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七十六章 并未解除的危机

第七十六章 并未解除的危机

    翌日清晨,佐尔格公寓。

    “外面太乱了,特高课,警视町,治安部队都动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名身材矮小的日本人正坐在佐尔格的对面,满脸都是焦虑之色。

    “尾崎君,你不必担心,警视町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佐尔格嘴里叼着一个烟斗,宽松的睡衣露出半截胸膛,神情很是闲适放松。

    “理查德,会不会跟你让我盯着的那个人有关?”尾崎盯着佐尔格的眼睛。

    “不知道,”佐尔格很干脆的摇了摇头,“总之,尾崎君你这段时间小心一点,暂时停止一切情报活动,同时发动报社的关系打探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

    话没说完,旁边的电话铃突然响起,佐尔格拿起电话开始接听,渐渐的,他的面色开始严肃,起初只是频频点头,后来开始简短的回答几个字,最后,则是重重的用俄语回答了几个“是”字,而当他放下话筒的时候,已经是面沉如水。

    “尾崎君,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可以电话联系。”佐尔格放下电话,目视尾崎道。

    “好!”尾崎答应了一声,退出了屋子。

    佐尔格拿起桌上抽了半截的烟斗,狠狠的吸了一口,嘴一张,吐出几个硕大的烟圈,佐尔格盯着袅袅升腾的烟雾,喃喃自语道:

    “耿,你又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

    低头沉思了片刻,佐尔格似乎拿定了主意,快步走向了屋外,敲响了隔壁的一间屋子。

    屋子里,朱木运和玉真两人还在交谈,显然,东京都异常的局势,让两人都忧心忡忡,看到佐尔格推门进来,朱木运率先开口道:“理查德,有消息了吗?”

    “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佐尔格呵呵笑道。

    “理查德,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朱木运苦笑,旁边的玉真神色更是急迫。

    “好消息是,他们没抓到人,”佐尔格看到朱木运和玉真的表情都是一松,接着脸一拉,开口道:“坏消息是,耿杀死马卡洛夫的事情,被上面知道了。”

    朱木运的表情一僵,玉真却是不明就里的问:“马卡洛夫,他是谁?”

    “是红军情报四局在哈尔滨的负责人,也是我之前的上司,”佐尔格苦笑着回答,“四年前,耿潜入特高课的时候,杀死了他,从而获取了日本人的完全信任。而就在昨天晚上,有人打电话给大使馆,告发了此事,上面让我详细调查一下。”

    “这........”玉真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日本人的围捕尚未逃脱,现在耿朝忠又面临着苏联人的恶意,他的形势,可以说危险的无以复加!

    “事情已经过去了四年,怎么调查?”那边朱木运却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再说了,这是东京,就算调查清楚了,我们又能怎么办?”

    “不,事情比你想象的要严重的多,”佐尔格摇了摇头,“最初的情报来源里,并没有说耿是中国人,依然称他为特高课的叛变特工伊达之助,但是上面收到大使馆的汇报后,派人联系了安德烈,安德烈把他协助耿朝忠脱逃的事情说了出去,也就是说,上面已经知道了我们和耿之间的关系。”

    “这........”朱木运的表情变得严峻起来。

    如果上面已经知道了佐尔格和耿朝忠之间早就认识,那事情就变得复杂了,换句话说,上面完全有理由让佐尔格通过某种诱捕的手段,将耿朝忠抓获!

    “上面怎么说的?”朱木运心思转了几圈后,终于开口问道。

    “上面质问我,是否早就知道耿杀死了马卡洛夫,我回答我并不知情,只是早年在满洲和耿有过一些简单的合作,接着他们就下命令,让我利用和耿之间的关系,将他诱捕回苏联审讯!”佐尔格脸色透出几分沉重。

    “理查德,你打算怎么办?”朱木运盯着佐尔格的眼睛,一旁的玉真同样神色不善。

    “哦我的朋友,请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佐尔格苦笑着耸肩摇头,“我很欣赏耿,如果有任何可能,我都不会去破坏我们之间的友谊,但我害怕的是,耿一旦被日本人抓住了,那他.........“

    “他不会被抓住的。”朱木运和玉真同时开口。

    “哈哈,我也这么认为,”佐尔格笑了,“不过如果能联系到他,我必须得告诉他,最好不要回南京。”

    “为什么?”两人又异口同声的问。

    “因为,一旦他逃回了南京,苏维埃联盟一定会照会南京,让南京交出杀害马卡洛夫的凶手,按照现在的形势,南京恐怕不会拒绝联盟的要求。”佐尔格耸了耸肩。

    朱木运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玉真则更是踌躇无策。

    佐尔格说的没错,南京政府现在面临着日本空前强大的压力,急需要和苏联签订互助条约来抗衡日本人在满洲和华北的侵蚀,两国之间的谈判已经进行了好几年,并且还刚刚取得了一定进展,这种情况下,为了达成两国的战略合作,牺牲一个小小的,已经暴露的特务,又算的了什么?

    “我的老朋友,还有这位美丽的女士,请你们不要过分担心,”佐尔格摆了摆手,“耿是个聪明人,从他绝不愿和我们发生接触就可以看出,他一直对杀死马卡洛夫这件事情抱有相当的警惕,所以,他恐怕是不会和我们联系的。”

    “但,安德烈也知道这件事,现在,安德烈恐怕已经去抓捕他了!”玉真脱口而出。

    “我会通知安德烈,让他不要轻举妄动,”佐尔格用他那蔚蓝而富有感情的双眼看着玉真,“所以,您可以不必那么紧张。”

    “那么,我恳求您,现在就通知安德烈。”玉真依然不敢放松。

    “好的,我会去做这件事,”佐尔格点了点头,刚要起身,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理查德先生,楼下有人要见您。”

    佐尔格答应了一声,走到了窗前,接着又转过头来,看着玉真说道:

    “不必了,安德烈已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