我不会再讲话了。”布莱索嘟了嘟嘴,接着又嘟囔道:“不过他即使打扮成女人,恐怕效果也不会太好。”

    燕子不再说话,只是狠狠的瞪住了布莱索的背影,布莱索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专心致志的开起车来。

    “这个,”耿朝忠苦笑,“布莱索说的没错,我好像确实不太适合巴黎。不过,我打算以记者的身份展开工作。”

    “记者?”燕子眨了眨眼睛。

    “是的,”耿朝忠点了点头,“我将以采访和发表新闻的途径,进入巴黎报界。”

    “你确定吗?”燕子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耿朝忠。

    “是的,我的法语是不太好,”耿朝忠耸了耸肩膀,“但我的政论文章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前面的布莱索咳嗽了几声,燕子用不满的眼光看了布莱索一眼,继续看着耿朝忠说道:“那么,我可以怎么帮您?”

    “听说您在巴黎的上流社会有一些关系,是否可以帮我在报社谋取一个小小的职位。”耿朝忠试探道。

    “我会想办法,但能否在报社站稳脚跟,就需要您自己的努力了。”燕子回答的很轻松,但她的表情显示,她对耿朝忠的记者前途并不是太看好。

    “谢谢,”耿朝忠感激的点了点头,“除此之外,我就没有什么麻烦您的了。”

    “好的,你到了巴黎之后,可以打这个名片上的电话,告诉我你的住址,如果我安排好您的工作,会及时通知您。”燕子从高跟鞋里抽出一张镶着金丝的名片,递给了耿朝忠。

    这是一张淡紫色的名片,上面用流畅的法语手写体写着几个字:

    奥黛儿·索菲亚。

    “谢谢。”耿朝忠看了看窗外,布莱索将车开到了一个风车小镇旁边,距离小镇不远的地方,则是一条狭长的铁路线。

    “前面有一个站点,您可以从这里搭乘前往巴黎的火车,”燕子梳拢了一下额前的刘海,“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也可以到巴黎贝当路一家名叫黑猫的小酒馆,找那里一位叫做埃德蒙顿的调酒师,就说是燕子让你来找他的。”

    “好,”耿朝忠推开车门走下车,向燕子彬彬有礼的鞠了一躬,“很高兴认识您。”

    燕子脸上露出微笑,前排的布莱索也掉转头,用不满的眼光看着耿朝忠。

    “对了,还有美丽优雅迷人的布莱索小姐,您是我见过的气质最为特别的女性。”耿朝忠笑道。

    “谢谢。”布莱索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耿朝忠,似乎很怀疑耿朝忠恭维的诚意。

    “再见。”耿朝忠挥挥手,提着手提箱走向了远处。

    “布莱索姐姐,您说,组织派一个东方人来到巴黎,到底是为了什么?”燕子看着耿朝忠的背影,蓝色的眼睛里有着少许疑惑。

    “也许是觉得我们北方区的女子太多了?”布莱索笑道。

    “布莱索姐姐,您又在开玩笑了,”燕子不满的看着布莱索,“联盟想要和法国达成同盟互助条约,但法国人的态度却一直很暧昧。而德国abwehr(盖世太保)却一直在找机会破坏我们的和谈,派他来,也许有别的用意?”

    “谁知道呢,他连法语都说不利索,”布莱索无奈的撇撇嘴,“我们需要做的工作太多了,这时候派一个连法语都说不清楚的家伙到这里,毫无疑问是增加我们工作的难度。”

    “好吧布莱索姐姐,希望他能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吧!”燕子收回了注视着耿朝忠背影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