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五十五章 交锋

第五十五章 交锋

    “我让渡边给谷狄华雄前辈留了一封信,里面坦白了我的身份。”耿朝忠说道,“如果我没死,这封信就不会发出。”

    “你觉得,谷狄华雄会帮你?尤其是,在知道你是一个中国人之后?”佐藤笑了起来。

    “当然不会,但他虽然不会帮我,却拿到了一个制约您的把柄,”耿朝忠也笑了,“实不相瞒,谷狄桑找过我,让我担任血盟会的会长,利用现在掌握的力量,帮他刺杀帝国和军部的上层人士。如果我死了,他又掌握了您的把柄,您猜他会怎样做?”

    佐藤的瞳孔猛的一缩,他知道谷狄华雄的黑龙会和血盟会之间的关系,并且也一直刻意的和谷狄华雄保持距离,但如果是那样的话........

    谷狄华雄一定会要挟自己,让自己利用特务养成所的力量帮他做事,而谁又能保证,谷狄华雄不会得寸进尺?

    “你想的很周全,”佐藤的眼睛瞬间明亮又黯淡了下来,“不过,如果我不惜自己的身份地位,也非要把你杀死呢?”

    “您不会的,”耿朝忠摇摇头,“如果您想那样做,早就可以动手了。换做是我,也不会把这件事情上报——事情太大了,恐怕就连土肥原桑都承担不起,更不用说您这个第一手的直接责任人了。如果您非要上报,”耿朝忠的话音停顿了一下,“那么您剖腹自尽的时候,土肥原桑会很乐意做您的介错人。”

    佐藤的眼睛闪了一闪——耿朝忠的话,说到了他内心最大的隐忧。

    “中国有个成语,叫‘骑虎难下’,”佐藤自嘲的笑了一笑,“我现在就好像是那个骑在老虎背上的人。”

    “不,佐藤桑,一个政治家,永远不会考虑什么所谓的骑虎难下,只要有利益,只要利益可以交换,那什么事情都可以做。”耿朝忠轻轻说道。

    “我只是一个军人,但说到政治,这是一门妥协的艺术,但这种妥协需要互相制约的手段,”佐藤看着耿朝忠,“现在的问题是,你有制约我的手段,而我却没有。”

    “我的性命,就是您制约我的手段,难道这还不够吗?”耿朝忠诚恳的说道。

    “不,并不是,”佐藤摇了摇头,“你死了,这个消息还会传给别人,那么制约我的因素永远存在,而制约你的因素却已经没有了。”

    “那您可以放我回去。”耿朝忠突然笑了起来,显然他自己都觉得这个提议很好笑。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佐藤也笑了。

    “您应该相信,退一万步讲,我就算回了南京,揭发您又有什么好处,我说句诛心的话,我还想着,以后我们说不定还能再次合作。”耿朝忠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

    “你还想继续要挟我?”佐藤怒极反笑。

    “不是要挟,是合作,我可以把特务处的内部情报,选择性的告诉您,让您有立功机会,而您,也可以提供一些不重要的情报给我。我们完全可以和谐相处。”耿朝忠似乎找到了一条中间路线。

    “哈哈哈哈!”佐藤狂笑起来,似乎耿朝忠的话语十分滑稽,但他的眼睛却始终在闪烁,显然,耿朝忠的提议,并非完全没有说动他。

    “我怎么确保你不会做有损我利益的事情?”佐藤突然止住了笑,紧紧的盯住了耿朝忠。

    “我想说用我的人格担保,但您显然对我的人格嗤之以鼻,”耿朝忠耸了耸肩膀,“说实话,除了自己的性命,我也想不到可以用什么东西来担保。”

    “也许,杀死你,才是最好的选择。”佐藤的眼睛死死的盯住了耿朝忠,“杀了你,我还可以派人搜索渡边的下落,同时派人看管住邮局的邮路,防止那封信落到谷狄华雄的手里,你觉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佐藤桑,您无需试探我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后手,即使有,我也不会告诉您的,但是您可以赌一下,就在这里杀死我。”耿朝忠的眼睛同样一眨也不眨的盯住了佐藤。

    两人互相凝视,气氛陷入了难言的沉默。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耿朝忠知道,现在就是自己的关键时刻,生,或者死,就在佐藤的一念之间。

    但即使是死,自己也绝不会坐以待毙!

    “教官的职位,你不能再做了,”漫长的凝视后,佐藤终于开口了,“你以后只负责教学,除了甲一楼和甲二楼,最好哪里都不要去。”

    “一切都如您所愿,佐藤桑。”耿朝忠静静的回答。

    他知道,自己已经暂时过关了。

    但可以预想,今天的事情后,自己再想走出三井制铁厂半步,恐怕都难如登天,而一旦佐藤同意自己外出,那就意味着,外面早已经是龙潭虎穴!

    “伊达君啊,我多么盼望,你真的是帝国的人,”佐藤叹息着,“像你这样的杰出之士,怎么会出现在支那这样一个日薄西山的地方?”

    “我算不上什么杰出之士,而真正的杰出之士,在日本真正侵华的那一天,您就会看到。”耿朝忠的眼里有火焰在燃烧。

    “国力的差距,不是一二杰出之士可以弥补的,”佐藤摇了摇头,“我们大日本帝国是天命所归,而你们只是在逆势而行。”

    “我们拭目以待。”耿朝忠不屑一笑。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佐藤没有纠结于此,“31年在满洲,苏军的马卡洛夫少将,真的是你杀的?”

    “是,”耿朝忠郑重的点了点头,“从这点上讲,我也是为帝国做过贡献的人。”

    佐藤乐了,他弯着腰,一副笑不可支的样子,过了好一阵子,才勉强止住了笑意,抿嘴道:“伊达君,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你这种冰冷的幽默感。”

    耿朝忠咧开嘴,配合着佐藤笑了几声,然后道:“佐藤桑,我也想问您一个问题,我的身份,到底是怎么暴露的?”

    “哦,”佐藤止住了笑,“说实话,你做的天衣无缝,你的暴露,其实只是一个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