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七十八章 香子的心思

第七十八章 香子的心思

    两小时后,耿朝忠出现在了东京证券取引所的交易大厅。

    这是亚洲最早成立的证券交易所,从1887年开始,距今已经有四十多年的历史,也是亚洲最大的证券交易所,放眼望去,四百多平方米的大厅里一片繁忙,黄马褂和红马褂不停穿梭,手拿话筒的登记员不时的高喊着“五千”、“一万”的大额数字,在这里,所有人关心的,只是那不停变动着的价格。

    耿朝忠很快找了一个方格,开始专心的抄录股票代码和价格,不一会儿,一个身穿灰色风衣的中年男子站到了他的隔壁,低声道:“为什么一直不联系我?”

    “没时间,我被软禁了两个月,出来的时候又忙着逃跑,”耿朝忠头也不抬的回答,“不过危机暂时已经解除,我杀了佐藤。”

    “你把佐藤杀了?”朱木运脸色一变,“这件事以后再说,我先告诉你一件事,苏联人已经知道是你杀死了马卡洛夫,他们打算诱捕你。”

    “佐尔格知道这件事吗?”耿朝忠眼睛微微一凝,反问道。

    “知道,但他的态度很暧昧,关键是,安德烈恐怕要对你不利。”朱木运低声回答。

    “苏方的意图很难判断,即使是佐尔格,我也不能完全信任他,”耿朝忠语调缓慢而又坚定,“另外,我也不会在东京呆太久。”

    “你打算去哪儿,回南京?”朱木运问道。

    “是的,回南京。”耿朝忠点头道。

    “你不能回去,苏联如果向南京发出照会,你必死无疑。”朱木运说道。

    耿朝忠一愣,事发突然,他确实没想到这一点。

    但东京不能呆,南京也回不去,自己又能去哪里?要不,去遵义?

    “你也不能找组织,”朱木运似乎看出了耿朝忠的心思,“其中的原因,你自己清楚。”

    “是,我清楚。”耿朝忠苦笑,“看来,我现在真成了一个无主游魂了。”

    “要不,你先去国外避一避?”朱木运开口道。

    “我需要好好想想。”耿朝忠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早点做决定,东京对你来说太危险了。”朱木运的眼睛里露出深刻的担忧。

    “玉真呢,他还好吗?”耿朝忠微微叹了口气。

    “你结婚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朱木运也在叹气,“她很担心你的安全。”

    “就这样吧,”耿朝忠放下了手中的价格抄录本,“我先走了。”

    “好,一切小心。”朱木运低下了头。

    耿朝忠微微颔首,转身走向了交易大厅的旋转门——这是东京取引所模仿伦敦证券交易所设置的大门,在这个年代,可谓是最新潮的存在了。

    顺着人流穿过旋转门,刚要踏下长长的台阶,一个背对着门口抽烟的风衣男子突然回过头,向耿朝忠展颜一笑。

    佐尔格!

    耿朝忠的表情微微有点凝滞,而他的身后,同时已经顶上了一把手枪,佐尔格微笑着走过来,低声道:“耿,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走吧!”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耿朝忠身不由主的坐进了轿车的后面,而他的旁边,一左一右挤上来两个人,将耿朝忠牢牢的夹在了后车厢的中间。

    前排副驾驶位上,佐尔格回过头看着耿朝忠笑,而两旁的手下早已将耿朝忠身上搜刮一空,佐尔格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耿,我很抱歉,用这种方式和你见面,但请你不要错怪朱可夫同志,他并没有出卖你。”

    耿朝忠没有回答,他已经看到朱木运从高高的阶梯上冲下来,显然看到了刚才的一切。

    “开车。”佐尔格轻声下令。

    轿车启动了,后面,是朱木运无力而沮丧的身影........

    ...........

    同一时间,大阪警察本署。

    “教官,东京的电话!”春日江美子急匆匆的走向香子。

    香子点点头,快步走向了大阪警察本署为她准备的临时办公室——经过一个晚上的奔波,她刚刚来到大阪,,甚至还没来得及和这边的警察本署交接任务,东京的电话就到了。

    “有什么紧急情况?”香子有点嘀咕,按照常例,应该是自己先向佐藤桑报告行程,没想到反倒是东京的电话先到了。

    走进办公室,接起电话,话筒里传来一个浑厚严肃的声音:“辛一教官,我是高桥,东京发生了巨大的变故........”

    十分钟后,香子放下了手中的电话,她有些恍惚。

    佐藤死了,谷狄华雄也死了,特务养成所发生哗变,这一件件事情,让刚刚过去的一整晚,像是一个醒不来的梦靥一般。

    香子狠狠的掐了自己的手臂一把,再次确认这不是昨晚长途奔波后疲劳过度的幻觉,这才缓缓的坐下来,她需要时间,来梳理发生的这一切。

    “伊达君,应该是你杀死了谷狄华雄吧!”一刻钟后,香子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红晕,她本来严肃的脸上,竟然有了一点娇羞的姿态。

    “教官,请喝茶,您的脸色有点不太好。”春日端着一杯茶走了进来。

    “哦。”香子抬起头,看了春日一眼,对这个和伊达君有交集的女弟子,香子的态度一直都很奇怪,虽然她经常疾言厉色的训斥春日,但无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却总是把她带在身边。

    “春日,你跟伊达相处了不短的时间,你说说,伊达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香子端起茶杯,浅浅的喝了一口。

    “这......”春日的表情有点尴尬,从教官的措辞来看,似乎并没有称周先生是帝国的叛徒,这让她不得不揣测教官的态度,稍微停了停后,才略带犹豫的开口道:“周先生对所有人都很和蔼,也从没有像别的男人那样藐视我们这些女子。”

    “嗯,你很喜欢他,对不对?”香子抬起头,盯着春日的眼睛。

    “不,没有,这不是事实!”春日脸色一下变得煞白。

    “别害怕,我没有别的意思,”香子笑了,笑得很大声,“除开伊达背叛帝国的事实,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不要说你,就连我,都有些喜欢他呢!”

    “教官........”春日完全摸不透香子的用意了。

    “算了,我们先好好的休息一下,”香子伸手捂住了打着哈欠的嘴,“任务这种事情,着急也没有用,你说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