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四十九章 到底是谁?

第四十九章 到底是谁?

    “佐藤桑,我一直都是您最忠诚的属下。”耿朝忠微微欠身。

    “哦,没错,”佐藤微微一愣,眼睛在耿朝忠脸上打了一个转,“伊达君,你也是我最信任的人。”

    “不过,”说完这句话,佐藤转头看了一眼其余的几个教官,脸上露出几分笑意,然后关切看了看耿朝忠,大声笑道:“接下来的任务,你就不要参与了,功劳,也要分给别人一些嘛!”

    周围传来一阵附和的笑声,耿朝忠也笑呵呵的点头道:“您说的对,很长时间没有战斗,刚才那一阵子差点撑不下来,我是该回去休息休息了!”

    “我让香子送你回去。”佐藤凑到耿朝忠耳边低声说道。

    “好,多谢佐藤桑关心。”耿朝忠感激的回答。

    佐藤叫过香子,吩咐了几句,然后领着众人走远了,香子嫣然一笑,扶住了耿朝忠的手臂,开心道:“功臣,走吧?”

    耿朝忠点了点头,矮身就要钻入旁边的一辆汽车,香子突然拉住他,指着他的脖子问道:“你脖子怎么了?”

    “哦,”耿朝忠摸了一把后颈,手上仍有些湿漉漉的感觉,“刚才不知道哪里划了一下,小事。”

    “还是包一下吧!”香子关切的说道。

    “不用,回去我自己弄。”耿朝忠竖起了衣领,钻入了轿车,香子则走到前排,亲自驾车。

    车子发动,向着月岛方向驶过去,耿朝忠后背靠在座椅上,闭上眼睛假寐,香子正要说话,回头看了耿朝忠一眼,闭上了嘴巴。

    半夜12点钟,两人终于回到了月岛,此时,偌大的三井制铁厂显得更为空荡,香子扶着耿朝忠走进宿舍,看着四周说道:“看来学生们还没回来。”

    “没回来也快了,”耿朝忠笑了,“我又没受什么重伤,你一直扶着我干什么?”

    “嗯,”香子停下了脚步,似乎有话要说,但听到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后,立刻转身向外走去,低声道:“你休息吧!明天再说。”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云蔚的声音响起:“癸五教官,你回来了?”

    香子推开门,冷冰冰的开口道:“壬六教官,你照顾好癸五教官,我先走了。”

    “好好。”云蔚满脸堆笑的点头,然后一低头,钻进了耿朝忠的卧室。

    “把门关好,”耿朝忠靠在床上吩咐云蔚,等云蔚关好门走到近前,才低声道:“我可能暴露了。”

    “不是我暴露了吗?怎么又成了你?”云蔚的表情严肃,语气却不失轻松。

    “你听我说,”耿朝忠示意云蔚坐下,开始低声诉说今天发生的一切,云蔚皱着眉头仔细倾听,片刻后才开口道:“你说,那个丁五要杀你?”

    “是。”耿朝忠点了点头。

    “会不会是苏联方面的人,或者是日共?”云蔚皱了皱眉头道。

    “不会,逻辑不通。”耿朝忠摇了摇头,“如果是苏联方面的人,我在叫门的时候,他就完全可以在我背后动手,门里还有苏联方面的人,前后夹击,我万难有幸理。没必要等到进了屋,制服了对方之后跟我单打独斗,那根本毫无必要。”

    “是,你说的没错,”云蔚点点头,接着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丁五奉了佐藤的命令杀你?”

    “没错,”耿朝忠点了点头,“我想了一路,只有这一个可能,你想想,如果丁五不是苏联方面的人,那时杀了我会有什么后果?”

    “他会被屋子里的两个人联合绞杀。”云蔚的眼睛越来越亮。

    “所以,他必须等我事态稳定后再动手,从这里就可以反证,他绝不是苏联方面的人!”耿朝忠斩钉截铁的说道。

    “所以,你当时就痛下杀手,干掉了丁五?”云蔚问道。

    “不错,”耿朝忠点点头,“当时我还没有万全想清楚,但已经有很大的把握丁五不是苏方的人。”

    “佐藤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你的?”云蔚想了想又问道。

    “从怀疑你的时候开始,”耿朝忠慢条斯理的说道,“也许,他根本不是在怀疑你,根本是在怀疑我,不,不是怀疑,是确定!”

    “这........”云蔚犹豫了一下,“如果他确定你是奸细,完全可以下令诛杀你,没必要这么费劲吧?”

    “这就是我没想通的一点.......”耿朝忠点了点头,“所以我出门的时候,试探了佐藤一下,但佐藤这个老狐狸完全没露出马脚,我现在也有点无法确定了,也许,不是佐藤怀疑我,也许另有原因?”

    云蔚没再说话,他的眉头皱的像一把铁锁,显然,这里面迷雾重重,很多事情无法索解。

    “如果是佐藤要杀你,”片刻后,云蔚终于开口,“那为什么不让我动手,我动手应该更方便一些,或者让香子动手。”

    “你和香子都不是最佳人选,”耿朝忠顺着刚才的思路说下去,“他怀疑的是我,并不一定代表不怀疑你和香子,毕竟,我们之间都是有共犯可能的。你知道,我和香子是最亲密的单线联络人,我们之间相处的时间,要远远超过佐藤和香子相处的时间,我们之间的关系到底到了哪一步,佐藤根本没有万全的把握。”

    “不好说,不好说。”云蔚摇了摇头。

    “暂时只能推测到这一步,”耿朝忠突然笑了,“不过,只要佐藤不是明目张胆的杀我,那就还有转寰的空间。”

    “也是,只要小心一点,暂时我们还是安全的。”云蔚点头道。

    “从今以后,睡觉,出行,饮食,我们都要万分小心,不要给别人留有任何的机会,”耿朝忠的语气开始严肃,“虽然现在还不能肯定是佐藤动的手脚,但小心无大错,另外,另外.......”

    耿朝忠的神情又开始犹豫起来,似乎在面临什么重要的抉择。

    “这么耗着,也不是个办法,”耿朝忠明亮的眼睛盯着黑漆漆的夜空,似乎要在这沉沉的黑幕上划出一道裂痕,“我们必须找到一个破局的手段,至少,也要确定这件事背后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