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六十九章 误会

第六十九章 误会

    八丁目道,谷狄华雄刚刚放下手中的电话。

    只是他的表情却有点奇怪,准确的说,是困惑。

    伊达,叛变了?还是叛逃到苏联?

    “不可置信,不可置信......”

    谷狄华雄摇着头,苍老的脸庞显得更加苍老——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好不容易物色了一个各方面都颇为满意的接班人,竟然就这么成了镜花水月,这让谷狄华雄的心底涌起一阵无可言说的沮丧感。

    “会首,外面有人求见,说是外务省的芥川次长。”一名仆人走了进来。

    “芥川?”谷狄华雄眉头微微皱起,外务省似乎是有个叫芥川的次长,但与自己并无交集,想了想,谷狄华雄又开口问道:“他有没有说明来意?”

    “说了,说是跟黑龙会在海参崴的利益有关。”仆人低头答道。

    “让他进来。”谷狄华雄点头首肯。

    海参崴,是远东货运的一个重要集散中心,黑龙会雇佣的朝鲜流民在当地势力不小,难道,是朝鲜人捅出了什么篓子?

    伴随着文明棍的哒哒声,一名身穿燕尾服的男子走了进来,他摘下帽子,单手抚胸,向谷狄华雄鞠了一躬,微笑道:“谷狄会首,别来无恙?”

    声音有些熟悉,谷狄华雄睁开昏花的老眼,仔细盯着眼前这位芥川次长,突然间,他面色一变,刚要开口,却看到男子抚胸的右手里,突然多了一把手枪。

    “好了,你下去吧,我和芥川先生有事相谈。”谷狄华雄吩咐站在一旁的仆人。

    仆人躬身离开,耿朝忠则走到谷狄华雄面前,坐了下去。

    “伊达君,你这是何意?”谷狄华雄三角眼中精光一闪。

    “我想,您应该已经知道了吧?”耿朝忠微笑开口。

    “知道什么?”谷狄华雄故作不解。

    “我也不知道佐藤会怎么污蔑我,大概是我勾结苏联人吧!”耿朝忠笑道。

    “哦,”谷狄华雄的眼珠转了一转,“是的,我刚接到佐藤的电话,但我绝不相信他的言辞。伊达君的意志和人品,以及对帝国的忠诚,我不会有丝毫的怀疑。”

    “谢谢,”耿朝忠再次鞠躬,将手枪放到了桌上,然后一推,将枪柄推向了谷狄华雄,“谷狄桑,如果您不相信我的话,完全可以将我当场击毙,或者将我押回佐藤那里。”

    谷狄华雄看都没看眼前的手枪一眼,“伊达,我老了,老到不再需要任何的功勋添加在我的胸前和袖口,”谷狄华雄脸上浮现出豁达的微笑,“所以呢,伊达君大可不必试探我,还是请说明事情的真相吧!”

    “感谢谷狄桑的信任,”耿朝忠脸上露出感激之色,“真正勾结苏联人,出卖帝国利益的,不是我,是佐藤。”

    “嗯?”谷狄华雄面色一变,沉吟道:“伊达君,恕我直言,我不相信你会背叛天皇陛下,但我也不太相信佐藤那小子会出卖帝国利益。”

    “相不相信我,在您自己,”耿朝忠的眼睛露出悲愤之意,“以您的消息渠道,恐怕应该知道,我在满洲的时候,曾经杀死过苏联情报四局的马卡洛夫少将,我又怎么可能叛逃到苏联?”

    “是的,所以我信任伊达君,”谷狄华雄点头,“但你恐怕没有什么辩白的机会了,刚刚在浅草寺,中村一行人是你杀的吧?”

    “是的,我别无选择,因为佐藤命令他杀我灭口,如果您派人仔细调查一下就会知道,我是被中村他们押送到浅草寺的。”耿朝忠低语。

    “所以,探讨是谁背叛已经没有意义了,你杀死同僚,无论如何都逃不过严惩,”谷狄华雄的脸上多了几分冷酷,“当务之急,是要离开东京,离开日本,如果,”顿了顿,谷狄华雄又开口道: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会安排你逃出东京,等事情平息了,你再想办法洗清冤屈,如何?”

    “这正是我来找谷狄桑您的目的,”耿朝忠点头,“伊达请求您的帮助。”

    “这样,”谷狄华雄沉吟着,“涉谷有一个朝鲜人聚集地,黑龙会在那里有一些势力,我会安排你跟着那批朝鲜人,从横滨出海去海参崴,你可愿意?”

    “多谢谷狄桑,事不宜迟,现在就请您帮我安排。”耿朝忠站起身来。

    “来人,”谷狄华雄看向门外,那名仆人走了进来,“带这位先生去涉谷区朴翔泷那里,让他安排一下,今夜就出海。”

    “好。”仆人恭敬的答应了一声,示意耿朝忠往外走。

    耿朝忠点头,再次向谷狄华雄致意,谷狄华雄指着面前的手枪道:“把枪带走。”

    “不需要了,多谢谷狄桑!”耿朝忠微微鞠了一躬,转身向外走去。

    啪嗒!

    背后响起扳机扣动的声音,耿朝忠没有回头,昏暗的方寸静室中突然亮起一道闪电,身前的仆人脑袋一歪,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耿朝忠这才回过头,看着正握枪对着自己的谷狄华雄。

    “谷狄桑,您好像并不相信我。”耿朝忠紧紧的盯着谷狄华雄的眼睛。

    谷狄华雄的面色有点苍白,握着枪的手也有些颤抖,他强自镇定,颤声道:“伊达君,这是一个误会.......”

    他实在没有想到,耿朝忠刚才递给他的那把枪里,竟然没有子弹!

    “没关系,我表示理解。”耿朝忠诚恳的回答。

    亮光再次一闪,耿朝忠转身向外,身后,谷狄华雄手中的短枪咣当落地,他的胸口,一柄匕首已经只剩下了刀柄.........

    门外,是寂静的夜,耿朝忠再不回头,顺着眼前的羊肠小道向外走去——谷狄华雄是否真的相信他?这已经不重要了。

    对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来说,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利用价值,而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死是最好的归宿。

    但与此同时,自己逃离日本的可能路径,又少了一个。

    大阪,刘洪波.......

    代老板安排的这条后路,并不是一条最好的逃生路线,从东京到大阪,还有很长的距离,而这段距离,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但现在的自己,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