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四十三章 追查

第四十三章 追查

    9时许,一行四人离开了月岛,径直奔向了东京都港区附近的外务部附近。

    外务部所在的港区是东京著名的外事大街,各国的使馆基本都在附近,包括苏联使馆,中国使馆和英美各国的使馆都在左近,耿朝忠领着三人走进了外务部对面的一家日式料理店。

    这所料理店名义上是民间人士开办,但实际上却是外务部出资筹建,重点接待的也都是日本外务部的相关人员,耿朝忠出示了证件后,很快就被安排到了一间私密性极好的隔间,耿朝忠外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对面外务部就走出一名戴着眼镜,风度翩翩的西装男子,向着料理店走来。

    “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任务了。”耿朝忠指了指对面正在往过走的男子,“外务部发生一起情报泄露事件,似乎和苏联人有关。警视町把案子交到了我们手里,一会儿那个人进来,你们都不要开口,在旁边静听即可。”

    高腾远和孙敬亭两人的表情登时一松——看来是自己会错意了,居然想到了杀人灭口上面。

    耿朝忠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两人一眼,今天这一路上,高腾远和孙敬亭两人的表现都有点诡异,似乎是带了严重的紧张感,耿朝忠初开始以为是第一次出任务的缘故,但现在看来似乎又不是。

    “跟契卡有关吗?”吉田俊介却没这两人的小心思,早就把注意力专注在了任务上面。

    “对,不过最好也不要先预设立场,哪一方面的人都有可能,”耿朝忠点了点头,侧耳倾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开口道:“他来了。”

    那名眼镜西装男子走了进来,耿朝忠率先起身向他见礼,那名男子很客气,向耿朝忠几人都鞠了一躬,自我介绍道:“我是外务部后勤司的次长岩里光南,今天由我来向您介绍情况。”

    “您可以称呼我为癸五探长,还请您多多指教,案卷我已经看过了,”耿朝忠随口介绍着自己的情况,”我想问一下,最近外务部有没有发生什么别的事情?”

    “自从高桥君死掉以后,一切都很平静,没有发生什么别的事情。外务部也已经重新制定了保密守则,以后绝不会发生类似事件,让各位费心了!”岩里彬彬有礼的背后,隐藏着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

    高桥,就是那个自杀的后勤司人员。

    “我们并不关心外务部内部的事情,”耿朝忠微微一笑,意识到了岩里的戒备,“事实上,我们只对案情本身感兴趣,我听说,高桥君是大正十一年加入的外务部,在外务部工作已经超过十二年了?”

    “是的,高桥君是外务部的老资格了,虽然职位不高,但一直尽心职守,只不过,他为人比较孤僻,和大家来往比较少,这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很意外。”岩里还是那副微笑却保持距离的态度。

    “我想问一下,高桥君家里还有什么人。”耿朝忠问道。

    “他和他的母亲同住在涉谷区,没有结婚,也没有子女,”岩里顿了一下,“这些事情,警视町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

    “我只是想再次确认一下,”耿朝忠从公文包里拿出了那张素描图,“这个女人,您见过吗?”

    “见过,不过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岩里随意瞟了一眼那张素描图,显然之前已经接受过警视町的备询,“那个女人个子蛮高的,又以面纱遮面,我也只知道这些。”

    “你觉得,她有没有可能是外国人?我相信,以您在外务部多年的经历,对亚洲女子和西洋女子之间的不同之处,一定有着相当的了解。”耿朝忠一边说,一边眨了眨眼睛。

    “哈哈,”岩里忍不住笑了,在外务部工作,经常会接触各式各样的美女,其中自然免不了逢场作戏,这个癸五探长倒有点意思,但他马上意识到,同僚刚刚死亡,似乎不敢如此,凝神回想了片刻,这才正容道:“虽然个子比较高,但应该还是亚洲女人。”

    “日本女子里面,这样的身高应该比较少见了。”耿朝忠沉吟着。

    “是的,这个女子大概有16寸那么高。”岩里回答。

    一寸,在日本的长度单位里大概是3cm,耿朝忠点了点头,170cm,在这个时代,实在算得上高个子了。

    “那,我请问,高桥君他除了和母亲同住,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来往对象?”耿朝忠又问道。

    “没有,我说过了,他很孤僻,即使是和同僚的来往也不多,更不用说别人了。所以,当他和那个女子出入的时候,我们还都吃了一惊,以为高桥君年过三十,终于要找到自己的伴侣了呢!谁知道.........”岩里的眼神里露出一丝惋惜。

    “好,那我没有什么别的要问的了,”耿朝忠点了点头,“谢谢岩里君您的协助。”

    “那好,告辞了。”岩里站起来,很客气的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

    “各位,唯一的线索就是这个女人,你们怎么看?”耿朝忠目光投向了旁边一直耐心倾听的三人,“吉田,你先说。”

    “教官,我觉得,还是得利用警视町大量排查这个身高的年轻女子,然后逐渐的缩小范围。还有,既然高桥能被这个女子所迷惑,那她的容貌应该也是很不错的。结合这两点,只要肯花时间,还是有希望找到结果的。”吉田沉声道。

    “你们呢?”耿朝忠又把目光投向了齐腾远和孙敬亭。

    “我觉得,这个案子短期内恐怕很难有结果,说不定那个女子早已经逃掉了。”齐腾远摇了摇头。

    “契卡,我们前几天上情报学的时候听教官讲过,但刚才岩里所说,这个人似乎是亚洲人,会不会并非契卡所为?”孙敬亭小心的说道。

    “高桥死的时候,办公室里有他留下的我们派往莫斯科的特工名单,”耿朝忠说道,“再说,苏联人里有鞑靼人,他们也是亚洲面孔。”

    “哦,那契卡的概率就很大了,”孙敬亭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接着又摇头道:“不过,如果是契卡杀人,恐怕不会给我们留下那么多线索。”

    “是啊,常规的法子,警视町估计已经试过了,”耿朝忠微微摇了摇头,“所以这个案子,还是要想点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三人都看向了耿朝忠。

    “把这张素描图补全。”耿朝忠将手中的素描图摊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