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六十五章 绝路

第六十五章 绝路

    “伊达君,还没有想好去哪儿吗?”汽车缓缓开动,中村问旁边的耿朝忠。

    “想好了,”耿朝忠这回答应的异常爽快,“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那里应该有特务处的一个联络点。”

    “哦?”中村扭头看着耿朝忠,脸上多了一点嘲讽,“原来伊达君也有着急的时候。”

    “是的,太阳快落山了。”耿朝忠看了看窗外日渐西沉的太阳。

    “哪里?”中村不愿再废话。

    “浅草寺。”耿朝忠回答。

    汽车飞快的开向了东京近郊,走了约莫半个小时,汽车爬上了山路,速度也逐渐缓慢下来,又缓缓前行了十几分钟,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山门,门前悬挂着一个巨大的灯笼,两侧还站着两尊威风凛凛的神像,极为壮观,开车的宪兵回头道:

    “队长,风雷神门到了。”

    风雷神门,是浅草寺的外门,三个月前,耿朝忠曾在这附近见过桥本总长,对门口的两尊风雷神像印象极为深刻,此地清雅幽静,人烟稀少,实在是一个静心养性的好地方。

    “联络点不会在寺庙里吧?”中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耿朝忠。

    “不,顺着这条小路向左拐,走大约一里地左右,有一片小竹林,联络人就住在那里。”耿朝忠说道。

    “队长,后面有辆车,一直在跟着我们。”坐在后排的一名宪兵开口了。

    “嗯?怎么不早说?!”中村一边回头看,一边斥责道。

    后面大约五十米处,果然有一辆轿车缓缓的开了上来。

    “队长,上山前那辆车在我们后面走了一段时间,可上山后不见了,我以为是巧合,现在才看到,他们也跟上来了!”宪兵一脸忐忑。

    “蠢货,上山只有一条路,对方当然不用跟的太近,你的脑袋里面全是木头吗?!”中村恶狠狠的瞪了那名宪兵一眼,挥手道:“继续往前开,看前面有没有竹林!”

    说完话,中村又把目光投向了耿朝忠,眼神警惕又凶狠,“伊达君,后面这辆车不会跟你有关吧?”

    “不知道,但我什么都没有做。”耿朝忠摇摇头。

    中村不再说话,命令汽车加速前行,又走了没几分钟,前面果然出现了一片竹林,中村命令道:“把车开进竹林,看他们敢不敢进来!”

    前面的宪兵一点头,车子一阵颠簸,踩着松软的泥土驶了进去,竹林掩映,光线顿时阴暗起来,再往前驶了十几米,前面的竹子越来越密,已经是寸步难行。

    “队长,开不动了!”司机提示。

    “下车!两个人守在车里,其余人跟我走!”中村命令道。

    中村此行一共带了四个人,留下两个,剩下的两个则跟着中村和耿朝忠,快步向竹林深处走去。

    远处,那辆跟踪的轿车也停了下来,它不敢驶入竹林,只能在外面观望,中村的这个安排确实精明。

    “中村君,有点头脑,我以前小看你了。”耿朝忠赞道。

    “人在哪里?”中村脸上得意之色一闪即逝,“如果还没有找到人,那这片竹林就是伊达君你的葬身之处了!”

    “如果能葬身在这里,那也是一种福气。”耿朝忠笑着往前走,“中村君别着急,穿过这片竹林就是。”

    前段时间下了一阵秋雨,地面还比较泥泞,四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里走,但这竹林似乎不小,一直走了十几分钟,还没有走到尽头,中村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看着耿朝忠的表情也越来越不善,突然之间,他停住了脚步,指着前面的一处山崖道:

    “伊达君,人不会就住在这里吧?”

    “走过去就知道了,那里有个拐角,非常隐蔽。”耿朝忠却面色如常。

    四个人又向前走了几步,果然看到一个拐角,中村拉着耿朝忠正要往前走,心思却突的一动,指着山崖吩咐道:

    “你们两个,去那边看看!”

    “嗨依!”两名宪兵端起枪,迈着螃蟹步,缓缓的走了过去。

    眼看着两人消失在了角落,中村突然觉得有点不妥——自己怎么能命令两个宪兵都过去?现在这里可就只剩下了自己和伊达两个人了!

    “回来!”

    中村猛然开口,同时用警惕的眼神瞪住了耿朝忠,身子也做出戒备的姿态,但只是这么一刹那间,耿朝忠身子突然一矮,中村眼睛一花,身不由己的被拽向了地面,就在他倒地的一瞬间,耿朝忠却又站了起来,胳膊一弯一绕,胳膊变戏法一样缠在了中村的喉咙上。

    前面查看的两名宪兵听到动静,端着枪飞快的冲了过来,却看到耿朝忠已经狠狠的扼住了中村的脖子,中村面色青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拼命的向后摆腿,但却哪里能动得了对手分毫?

    “八嘎,快放了队长!”一名宪兵大喊。

    “不放,你们敢开枪吗?”耿朝忠瞪视对方。

    “ピストル.......ピストル........”中村拼命张嘴,想要发出声音,但那个“を撃つ”字却怎么也发不出来,耿朝忠一边控制住中村,一边在中村身上摸索——两人被手铐绑在了一起,没有钥匙,自己拖着这么一个玩意儿可跑不了太远!

    “钥匙在这里!”另一名宪兵拿出一串钥匙晃了晃,“快放了队长!”

    “果然........”耿朝忠不再摸索,拽着中村一边后退,一边命令道:“把钥匙给我扔过来!”

    “放开队长!”领头的宪兵显然不会上当——僵持下去,其余的两名宪兵迟早会过来,他根本不怕等!

    “不放吗?”耿朝忠的表情有点狰狞,之所以不立即杀死中村,就是因为中村一旦死亡,那两名宪兵必然会无所顾忌的开枪,但这么僵持下去,局势显然对自己不利!

    两名宪兵端着枪,在一步步逼近,耿朝忠则缓缓的后退,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直到退到一处竹子前面,耿朝忠才停下来脚步,脸上狠厉之色一闪即逝,藏在中村背后的右手突然银光闪烁!

    刀光划过,中村一声惨呼,一柄利刃从他的右手小臂臂弯划过,将他的小臂直接割裂了大半!

    “给我开!”

    耿朝忠猛地一吼,双手发力,只听“咔擦”一声,已经断裂了一半的小臂关节突然裂开,红白血肉漫天而起,洒遍了整个竹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