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七十五章 养不熟

第七十五章 养不熟

    孙敬亭和齐腾远跳上车,耿朝忠启动汽车,向着三井制铁厂的大门驶去,齐腾远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守门的哨兵?”

    “死了,”耿朝忠平静回答,“不过一会儿你们得下车,在他们伤口上补几枪。”

    “嗯。”齐腾远答应了一声。

    教官潜进来的时候没有任何动静,杀人用的当然不可能是枪,而自己几个冲出去显然没必要用刀,这是一个漏洞。

    到了门口,耿朝忠将车停下,齐腾远和孙敬亭跳下车,果然看到哨所里躺着两名哨兵,两人瞧好伤口,分别补了一枪,就听到耿朝忠在外面喊:“快点!”

    两人连忙跳回车子,耿朝忠加速向前,低声道:“没有佐藤的命令,出去搜捕我的人不敢回来,但不能担保学校里没人向外打电话,所以我们得快点。”

    “嗯。”两人点了点头。

    耿朝忠斜着眼,看了孙敬亭一眼,发现他情绪并不是很好,微微一笑,安慰道:“怎么,没人跟你走,是不是很失望?”

    “教官,大家家眷都在台湾,不敢走我也想到了,可是没想到........”黑暗中,孙敬亭的脸色很是沉闷。

    “没想到,朝夕相处的同学,居然想欺骗你,对吧?”耿朝忠笑了笑。

    “是,林顺利平时跟我们关系不错,不跟我们走也就算了,他居然想杀死我立功!”齐腾远也愤愤的插了一句嘴。

    “我给你们上的第一节课就说过,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你们的同学,亲人,甚至教官,看来你们听是听了,却没记到脑子里。”耿朝忠将停下,警觉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好了,下车!”

    汽车停在了一个偏避的港口,旁边还停着一艘快艇,耿朝忠跳下车,率先跳上船,齐腾远和孙敬亭连忙跟了上去。

    “教官,我们去哪儿?”齐腾远问道。

    “出不去了,暂时只能留在东京,”耿朝忠熟练的操纵着快艇,向着外海驶去,“特务处在东京还有一个备用的安全屋,我们先在那里躲几天。”

    “好!”两人脸上露出振奋之意。

    .........

    半小时后,一阵急促的电话惊醒了正在安睡的东京警视町的最高首脑高桥总长,他拿起电话,扫了一眼旁边嘟囔抱怨中的妻子,慵懒的问道:“什么事?那个逃走的伊达抓住了?”

    “哦?三井制铁厂发生哗变?哗变学生刺杀了佐藤校务长?!有这种事?!”高桥总长接着电话的手颤抖起来,身子也逐渐挺的笔直,他一把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好,我即刻过去!”继续接听了片刻后,高桥放下电话,开始穿衣服。

    “高桥,你又要出去啊?”被子里的夫人缩着脑袋问。

    已经是十一月份的天气,东京的气温已经很低,高桥总长一边哆哆嗦嗦的穿着衣服,一边掏出一把小梳子,打理着头上几根稀疏的毛发,安慰妻子道:“智子,三井那边出了点事,我得过去一趟。”

    “哦,去吧!”夫人将头缩回了被子。

    高桥整装完毕,按铃叫醒了服侍自己的内务警察,坐上了停在屋外的轿车。

    汽车疾驰,高桥的心情有点复杂。

    三个小时前,他听到了“谷狄华雄”身死的消息,当时心中还颇感快意,毕竟这个谷狄华雄和他背后的黑龙会势力,疑似暗杀了自己的母亲,但鉴于当前东京的政治形势,自己只能暂时隐忍。没想到,那个与自己有着一面之缘的“伊达”,竟然为自己报了仇!

    至于抓捕伊达的事情,高桥总长却并不在意,他只是“特务养成所”的挂名校长,具体事务一向由佐藤负责,但是没想到,今天发生的大事一件接着一件,佐藤,竟然也死了!还是死于两个学生之手!

    虽然自己不管事,但出了这种大事,似乎也不能完全撇开关系,这个情况.........

    高桥的眉头皱了起来。

    四十分钟后,思绪难平的高桥总长终于来到了高炉林立的三井制铁厂,半夜一点钟的制铁厂,像是一个欲择人而噬的巨大钢铁怪兽,高桥刚踏进大门,就闻到了一阵浓烈的血腥味,几名学生正抬着两具尸体从门口的哨所走出来。

    “高桥校长,”一名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迎了上来,“我是养成所第四中队教官野原洋平,我也是刚刚从外面执行任务回来,情况了解的不是很充分。”

    “到底怎么回事?”高桥皱了皱眉头,捂了一下鼻子。

    “两名学生哗变,枪杀了数人,逃离了养成所。”野原教官面色忐忑的回答。

    “就两个人?”高桥脸色有点困惑。

    “对,就两个,”野原脸上也很尴尬,“他们有枪,再加上绝大部分教官和学员都已外出执行任务,就留下了不到三十个人在养成所,所以.......”

    “好了,先带我去看看佐藤。”高桥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甲一楼,佐藤办公室的大火已被扑灭,只剩下烧的漆黑的断壁残垣,看着地上烧的漆黑的一具尸体,高桥皱着眉头问:“这是佐藤?”

    “是,”野原苦笑着回答,“尸体身上没有枪伤,应该是被徒手杀死。根据第五中队的学生们汇报,晚上十时许,佐藤校务长打电话给池内军曹,通知第五中队的高腾和松田去他的办公室,他们应该就是趁着和佐藤校务长见面的时候杀死了佐藤桑。”

    “他们枪哪来的?你不是说他们有枪吗?为什么不用?”高桥敏锐的察觉到了问题。

    “他们那时候还没有枪,杀死佐藤桑之后,他们又前去枪械处,用刀杀死了三名执勤的宪兵,这才拿到了枪械。”野原教官回答。

    “哦,徒手杀宪兵?”高桥点了点头,又瞅了一眼佐藤的尸体,“学校的教学质量不错啊,这两名学生应该属于优等生了吧?对了,他们叫什么名字?”

    “高腾和松田。”野原只能苦笑。

    “然后呢?”高桥又问。

    “然后,高腾和松田拿了枪,返回宿舍区,枪杀了监守的教官和宪兵四人,接着又杀死了意图反抗的第五中队学生吉田和小林,然后驾车逃离。”野原教官回答。

    “拿了枪,他们为什么不跑?回宿舍做什么?”高桥又问。

    “好像是劝说学生跟他们一起跑,可学生不肯听,所以........”野原支吾着回答。

    “跑,跑去哪里?”高桥双目一瞪。

    “这个,他们是台湾籍学员,整个第五中队除了吉田以外,都是台湾籍。”野原犹豫着回答。

    “哦........”高桥意味深长的长叹一声,扫了一眼四周后,才低声道:

    “养不熟的生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