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四十四章 意外的发现

第四十四章 意外的发现

    高桥的家在涉谷区的一处平民聚集地。

    外务部的职位虽然不错,但吉田的职位却不高,想要在东京换房子那可不太容易。几个人走进这座仅仅只有不到一町的小院落的时候,发现院子里一片凌乱,似乎根本无人居住。

    “高桥和他的母亲就住在这里,高桥的母亲还不知道他已经死了,外务部的同僚只是说高桥外出公干,你们千万不要说漏了嘴。”耿朝忠嘱咐道。

    “教官,好像有点不对。”吉田突然指向了屋门。

    从半掩着的屋门往里看,似乎有一支凳子倒在地上。

    “不好!”

    耿朝忠一个激灵,快步走进了屋子里,抬眼一看,一个矮瘦的身影悬挂在半空,似乎还在微微的晃动,让整个屋子陷入一种诡异的气氛中。

    耿朝忠深吸了一口气,纵身一跃,只见寒光一闪,吊着那具身体的身子戛然而断,落地的瞬间,耿朝忠将那具矮瘦的身体抱在了怀中。

    这是一个年约六十的老妇人,花白的头发,削瘦的面容,双眼紧闭,脸上毫无血色。耿朝忠伸手一摸鼻息,再一摸脖颈,叹道:

    “来迟一步,死了!”

    屋子里几个人的脸色都有点发白,没想到刚刚开始查案,就发生了死亡事件!

    “自杀的,”耿朝忠仔细观察了老人片刻,“看来她已经知道儿子身亡的消息了。”

    “这.......”几个人面面相觑。

    耿朝忠没有说话,将老人轻轻的放在床上,然后绕着屋子转了几圈,目光落在了衣柜上的一副照片上面。

    照片上,三十多岁的高桥母亲正和七八岁的高桥站在一株樱花下面,两人的笑容很是灿烂。

    “高桥的父亲是外务部的一名外交官,”耿朝忠的眼睛盯着照片,眉毛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但是在前往满洲的时候因病去世了,所以只剩下高桥母亲抚养他长大。”

    吉田和齐腾远三人都满脸疑惑的看着耿朝忠,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意思。

    “资料上说,高桥为人孤僻,外务部曾经有同僚给他介绍过几个对象,但他却总是无法和对方好好相处,但他本身却并没有什么怪癖,曾经有人见过他招妓,说明他对女人还是感兴趣的。”耿朝忠伸手取下了照片,然后走出了屋门。

    屋子里的气氛太压抑了,他需要呼吸一点新鲜空气。

    “这能说明什么?说明他对女人要求很高?”孙敬亭有点无语。

    “你说对了,他对女人要求很高,”耿朝忠笑了,“这种要求,要么体现在外貌方面,要么体现在性格方面,所以,我想来见见他的母亲。”

    “可他母亲已经死了。”孙敬亭开口道。

    “可我还是见过了他的母亲,那么,刚才那个女人的素描图,应该也可以补全了。”耿朝忠意味深长的说道。

    “您是说,那个女人和她母亲很像?”吉田最先明白了过来。

    “是的,正常男子寻求配偶,都会潜意识的寻找和自己的母亲有相似之处的地方,而高桥有一定的恋母情结,这个特点应该会更加突出。所以我怀疑,和他接近的那个女子,应该跟他母亲有相似之处。”耿朝忠脸色很镇定的说道。

    “原来如此。”三个人恍然大悟。

    “当然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能算是一种猜测。”

    耿朝忠将素描图拿出来,铺在院子里的石板上,接着将高桥母亲的照片拿出来放在旁边,然后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支炭笔,开始在那张素描图上写写画画。

    不一会儿,笼罩在那个女子脸上的轻纱消失了,出现了一副姣好的面容,仔细看,果然和照片里高桥母亲的容貌有几分相似,但更像是二十余岁时的高桥母亲。

    “这就是那个女人?”三个人不约而同的问出一句话。

    耿朝忠却没有回话,而是死死盯住了眼前这副素描图,眼睛里有一种难言的神采,似乎是惊叹于这个女人的容貌,又似乎是在回忆什么往事。

    “教官?”吉田看耿朝忠出神,不由得提醒了一句。

    “哦,”耿朝忠反应了过来,“对,我猜是这个女人。”

    “这,可靠吗?”吉田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短短的这么一上午时间,教官就找到了“线索”,如果最终真的凭借这副猜想的素描图找到那个女人,那教官可就太神了!

    “吉田,你跟警视町比较熟,到附近找个警所通知一下,让他们来收尸。”耿朝忠吩咐了吉田一声,领着几人走出了院子外面。

    “现在我们去哪里?”齐腾远问道。

    对教官找到的线索,他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因为这个猜测实在是没有任何的现实证据支持,全部来自于对高桥本人的性格分析,这种东西,真的可靠吗?

    “我交给你们一个任务,”耿朝忠开口了,“这几天,就在东京四处活动,寻找这个女人。”

    “这.......”两人对视了一眼,面露难色。

    东京这么大,想在短时间内找这样一个女人,和大海捞针有什么区别?更何况,高桥一死,这女人恐怕早就跑了,这怎么可能找的着?

    “自己想办法,”耿朝忠的表情却很严肃,接着从口袋里掏出四五张钞票,递了过去,“这是四十日元,应该够你们的开销了。”

    “嗨依,学生遵命!”两人对视了一眼,接过了钞票。

    四十日元,这可算是一笔巨款了,要知道,此时日元和美元的兑换比例接近一比一,换成银元的话,这就是一百大洋,足够一个普通人正常生活好几个月了!

    “好了,你们在这里等着吉田,他回来之后,告诉他一起寻找,他很有经验,你们多听听他的建议。”耿朝忠交待了一声,转身向远处走去。

    “教官,您去哪儿?”齐腾远不由问道。

    “我还有一些别的事情,你们两没事的时候,晚上回月岛补课,不要耽误了学习,明白了吗?”耿朝忠回头说道。

    “嗨。”两人只能点头答应。

    耿朝忠打发了两人,快步向外面走去,直到走到一个街道的拐角处,才停了下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眼睛里露出激动而又忐忑的神情,嘴角喃喃自语道:

    “玉真,真的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