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五十六章 谜底

第五十六章 谜底

    “偶然?”耿朝忠身子前倾,像和老友探讨问题一样,专注的看着佐藤。

    “今年3月份你在北平开了一家叫做‘伊尔乐沙龙’的联谊机构,对吧?”佐藤微笑道。

    “是的,”耿朝忠点了点头,“有人在日本认出了我?”

    耿朝忠有点明白,问题是出在哪里了——“伊尔乐沙龙”是个需要抛头露面的环境,虽然自己尽量避免这种情况,但在“伊尔乐沙龙”见过自己的人,着实不少。

    “嗯,川崎死之前,你曾经被押往北平特高课驻地,那里有不少宪兵见过你,你恐怕没有料到,那里会有人回到日本,并且在日本恰好再次见到了你。”佐藤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耿朝忠。

    “唉,”耿朝忠摇了摇头,“我曾经以为,中国很大,日本也很大,在茫茫亿万人口中再次见面,应该是个概率很小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偶然的事情,居然还是发生了。”

    “世界很大,也很小,”佐藤也像老朋友一样感慨,“其实,就算是有人在日本见到了你,也不会当做一回事。想想吧,你有很多理由来日本,不是吗?”

    “是的,作为一个商人,我来日本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没有人会因此怀疑我的身份。”耿朝忠叹息道。

    “问题是,这个人又在三井制铁厂看到了你,”佐藤的脸上露出纠结之色,“有时候,我也在后悔,如果那个人没有见到你该有多好。那样,你还是我最优秀的下线,我依然是你最尊敬的上司,依你的才华,也许我们可以一直这样维持下去,甚至一直到死都不知道你的身份。”

    “听上去,像是一段婚姻。”耿朝忠笑了。

    “哈哈,伊达君,我很喜欢和你聊天的感觉,如果你不是中国人,我想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佐藤的表情有点复杂。

    “那个人是谁?”耿朝忠笑笑。

    “名叫中村北野望,你恐怕不会记得这种小人物,”佐藤轻轻的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他是北平特高课的一位宪兵队长,川崎死的那天,是他带人押送你到特高课驻地的。”

    “哦,有点印象。”耿朝忠回忆着那天的情景,当时是有一个领头的宪兵队长跟在自己身后,容貌很普通,自己当时并没有太在意。

    “川崎和他的副官白目死后,关东厅勃然大怒,把案子交给了我,我让香子查了一段时间,没什么线索,土肥原桑盛怒之下,将北平特高课全体宪兵都调回了满洲,这个中村北野望,是当时北平特高课仅剩的上尉队长,也被撤了职,遣送回了国内。”佐藤细细的说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后来,警视町筹措特务养成所,您就想到了他。”耿朝忠补充道。

    “不错,他本来也是特务养成所的教官之一,那天你来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了你。”佐藤开口道。

    “多谢佐藤桑解惑,”耿朝忠站起来,向佐藤鞠了一躬,“我本来以为,我的计划足够完美,可现在我才发现,人力有时而穷,人可以算计到计划本身,却算计不到计划激起的波澜,而这缓缓蔓延的波澜,却会在某一刻激起滔天巨浪。”

    “其实我有一件事想不通,你为什么要杀死川崎?敌我相争,杀死对方的主官有时候并不一定那么重要。”佐藤面上露出些微疑惑。

    “佐藤桑,请喝茶。”耿朝忠给佐藤倒了一杯茶,回避了这个问题。

    他当然不能告诉佐藤,杀死川崎是我党的命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李青山的这个命令让自己陷入了现在这种险境。

    “呵呵,”佐藤似笑非笑的看着耿朝忠,“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必要?”

    “川崎杀死了我妻子的父亲。”耿朝忠停了停,开口道。

    “这不像是一个特务该做的事。”佐藤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人不会永远正确,况且,是我太自信了。”耿朝忠满脸遗憾。

    “算了,追究这些没意义了,”佐藤端起茶,一饮而尽,“伊达君,这些日子,你应该好好祈祷,祈祷渡边能逃出日本,如果渡边被我抓到了,你我之间的故事也就结束了。”

    “您抓不到他,他是我的学生。”耿朝忠很自信的回答。

    “你刚才还说,人不会永远正确。”佐藤笑了。

    “那就把这件事交给命运吧!”耿朝忠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茶末,转身离去。

    ............

    “人的命运,既要看自身的奋斗,也要看历史的进程。”

    耿朝忠心里默念着这句话,走出了佐藤的办公室。

    如果不是苏联人在东京的猖獗活动,警视町不会想到成立“特务养成所”,那自己也就不会被派到日本,更不会被发现。

    同样,如果自己没有杀川崎,即使自己被派到了日本,也不会有什么暴露的风险。

    历史的进程和自己的“奋斗”巧妙的耦合到了一点,造成了自己的暴露,这也是很多前辈仰天长叹的原因之一。

    现在的自己,陷入了一个难解的死局当中,自己不会幼稚到认为佐藤会这么轻松的放过自己,但总归,自己已经在绝境中觅得了一线生机,而这个阴森恐怖的三井制铁厂,就成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五指山。

    自己能像孙行者一样,跳出这个牢笼吗?

    “癸五教官,”身边传来一个声音,打断了耿朝忠的思绪,“您要去吃午饭吗?”

    耿朝忠抬头看了看眼前怯生生的面孔,笑了。

    “春日,你终于敢跟我讲话了。”耿朝忠亲切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几个月的军事锻炼,已经让这个风华正茂的女郎,逐渐的蜕变成了一个强悍的军人,“没有人的时候,你依然可以叫我周先生。”

    “周先生,”春日脸上的紧张感逐渐消退,“我有一件事想要拜托您。”

    “哦?”耿朝忠看了看四周,正值吃饭时间,学生们已经陆陆续续的走向了餐厅。

    “那好,咱们边吃边谈,就像在东京师范学校时那样。”耿朝忠指了指旁边的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