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五十二章 等待和忍耐

第五十二章 等待和忍耐

    什么,你要让我离开?!”云蔚满脸震惊的看着耿朝忠。

    “是的,”耿朝忠重重的点了点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趁着佐藤还没有和我撕破脸,能走一个算一个!”

    “佐藤并不一定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云蔚摇头道。

    “别傻了,你我在北平呆了那么长时间,还一起办了‘伊尔乐沙龙’,只要佐藤有心,迟早会查到你的真实身份!”耿朝忠撇嘴道。

    云蔚没有回话,却只是摇头,事情如此凶险,自己怎能抛下六哥独自逃生?

    “特务处的联络人叫柳学俊,化名藤野次郎,在新宿区藤野茶楼做学徒,”耿朝忠却没有在乎云蔚的表情,自顾自的述说,“你领几个人去那里,和柳学俊接头后,立刻逃亡去大阪城一家叫‘言木杂货铺’的地方,找到一个叫刘洪波的人,他会安排你们逃离日本,具体的接头暗号是.........”

    云蔚再也忍不住了,猛地抓住了耿朝忠的手,涩声道:“六哥,我走了,佐藤一定会对你不利的!”

    “不会,我昨天告诉过你,要找个破局的手段,这就是我的手段!”耿朝忠厉声说道。

    “这算什么手段?我一逃跑,傻子也知道是你安排的,佐藤恐怕即刻就会对你动手!”云蔚怒道。

    “不,佐藤不敢动手,我会告诉他,我是南京鼬鼠的事情,已经告诉了你,只要我没事,你就不会泄露这件事,如果我死了,你就会把这件事公之于众,让佐藤身败名裂!”耿朝忠沉声道。

    “不行,太冒险了,佐藤不会在乎这些的。”云蔚喃喃自语。

    “会的,他直到现在都不敢明目张胆的杀我,恰恰证明他很在乎他的权力和地位,这是一个政治动物的本能!”耿朝忠轻轻的拍了拍云蔚的肩膀,“只要你走了,我就没事,如果你被抓住了,那我必定完蛋,你能明白我说的吗?”

    “我明白了.........”云蔚沉重的低下了头。

    只有自己把消息带出去,佐藤才会投鼠忌器,如果自己也死了,那就少了一个最后制约佐藤的手段!

    “佐藤现在还没想清楚这点,他甚至都不能肯定是否是我杀死了丁五,但时间一长,佐藤恐怕就会改变主意,所以,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耿朝忠握着云蔚的手,痛陈利弊,“你走了,就算他知道了,也绝不敢轻举妄动!到那时候,我和佐藤就是在打明牌!我知道他知道,他也知道我知道,但他不能在特务养成所动手,而我更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一切还都有机会,你先走,不要管我!”

    “六哥,可还是太危险了!佐藤随时会翻脸不认人!”云蔚依然摇头。

    “他都忍了我这么久了,会在乎这么几天?他想要的,无非是想让我死的不明不白,但我就是不死,他能奈我何?或者,我们之间,还可以达成一些交易!”耿朝忠的眼睛精光四射。

    “你是说,你要和佐藤谈判?”云蔚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没错,我离开特高课,从此消失,他也不用再担心东窗事发,安稳的做他的帝国少将,这是佐藤的最佳选择!”耿朝忠的眼睛很亮,声音却一如既往的稳定。

    “佐藤不会同意的,他也绝不会容忍你活着回去,你回去之后,一旦揭发他,他能有好果子吃?六哥,你这是在与虎谋皮!”云蔚厉声道。

    “我觉得,佐藤应该能想清楚,揭发他,对我有什么好处?倒不如留一线,以后说不定还有互相利用的空间!”耿朝忠淡定的说。

    “太危险了,六哥,你这是赌命,我不同意!”云蔚依然在摇头。

    “你不同意算个屁,无论是特务处还是红党,你都得听我的,你给我滚,就这么说定了!”耿朝忠大手一挥。

    “六哥!”

    “走不走,你要不走,我直接自杀!”

    “.........”

    两人双目圆睁,互相瞪视,足足过了三分钟,云蔚的脸终于跨了下来,叹气道:“好,我走!”

    “这就对了,”耿朝忠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相信我,你六哥我已经混了这么多年了,还不是一直完好无损?”

    ............

    夜已深,佐藤却还没有睡。

    大正十一年,他就加入了帝国陆军,二十年的风风雨雨,才坐到如今帝国少将的位置——可以说,自己已经是同年龄中,年纪最轻的一批少将之一了。

    但现在,自己努力奋斗得来的一切,却面临着一个生死攸关的挑战。

    而这一切,都要从四年前满洲旅顺口和伊达君的那次见面开始——不,当然不是伊达君,但他的真实姓名,佐藤已经不在乎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次会面,自己不会这么快的晋升成少将,但如果不是因为那次会面,自己也不会面临如此痛苦的抉择。

    是的,自己可以直接逮捕伊达,并且用最残酷的刑罚将伊达杀死——但那样一来,二十年辛苦得来的一切就将全部付诸东流。

    1930年在满洲,奉天特高课课长早川少佐身亡;1931年在南京,潜伏多年的乐善堂覆灭;1933年夏,北平特高课大佐武藤身亡;1933年秋,黑木小组覆灭,土肥原先生的老友黑木先生死于非命;而到了1934年,也就是今年春天,北平特高课的继任课长川崎中佐又死于谋杀——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佐藤不知道有多少与这个伊达君有关,但佐藤可以肯定,伊达在其中绝对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佐藤狠狠的咬着牙,眼前又浮现出了伊达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但现在,他只想把这个可恶的家伙食肉寝皮!

    但他不能........

    这是土肥原先生看重的人物,也是帝国最功勋卓著的精英,甚至在特高课的内部,“红叶”这两个字已经成为了传奇的代名词,但如果大家知道,这个帝国威名素著的传奇间谍,竟然是南京派来的“鼬鼠”的话........

    佐藤不敢想这一切的后果,他甚至已经预判到,一旦东窗事发,自己这个一手将“红叶”引入特高课的“伯乐”,将面临怎样残酷的结局!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丑闻!

    佐藤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他还有远大的理想,未来的大东亚sz,还等着自己建立无数的功勋,他不甘心就这么身败名裂,但任由这个“红叶”继续在自己的眼前蹦哒.........

    他也做不到!

    “快了,快了,只要再忍耐一段时间........”

    佐藤看着窗外的月亮,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