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七十二章 耿朝忠的请求

第七十二章 耿朝忠的请求

    “谢谢,”佐藤摇了摇头,“不需要了,这局,最终是你胜了。”

    “你我之间的胜负,无关轻重,”耿朝忠摇了摇头,“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你说。”佐藤的语气十分“和蔼“。

    “我想让你写一份自白书,承认是你勾结苏联人陷害我,这样,我就可以洗清身上的不白之冤。”耿朝忠说道。

    “可笑至极!”巨大的惊讶甚至掩盖了**的痛苦,佐藤张大了嘴,完全没想到耿朝忠居然会提出这么离谱的要求,“你疯了吗?到这种时候,你还想继续潜伏下去?”

    “是啊,这个身份太重要了,我不想失去它,”耿朝忠的表情居然很“痛苦”,“现在,能帮我忙的,只有佐藤桑您了。”

    “哈哈哈哈哈!”佐藤忍不住狂笑,他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耿朝忠,”你觉得,我会答应吗?我能答应吗?”

    “我也觉得不太现实,”耿朝忠摸了摸鼻子,“不过,总归要试一下才知道,你说呢,佐藤桑?”

    “你做梦,”佐藤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耿朝忠,“我已经没有什么害怕失去的了......”

    “别急,”耿朝忠摆了摆手,“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放你一条生路呢?”

    “不可能,你让我身败名裂,不如直接杀了我更痛快。”佐藤嗤之以鼻。

    “唉.......”耿朝忠长长的叹了口气,“那我就没什么办法了.......”

    “你想干什么?”佐藤突然满脸警惕的问。

    “你也想到了,我会伪造一份你的自白书,”耿朝忠眼睛里闪烁着狡狯的光芒,“然后呢,再营造一个自杀现场,这样不知道是否可行。”

    “你不能这么做!”佐藤脱口而出,“你也不会成功!”

    “还是那句话,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耿朝忠诡异一笑,“佐藤桑,您知道吗?自从来到三井,我就一直在模仿您的笔迹,现在应该也算小有成就了。再加上,如果我用血书的话,字迹辨认的难度应该更大,说不定有蒙混过去的可能。”

    “不,不,不,”佐藤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伊达君,看在你我相交一场的份上,你千万不要这么做,你可以提出别的要求,我都会考虑。”

    耿朝忠微微一笑,对某些人来说,名誉和地位甚至要高于生命,佐藤正是这样的人——现在的佐藤,怕的不是死亡,而是身败名裂,可怕的是,死了以后,还被永远的订在帝国的耻辱柱上,永远的受万人唾骂!

    “我知道,帝**人最大的荣誉是马革裹尸,死后能将英灵送入靖国神社,”耿朝忠轻轻扶起佐藤,将他安放在椅子上,“不过佐藤桑您恐怕就没有这个福分了,对了,您有儿子吗?”

    佐藤嘴唇抖了一下,他有儿子,不仅有,还有两个。

    “看来是有了,您死之后,您的子孙后代恐怕也会受到牵连,啧啧,”耿朝忠惋惜的撇撇嘴唇,“从此以后,您的儿孙就会成为别人眼中的异类,一个叛徒的儿子,在这种环境下,您儿子将来恐怕会有一番成就,毕竟天降大任于某人,必先苦其心志,劳........”

    “你别说了!”佐藤闭着的眼皮在不停的颤抖,他的思维也完全跟不上耿朝忠诡异的思路。他猛地睁开眼,打断了耿朝忠的调侃,“总之,你想让我自承其罪,那是绝不可能!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不相信你可以骗过土肥原机关长的眼睛!”

    “佐藤君,”耿朝忠摇摇头,“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也不再客气了。”

    耿朝忠弯下腰,从地下捡起那把短刀,举到佐藤的面前,“佐藤君,本来说好要做你的介错人,可现在没有长刀,您就用短刀将就一下算了。”

    佐藤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算了,”耿朝忠突然拿下了刀子,“佐藤君,我再退一步,我不杀你,你写一份留给土肥原桑的报告,就说我已经被南京政府发现,红叶的潜伏任务已经失败,此次的所有行动,都是苦肉计,目的是将我派到苏联潜伏,怎么样?”

    “真的?”佐藤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真的,”耿朝忠点点头,“有了这份证明,以后说不定可以救我一命。另外,这份证明也对您有利,只要您发了这份证明,我们的关系就将回到从前,我没有理由将能证明我清白的上线杀死。”

    佐藤用狐疑的眼睛盯着耿朝忠,片刻之后,终于开口道:“好,我写!”

    耿朝忠脸上终于露出微笑,他从佐藤踢到墙角的办公桌里拿来纸笔,放在了佐藤面前。

    “怎么写?”佐藤看着面前的纸笔。

    “佐藤君,这对您来说很简单,之前的所有行动都是您的安排,您甚至可以写的十分详细。”耿朝忠说道。

    “好。”佐藤略微沉吟了一下,开始动笔。

    十分钟后,耿朝忠接过佐藤递过来的绝密证明文件,开始阅读:

    “绝密级任务,红叶在南京的身份已暴露,为确保安全,同时有效利用伊达君的才华,特制定以下计划.........”

    “不错,不错,”耿朝忠看着佐藤制定的证明文件,不由得频频点头,“在哪里存档?”

    “一楼档案室第四个柜子,”佐藤接着指了指办公桌,“钥匙在我抽屉里。”

    “好,”耿朝忠点点头,将佐藤的证明文件塞入怀中,然后拍了拍手道:“好了,万事大吉!”

    佐藤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耿朝忠的眼睛。

    “佐藤桑,”耿朝忠搬过一把椅子,坐在了佐藤的对面,“为什么?”

    “我想看看你的结局,”佐藤的笑容有点诡异,“刚才我写这封证明文件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你绝不会放过我。”

    “多谢!”耿朝忠诚恳的说道。

    “人都会死,但你的胆子太大了,大到即使是旁观者都觉得胆战心惊。我很想看看,一个如此胆大妄为的人,他的最终结局到底会是如何?”佐藤的笑容愈发的诡异,“还有,临死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请讲。”耿朝忠的态度更加客气。

    “你到底是哪方面的人?”佐藤开口了。

    “井冈山。”耿朝忠吐出三个字。

    “呃,”佐藤的表情微微有点诧异,“就是那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井冈山?”

    “是的,就是那个井冈山。”耿朝忠回答,同时手中亮光一闪。

    “你果然是zg的人........”佐藤的脖颈在喷血,眼睛里却露出释然,“北平发生的一切,我思来想去,最终的得益者既不是帝国,也不是南京,我早就怀疑.......可惜,权力和**蒙蔽了我的智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