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五十三章 逃亡(一)

第五十三章 逃亡(一)

    佐藤忧思难解,同样的夜,云蔚也在辗转反侧。

    对这个亦师亦友的“六哥”,云蔚自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感情,他所拥有的一切,他现在所走的路,同样拜六哥所赐,虽然这样的生活危险重重,但他从来没有后悔过。

    “也许,骨子里,我就是一个爱冒险的人吧!”

    云蔚低声的感慨了一句,看了看窗外已经西斜的月亮,天边的启明星也正在冉冉升起,再有一个小时,天就要亮了。

    “不睡了。”云蔚从床上爬起来,换上了一身便装,将手枪插在腰间,然后把耿朝忠今天从佐藤那里要来的通行证放入怀中,收拾停当后,轻轻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路过耿朝忠房间的时候,云蔚停住了脚步,他想和六哥做一个告别,但他很快改变了主意,只是对着门口轻轻的说了一声:“六哥,我走了,多保重。”

    耿朝忠在屋里静静的倾听着云蔚远去的脚步声,轻轻的叹了口气。

    ..........

    “壬六教官走了没?”

    早晨六时许,佐藤一边吃早点,一边问旁边服侍自己的助手。

    “天不亮就离开了,走的时候急匆匆的。”助手给佐藤倒了一杯牛奶。

    “哦?有没有带人?”佐藤吞咽下最后一口寿司,随意的问道。

    “带了三四个人。”助手回答。

    “哦。”佐藤低下头,开始喝牛奶。

    “等等,”佐藤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了助手,面上似乎带了一点紧张的情绪:“你说,壬六天不亮就出发了?”

    “是的,他说是有紧急任务。”助手有点摸不着头脑——外出执行任务,难道不是越早越好吗?

    “太急了,太急了........”佐藤的眼睛有点发直,呆呆的望着窗外,昨日耿朝忠和自己谈话时的一言一行在脑海回荡,突然,他的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点亮了,端着牛奶的手也不由得一抖,“哗啦”一声,牛奶被打翻在地。

    “你,立即去渡口,看看壬六有没有走远,如果没有,让他回来,就说有紧急任务!”佐藤一把撕下胸口的餐巾,盯着助手说道。

    “嗨依!”看佐藤表情严肃,助手也紧张起来,连忙转身往外走。

    “等等,”佐藤叫住了正要迈出屋门的助手,“开我的车去,记着多带几个人,小心防范!”

    助手点了点头,心里一边思索着“小心防范”的意思,一边快步跑了出去。

    “天不亮就出发,那就是五点多钟,现在是六点钟,恐怕壬六已经快到对岸了,不行!”

    佐藤喃喃自语着,手掌伸向了桌边的电话,没多久,电话接通,佐藤严厉的交待道:“有特殊情况,今天港区到新宿的电车停运半天!”

    .........

    “吉田啊,我和你父亲是警视町的同僚,你和我之间用不着这么生分。”

    月岛开往港区的渡轮上,云蔚满脸亲切的笑容,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吉田说道。

    “哦?前辈之前也在警视町工作?”吉田看着眼前这位壬六副教官问道。

    “是的,”云蔚扫了一眼坐在另一边的齐腾远和孙敬亭,两人正好奇的倾听着他和吉田之间的对话,“我之前在练马区做探长,渡边探长,吉田你听说过吧?”

    “原来您就是渡边探长!”吉田脸上露出夸张加崇敬的表情。

    “哈哈,吉田君,你父亲对你可是用心良苦啊,亲自把你交待在癸五教官和我手下,你可不要辜负了他的一片苦心啊!”云蔚笑道。

    “嗨依,晚辈一定努力!”吉田连忙点头。

    月岛到对岸的港区很近,没多久,船只就靠了岸,云蔚领着一行三人验看了通行证,快步向着电车站走去。

    “今天的任务,是抓捕一个南京方面潜伏在东京的特工,”云蔚边走边说着,“等会儿到了地点,如果你们听到屋子里有茶碗倒地的声音,就立即冲进去协助我抓捕犯人,能明白吗?”

    “嗨依!”三个人齐声答应。

    四人来到了电车站旁边,静静的等候,过了半刻钟,云蔚焦躁的抬起了手表——港区的电车都是定点发车,现在已经过点了十分钟,这在追求精细的日本社会可不常见。

    云蔚回头看了看港口,远处隐隐传来马达声,似乎有快艇要从对岸过来。

    “不等了,”云蔚意识到有些不妥,“我们直接去那边,找辆车过去!”

    云蔚领着三人来到一家屋外停着轿车的商社,没费多大功夫,就征用了那辆轿车,云蔚亲自驾车,一溜烟的向着新宿区藤野茶楼开过去。

    “前辈,是不是有紧急情况?”齐腾远看出有些不妥。

    “废话,要是情况不紧急,我会带你们天不亮就出发吗?”云蔚恶声道。

    齐腾远打了个寒噤,不敢再问。

    云蔚把车开的飞快,一路横冲直撞,大约半小时后就来到了新宿区,到了藤野茶楼外面,云蔚将车停下,皱了皱眉头道:“吉田,你在车里等,你们两人跟我上去。”

    “前辈........”吉田不由得开口,看样子,渡边前辈是想让他望风。

    “别废话,呆着别动,没有我的指令,绝不可离开此地!”云蔚严厉的命令道。

    吉田不敢再出声,今天渡边前辈似乎十分的急躁........

    云蔚领着齐腾远和孙敬亭走上茶楼,要了一间茶室,不一会儿,掌柜领着穿着和服的柳学俊走了进来。

    “哈伊,请问您是?”柳学俊讨巧的看着云蔚。

    云蔚走到柳学俊面前,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柳学俊的面色蓦地一变,接着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齐腾远和孙敬亭二人一眼。

    云蔚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指着孙敬亭说道:“齐腾远,你把孙敬亭绑起来。”

    齐腾远面色一变,孙敬亭也是满脸惶恐——不是要抓捕和摔杯为号吗?怎么和计划的不太一样?

    “别废话,一切听从我的指令!”云蔚的表情很严肃,一点也不像开玩笑。

    齐腾远无奈,从兜里掏出一把绳子,将孙敬亭捆了起来,紧接着,云蔚又掏出一把绳子,将齐腾远也捆了起来。

    两人面面相觑,看着眼前这位壬六副教官,实在搞不清楚他在玩什么花样。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把宫本杀了,将你们有反日情绪的事情掩盖下来吗?”

    “宫本不是猝死.......”齐腾远话说了半截,旁边的孙敬亭靠了他一下,他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云蔚。

    “因为我和你们一样,都是中国人,”云蔚笑了,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柳学俊,“这位,也是,我们都是特务处派到东京的潜伏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