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1章
    让我们泰然若素,与自己的时代狭路相逢。

    ——莎士比亚《辛白林》

    1935年4月31日,一艘从罗马尼亚加拉茨港出发的客轮在圣·斯蒂安港靠岸了。作为马赛最大的港口,圣·斯蒂安港口每天都会接待数千名从欧洲各地来到法国的游客,尤其在最近两年,为了躲避国内日趋严峻的形势,从西班牙、意大利转道罗马尼亚来法国的游客尤其多。

    在领港员熟练的指挥下,这艘名叫“韦思法诺领主”号的客轮成功的将接船板搭在了客轮和码头之间,随着两三名水手跳上码头,更多的客人顺着颤巍巍的船板走了下来,他们大多有着褐色或者灰蓝色的眼睛,肤色甚至比马赛人被海风吹得红褐色的皮肤更深一些——这些大概是来自加泰罗尼亚的西班牙人。

    但这些人中间,却夹杂着一个相貌甚为特殊的年轻人——他的瞳孔是更加幽暗的黑色,鼻梁也并没有其他人那么高挺,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头梳的一丝不苟的黑发,这与部分法国人的黑发相比,显得更加光亮,配合上年轻人镇定自若的表情和剪裁的极为合身的燕尾服,很快就引起了码头边几位有心人的注意。

    他们是马赛港口的常客——行李搬运工、酒店中介、以及一些从事皮肉生意的风尘女郎,当然,如果碰到一些愚蠢的家伙,那这些搬运工和中介也不介意临时转换一下职业,偶尔做一些抢劫和诈骗的勾当。

    “肉鸡?”几个身高体壮的“搬运工”开始窃窃私语起来——马赛的亚洲面孔可是非常少见,这种生性怯懦的亚洲人,实在是难得“客户”。

    “日本人?”一名额前带着刘海,脸上还有几粒雀斑的金发女郎盯着这名亚洲面孔的乘客。

    “他让我想起了于连,他们同样有一头漆黑的长发。”另一位身材丰满的女郎眼光放肆的在这个亚洲人身上游荡——她穿着一身前襟压的极低的百褶裙,胸口夸张的露出大片白腻,偶尔一探身,就会让人联想起地中海波涛汹涌的海浪。

    “是的,很有异域风情。”刘海女郎一本正经的评价道。

    “让开,你们两个发花痴的婊子!”

    两名女郎被粗暴的推开了,一名身高接近一米九的壮汉从两人背后挤了过来,顺带着用手臂摩擦过丰满女子的胸膛,引发女郎阵阵白眼。

    壮汉嘴角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径直走向了那名亚洲人,他的脸上努力挤出一副自认为和善的笑容,向亚洲人致意道:

    “阁下,请问您需要搬运行李吗?”

    “哦,谢谢您的好意,暂时不需要,我带的东西很少。”年轻人微笑摇头,法语不算流利,但勉强能让人听懂。

    “哦,如果您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找我。”壮汉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之色,走到了一边,但他的眼神却依然留恋的在年轻人身上徘徊,显然并不想错过这只“肥羊”。

    年轻人却只是笑了一笑从手边的雨伞里抽出一份报纸,露出版面上《费加罗报》几个法文字母,站到码头的边角处低头看了起来——只不过很少有人注意到,他手里拿着的报纸是反着的。

    “哦?”那名额前带着刘海的金发女郎眼睛一亮。

    “是他吗?”丰满女郎有点犹疑。

    “过去看看。”金发女郎走了过去。

    “先生,您的报纸拿反了。”金发女郎走到年轻人的面前,笑眯眯的提示。

    “哦,”年轻人抬起头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其实我根本看不懂,只是为了遮住我这张容易引起注意的脸。”

    “我可以理解成对容貌的自负吗?”金发女郎笑了。

    “如果我拥有您这样容貌的话,确实如此,”男子摊了摊手,“可我遮住脸只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就像刚才那名愿意为我搬行李的绅士一样。”

    听到男子把刚才那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称为“绅士”,金发女郎不由得抿嘴一笑,低声道:“您的恭维让我万分荣幸,那么,您愿意邀请我喝几杯吗?”

    “可以,”男子放下报纸,向金发女郎鞠了一躬,“但我必须向您说明,我身上所有的钱都用来置换这套衣服了,恐怕只能请您喝最廉价的威士忌。”

    “哦,”金发女郎碧蓝色的眼珠在耿朝忠脸上转了几圈,终于试探着开口道:“您喜欢莎士比亚吗?”

    “当然,”男子的眼睛骤然一亮,盯住了女郎的一片蔚蓝,“你向往的林荫小道,其实每个清晨和夜晚都挂满了白露。”

    “那么,跟我来吧!”金发女郎眨了眨眼睛,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两人并肩而行,来到了那名丰满女子的面前,金发女郎低声对丰满女郎说了几句话,三人随即向着远处的一辆小型马车走去。

    就在三人踏上马车远去的时候,刚才那名“搬运工”壮汉也飞快的跟了上去,同时给等在一旁的两名男子使了个眼色,三人迅速钻入了旁边一辆破旧的“雷诺”轿车,飞快的赶了上去。

    “我真的没想到,欢迎我的居然是两名如此美丽的女士,这实在是我来马赛遇到的最美好的事情。”

    亚裔男子正是耿朝忠,此时的他,正坐在马车后车厢的中间,用蹩脚的法语向两名女士恭维,只是那名金发女郎此时却显得有些羞涩,相反,有着丰满身材的女士却用饱满的胸膛摩擦着男子的手臂。

    三人一阵调笑,身后却传来一阵汽车的马达声,紧接着,一辆雷诺轿车一个急停,拦在了马车前面,马车夫猛地一拉缰绳,不等三人反应过来,就丢下马车一溜烟的跑掉了。

    “我亲爱的小羊羔,”刚才那个搬运工从汽车上走了下来,身后还跟着两名穿灰色马甲,满脸奸诈的男子,壮汉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盯着耿朝忠说道:“你刚才不该拒绝我的好意的。”

    “哦。”耿朝忠若有所思的摸了摸鼻子。

    三名男子越走越近,眼看着走进了耿朝忠身前一米处,耿朝忠放下摸鼻子的手,刚要有所动作,只听“哎呦”一声,那名壮汉已经捂着裤裆蹲了下去,紧接着,其余两名男子也几乎在同时发出惨叫,屁滚尿流的倒在了地上。

    两名女郎动手了.......

    她们出手迅捷而又准确,只是眨眼间,三名流氓就毫无反抗能力的倒在了地上,那名丰满女子直接走向了三名流氓开来的汽车,示意耿朝忠跟上来。

    “您应该给男士一点表现机会的。”耿朝忠坐在后排无奈的说。

    “停止你的油嘴滑舌,”那名丰满女子原本浪荡的脸庞是如此的严肃,“契卡北方区欢迎您,‘啄木鸟’先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