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六十七章 香子的临别赠言

第六十七章 香子的临别赠言

    安德烈。”金发碧眼的高大男子伸出了手。

    “周宣合。”耿朝忠想了想,回答道。

    两人脸上洋溢着同志相逢的热情,但眼底深处的戒备却丝毫不曾稍减,短暂而有力的握手后,安德烈试探着开口道:“跟我走?”

    “感谢,但并不需要,”耿朝忠微笑着拒绝,“还有,请把这把匕首还给他的主人。”

    耿朝忠刀柄向外,递过一把匕首,正是玉真送给他的那把。

    “希望您好好考虑一下我们的建议,还有,贵我两国最近正在谈判,官方层面的气氛也非常好,您可以信任我们。”安德烈低声道,“还有,我会想办法把您送回南京。”

    “嗯,我了解,可我还有别的任务,但还是感谢您的好意。”耿朝忠回答。

    从33年开始,中苏两国就在密约互不侵犯条约,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两国在远东的共同敌人——日本。

    但因为中国国内苏区的原因,谈判一直不太顺利,但现在苏区消失,两国的谈判反而加速,日本的各大政论报纸,都已经在刊登中苏两国可能缔结跳跃的担忧,而满蒙边境苏联和日本的军事摩擦,也正是源自这种不信任。

    安德烈沉默了片刻,似乎放弃了劝说,他搓了搓手,看样子想要离开,不过在转身之际,他又回过头来:“听说您是玉真的朋友,难道您就不想见见她?”

    “暂时不了,有缘自会相见。”耿朝忠摇了摇头。

    “好,那有缘再见。”安德烈把有缘的对象安在了自己头上,转身离开。

    片刻后,远处传来几声枪响,竹林陷入了沉寂。

    耿朝忠并没有离去,他站在原处,离开三井制铁厂之前,香子和自己的对话又浮现在自己眼前:

    “伊达君,我知道你不是日本人,开始回北海道的时候,你的举动只是让我疑惑,但回到东京,佐藤桑让我调查渡边的时候,我已经想明白了一切。”

    “伊达君,我不想杀你,可如果你回去告发了佐藤桑,即使是我也会受到牵连,佐藤桑为了脱罪,必定会把部分罪责推到我头上,所以我别无选择。”

    “伊达君,我已经向佐藤桑坦白了一切,他近期就会动手,我没有办法,只能祝你好运,但我曾经承诺过,告诉你一个性命攸关的秘密,现在已经告诉你了。”

    “再见.......”

    耿朝忠摇摇头,快步走到了中村押送自己来竹林停车的地方,那里,两个留守的宪兵已经尸横就地。他走到汽车尾部,打开后备箱,里面还有一箱备用汽油,不由得安下了心,随即快步坐上了驾驶位。不久后,汽车尾部冒起黑烟,顺着山路消失而去。

    ..........

    一小时后,佐尔格公寓。

    “人呢?”朱木运看着回来的安德烈,面上带着几分焦急。

    “他不愿回来,”安德烈摇了摇头,“还有,”安德烈把目光投向了一旁低着头的玉真,“他让我把这把刀还给你,说有缘再见。”

    玉真的脸色有点苍白,她接过刀,看都没看,就扔到了一边。

    “玉真,请不要这样,”安德烈碧蓝的眼睛带着几分怜悯,“我们都看得出来,但不得不说,结束一段感情对两个人都是一种解脱。”

    “你闭嘴。”玉真狠狠的瞪了安德烈一眼,转身走开了。

    “朱可夫前辈,”安德烈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您看?”

    “你应该把他劝说回来,”朱木运扫了一眼玉真离去的背影,“他应该知道一些秘密,还有,他的身份对我们来说也很重要。”

    “很显然,他已经暴露了,”安德烈摇头,“所以,我不认为有这个必要。”

    “做决定的是理查德先生,而不是你。”朱木运严肃的提示。

    “那我告诉你,他是个意志非常坚定的人,我无法劝说他。”安德烈毫不掩饰自己的固执。

    “好,等他回来,你就这样告诉他吧!”朱木运对这个家伙毫无办法,摇头走进了内室。

    ..........

    落地窗前,玉真正双眸凝视着窗外星点闪烁的夜空,一滴泪珠从腮边落下。

    在朱木运面前,她没有必要再掩饰自己的情绪。

    “玉真,对不起,我之前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朱木运走到玉真的身边。

    “没什么,我已经猜出来了,他的妻子是谁?”玉真深处一根手指,抹掉了正在掉落的泪珠。

    “特务处安排的,是我们一位老同志的女儿,他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朱木运叹息。

    “他也不想拒绝,对吧?”玉真扭过头,嗔怒的面孔苍白而美丽。

    “这种事情,”朱木运苦笑,“你知道,我都离过两次婚了,你这是问道于盲。”

    “噗,”玉真笑了,眼泪却依然止不住的扑簌簌落下,“朱大哥,你曾经告诉过我,我们这种人很难有稳定的感情,对吧?”

    “是的,很难,不过也不一定,他不是说了吗,有缘再见。”朱木运轻抚着玉真的肩膀。

    “我们有缘吗?”玉真的眼睛迷茫了。

    .........

    “看来中村是回不来了........”

    三井制铁厂,佐藤也在窗前遥望星空。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但中村和伊达还没有消息,与英国谚语“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不同,情报世界里,没有消息,那一定是坏消息。

    “佐藤桑,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办?”一旁还站着一人,秀眉微蹙,薄施粉黛,正是香子。

    “香子,你说呢?”佐藤似笑非笑的看着香子,“现在这件事的知情者只有你我两人了,我们没必要互相猜忌。”

    “按照原计划,向上面汇报,同时实行抓捕!”香子的脸色如同罩了一层寒霜。

    “来人!”佐藤开口。

    一名宪兵走了进来,“校务长,请吩咐。”

    “调查一下,中村他们去了什么地方,然后派........”话音未落,电话铃突然响起,佐藤接起电话,一番通话后,放下电话道:

    “不用了,人已经找到了,中村一行人在浅草寺附近遭到伏击,留下了四具尸体,你去把我们养成所的几个教官,全都叫来!”

    “嗨依!”宪兵答应了一声,快步跑了出去。

    “跑了,跑了也好,”佐藤坐回了办公桌后面,喃喃自语:“伊达,我从来没有低估过你,而你也从来没让我失望过。不过现在,你不会再威胁到我了,至少,你对我的威胁已经降低到了最低。”

    不到十分钟,特务养成所除香子外的七名教官,全部聚集在了佐藤的办公室里。

    “各位,”佐藤犀利的眼神扫过在场的所有人,“中村和伊达外出执行任务遇袭,四人身亡,伊达逃离,但他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复命,还有,我刚刚收到消息,伊达来日本后,已经被苏联情报人员收买,此次的伏击,就是他串通苏联人所为,这是我刚刚收到的口供!”

    说完,佐藤将一份薄薄的口供纸甩在了大家面前。

    “纳尼?!”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伊达君竟然是苏方派来的鼹鼠,这.......

    “香子,口供是你送来的,你告诉大家详细情况。”佐藤把目光投向了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