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七十一章 逆行者

第七十一章 逆行者

    “你........你........你怎么还没走?”佐藤盯着眼前的人,像见了鬼一样。

    “我倒是想走,可佐藤桑您盛情难却,我想走也走不了啊!”来人施施然的走到佐藤的对面,坐了下来。

    “好,好,好,”佐藤又接连说了三个好字,脸上的震惊一闪即逝,“伊达君,你不愧是帝国最优秀的间谍!”

    来人正是耿朝忠,他刚走出谷狄华雄家没多久,就发现大量人手在向这边聚集,心一横,索性重新潜回了三井制铁厂!

    “不,不是帝国,是中国,”耿朝忠纠正了佐藤的错误,“当然,我还得感谢您,要不是您把所有人都派了出去,我要走进这甲一楼,还真不容易!”耿朝忠呵呵一笑,锐利的眼神却丝毫没有放过佐藤的一举一动。

    “我错了,我又错了,”佐藤感叹着,“你永远行走在思维的死角,我摸不准你。”

    “没关系,以后您恐怕就不用这么费脑筋了。”耿朝忠笑了,笑得有点讽刺。

    “伊达君,你是我的下线,我一直知道你的身手很不错,但却从来没有真正见识过,看来今天有机会了。”佐藤嘴角同样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哦?”耿朝忠打量着佐藤,佐藤已经松开了领口的钮扣,嘎巴嘎巴的扭着脖子。

    “我没听到枪声,恐怕你也不敢开枪,”佐藤缓缓的将外套脱下,露出身上虬结的肌肉,“那么,今天我们就来一场男人间的决斗吧!”

    当啷!

    一把短刀被耿朝忠扔在了地上,他的脸上多了几分尊敬,“原来佐藤桑也是高手,只不过您精通的是合气道呢?还是柔术?”

    “大正十一年,我拜植芝盛平先生为师,是灵言合气道的初代弟子,”佐藤的表情庄重而又自豪,“昭和七年,我是东京皇武馆道场的八位授艺师之一。”

    “幸会,原来是植芝盛平大师的弟子。”耿朝忠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植芝盛平,是日本合气道开山宗师,于1922年,也就是大正十一年正式成立,这门功夫,深受日本军人喜爱,可以说是当时日本军队内部最受欢迎的功夫流派了,只是耿朝忠没想到,这佐藤竟然也浸淫于此,还是植芝盛平的初代弟子!

    “那,伊达君你呢?”佐藤紧了紧腰带,“直到现在,我甚至都不知道你的名字。”

    “耿朝忠,师从八极宗师霍殿阁。”耿朝忠脱下了外面的宪兵装,露出里面的白色背心,他看似瘦削的躯干紧致密实,似乎蕴含着一种爆炸性的力量。

    “大同皇帝的国术教官,霍殿阁?”佐藤一愣,“我在满洲的时候,见过他。”

    “不错,”耿朝忠将衣服扔在一边,向佐藤抱拳道:“佐藤桑,谢谢你一直以来的信任。”

    “我能在四十岁前做到帝国少将,也要多谢耿先生你的帮助。”佐藤微微躬身。

    两人的目光交错而过,嘴角都露出一丝冰冷的笑意。

    “嘿!”

    佐藤出脚了,不过却不是踢向耿朝忠,而是一脚反撩身后的办公桌,办公桌被佐藤一记重击,粗厚的木板立时撕裂,同时刺啦啦的向后滑动,直到撞到墙壁才停了下来。

    “这样空间会大一点。”佐藤收脚冷笑。

    耿朝忠的瞳孔微微一缩,佐藤的力量出乎意料的强大,看来他这合气道初代弟子的身份并非浪得虚名。

    “脚疼吗?”耿朝忠吸了一口气,好奇的看着佐藤的右脚。

    “八嘎........”佐藤眼中凶光一闪,左脚猛的一顿,身躯猛地前压——他,终于动手了!

    “哈伊!噻来!”佐藤弓步出拳,接连打出两记重击,拳风凶猛而又迅捷,直接砸向了耿朝忠的下颌和太阳穴位置。

    虽然合气道也讲究后发制人,但它的先手攻击同样迅猛刚烈!

    扑面而来的气浪让人窒息,但耿朝忠却并没有后退半步,他伸出手掌轻轻拍落,佐藤的两记重拳瞬间改变了方向,变得无足轻重。

    “嘿!”又是一记鞭腿,耿朝忠手掌轻扫,再次挡住了佐藤的致命一击。

    佐藤连续三击不中,身子快速的后退,想要避免耿朝忠的反击,但耿朝忠的却并没有动手,只是静静的观察着佐藤的一举一动。

    “我听说,八极拳是一门刚猛的拳术。”佐藤对耿朝忠的反应有点意外。

    “嗯,”耿朝忠点点头,搓了搓拳头,“我只是想看看,这个年代的合气道和我了解的有什么区别。”

    “这个年代,区别?”佐藤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迷茫,但他马上意识到,这很可能是耿朝忠故意扰乱自己心志的话术。

    “着!”就在佐藤愣怔的一瞬间,耿朝忠出手了。

    一只拳头向奔雷一样冲向佐藤的面颊,速度奇快到完全超出佐藤的想象,佐藤浑身寒毛直竖,身子一缩,头猛的一歪,拳头堪堪砸到了佐藤眼前一寸——但这已经是这记拳力的极限所在!

    佐藤微微一笑,刚要出手反击,但那只本来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拳头,突然化拳为掌,屈突向前,狠狠的啄向了佐藤的眼睛,佐藤大骇,再次向后一缩,那手掌却轻轻一扬,只听“啪”的一声轻响,在佐藤的面颊上一拂而过。

    “八嘎!”佐藤大怒。

    这记攻击毫无力道,但这轻轻的一声脆响,却像在佐藤脸上扇了一记耳光,佐藤再也忍耐不住,喝骂一声,一把抓向了耿朝忠正在收回的右手。

    他很轻易的抓住了。

    因为耿朝忠的右手根本没有继续缩回.........

    佐藤微微一愣,但他来不及细想,单臂猛地发力,将耿朝忠拉向了自己的怀抱——这是一个合气道武者的本能,因为合气道本身就脱胎于柔术,摔技是他的基本功!

    接下来,他会将耿朝忠的手臂背到自己的肩膀,然后轻轻一拗,对手的手臂就会折断,最后,就是一个大背跨决胜——佐藤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狰狞的微笑。

    呼!

    事情并不像佐藤想的那样,就在他拉动对方手臂的一瞬间,耿朝忠突然一跃而起,两只脚像章鱼一样缠住了佐藤的手臂,佐藤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招式,他猛的抖手,想要甩脱耿朝忠的纠缠,但,太迟了!

    耿朝忠整个人在空中神奇的一翻,顺势骑上了佐藤的肩膀,佐藤身不由己的坐倒在地,而覆盖在他脸上的,却是对方那硕大的臀部!

    “喀喇!”

    失去了全部视线的佐藤,感觉到一阵彻骨的疼痛,他那被耿朝忠双腿绞杀的右臂,已经完全的脱离了身体的控制!

    紧接着,又是几声骨节断裂的脆响传来,佐藤的眼前一片黑暗,他想要惨叫,可脸庞被对方的臀部完全覆盖,几乎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挣扎,但只能用左手维持勉力的平衡;他想要反击,但能打中的,似乎只有对方的臀部。

    强烈的屈辱和挫败让佐藤的心仿佛陷入了无底深渊,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根本没有使用什么传统的中国武术,而是采用了一种类似日本柔术,但又绝不是日本柔术的摔技!

    光明忽现,佐藤终于看到了耿朝忠回望的眼神,但此时的他,已经失去了任何反抗的力量,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耿朝忠已经将他右臂的所有关节拆的粉碎,甚至就连手掌的指关节都没有放过。

    “这不是八极拳,你在骗我........“

    佐藤躺在地上,绝望的看着耿朝忠。

    “嗯,对不起,我又骗了你。”耿朝忠认真的点了点头。

    “呵呵,”佐藤嘴角露出一丝惨笑,虽然他还有一条左臂可以使用,但他已经失去了决胜的勇气,他盯着耿朝忠的眼睛,气若游丝的问道:“能告诉我,你这个柔术是什么流派吗?”

    “巴西柔术,脱胎于日本柔术,”耿朝忠认真的解释,“想学吗?我可以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