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六十六章 杀戮

第六十六章 杀戮

    “啊..........”

    惨烈的呼声响彻竹林,中村的半截手臂,竟然被耿朝忠撕成了两半!

    “砰!砰!”

    枪身响起,如此惨烈的景象,让两名宪兵不约而同的扣动了扳机,与此同时,耿朝忠一把将中村推到了身前,然后一个侧翻,迅速向竹林深处跑去。

    “唔........”

    中村的惨叫声戛然而止,两枚子弹同时击中了他的胸口,也解脱了他的痛苦..........

    “追!”

    两名宪兵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就继续向前追去——他们是奉佐藤的命令而来,即使中村死了,也不会对他们的行动产生任何的影响。

    枪声再次响起,耿朝忠身子蛇形机动,躲避着身后不时响起的子弹,与此同时,竹林外,突然也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

    竹林外部,安德烈率领的四个苏联情报四局的特工,正在和留守在竹林内的两名宪兵交火,双方都藏在自己的汽车后面,一来一往打得很是热闹,但暂时却无人伤亡。

    “安德烈同志,我们只有短枪,这样不行!”一名戴着鸭舌帽的男子一边向掩蔽在轿车后面的两名日本宪兵开火,一边提示身边的安德烈。

    “你们两个,缠住他们,你,跟我走!”安德烈手一摆,一名特工点点头,脱离了战团,猫着腰和安德烈从侧面向竹林里绕了进去。

    竹林里,耿朝忠依然在亡命奔逃,他的身子犹如敏捷的猿猴,巧妙的利用着竹林的掩护,不时地窜上窜下窜左窜右,有时伏地不动,有时又快速的向外奔逃,两名宪兵见识过耿朝忠刚才的身手,又深知耿朝忠乃是特务养成所的行动教官,也不敢过分逼近,三个人两追一逃,在竹林里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

    “人呢?”

    十分钟后,追踪的两个宪兵失去了耿朝忠的踪影。

    “就在附近,不可能跑这么快!”领头的宪兵仔细侧耳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这竹林静谧异常,但凡有跑动声,一定会被听到,但如果慢慢的走,又跑不了太远,所有他并不是太担心。

    “小心他上树。”另一名宪兵小心的打量着头顶的环境,虽然竹林不比大树,爬上去并不容易,并且竹竿弯曲也很容易看得出来,但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得抓紧了,天快黑了,天一黑,就不能再找了。!”天色越来越昏暗,领头的宪兵看了看日渐西沉的太阳,皱着眉头说道。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集合,多找几个人搜寻这一带,”另一名宪兵提议,“这样下去,人一定会跑丢的,我们回去根本无法跟佐藤桑交待!”

    “不行,等回去再找人,恐怕他早就跑远了!”领头的宪兵摇头。

    “那我们分开?”另一人犹豫着提议。

    “也不行,分开太危险了。”领头的宪兵否决了这个提议。

    分开找,找到的几率大一点,但危险性显然也会更高,刚才中村的下场他们也都看到了,分开找,那是死路一条!

    合在一起也不行,分开也不行,两名宪兵不由的进退两难起来,两人顺着竹林又搜寻了片刻,领头的宪兵终于下定了决心,咬牙道:

    “分开,不过千万不要离太远,一定要保持在双方的视线之内!”

    “好!”另一名宪兵点了点头,只要离得不是太远,支援应该来得及。

    两人慢慢的分开,距离大约有十米左右,开始呈扇形向外搜索,但耿朝忠仿佛从原地消失了一般,再也看不到任何的痕迹。

    天色越来越黑,竹林的气氛也越来越压抑,除了竹林外偶尔传来的枪声,几乎再没有了任何动静,两名宪兵不时的大声招呼,以确定对方的安全,突然间,“啊”的一声惨叫传来,一名宪兵陡然失去了身影!

    “麻生,麻生!”一名宪兵飞快的向事发地冲了过去,刚才麻生还在自己的视线之中,怎么一眨眼就没了动静?

    他刚跑了几步,“松岛,我在这!你怎么了?!”,麻生的声音突然传来,松岛松了口气,开口道:“我也没事!”

    话音刚落,他突然意识到,如果麻生没事,那惨叫是谁发出的?

    “啊!”

    又是一声惨叫,这回发出声音的,却是刚刚说“没事”的松岛本人,竹叶四溅,一个黑影从他身后的一块凹地里闪出,不等松岛反应,一道亮光已经划破了他的侧后颈!

    伤口虽深,却不致命,松岛奋力扭头,手中长枪也随之后砸,但这迅猛的一击却砸到了空出,与此同时,他的膝盖弯再次传来一阵剧痛,松岛腿一软,身不由己的跪在了地上。

    “松岛,松岛,你怎么了?”接二连三的惨叫声传来,麻生奋力的赶回了声音的发出点,但映入他眼帘的,却是松岛那绝望的眼神——松岛双膝跪地,双手紧握喉咙,但暗红的血液依然透过他的指缝向外疯狂的喷射,红色的血液早已经染透了三米外的地面!

    而他的背后,一个手持利刃的男子正冷酷的看着自己,那把短小的匕首灵活的在男子指尖游动,刀尖上还有最后一滴鲜血掉落......

    “杀个滴滴!”麻生一声怒吼,举枪怒射,但不等他扣动扳机,对方手中亮光再次一闪,那柄短小的匕首夺目而出,瞬间插入了他的嘴巴!

    “呃........”麻生扣动了一半的手指无力的垂下,双眼燃烧的火焰瞬间黯淡,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耿朝忠抿着嘴唇走到麻生的面前,弯腰拔起了匕首——这把匕首,正是玉真送给他的礼物.......

    “嗯?”

    耿朝忠蓦然回头,不远处,又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声音传来:“是玉真的朋友吗?”

    声音用中文发出,但语调古怪奇特,显然并不是对方母语。

    “是,英特纳雄耐尔万岁!”耿朝忠微笑着回答,但眼中警惕之色没有丝毫减弱。

    “我也是玉真的朋友!”那声音渐渐逼近,“我来自情报四局!您认识双头鹰先生吗?”

    “或许认识,但他是不是双头鹰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直到他很胖。”耿朝忠回答。

    “哦,那也是我们的朋友,朱可夫,您认识吗?”声音放松了不少。

    “当然认识,请过来吧!”耿朝忠笑道。

    双方互相试探,互相接近,片刻后,一个高大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耿朝忠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