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四十二章 年轻人的心思

第四十二章 年轻人的心思

    “任务,一桩泄密事件,怀疑是苏联人干的。”

    宿舍里,耿朝忠躺在床上和云蔚闲聊。

    “要查吗?或者,通知苏联人一声?”云蔚眨了眨眼睛。

    “我对苏联人没什么好感,”耿朝忠歪了歪嘴巴,“即使信仰相同,但在我眼里,信仰不能凌驾于民族利益之上。”

    “六哥,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云蔚笑了,“不过话说回来,苏联人和我们的利益还是一致的。我觉得,能帮还是要帮。”

    “那是当然,我明天就带几个人去调查一下,”耿朝忠翻了个身,坐了起来,“你说,带谁去比较合适?”

    “齐腾远和孙敬庭,这俩人还算可造之材。”云蔚开口道。

    齐腾远和孙敬亭,就是那两个日本名为齐藤浩二和松田敬一郎的日籍台湾让你,也是耿朝忠这个队伍里反日倾向最明显的两个。

    “嗯,我也这么想,还有,不是新来几个日本警察吗?你今天晚上顺便通知里面一个叫吉田俊介的,让他明天一早来见我。”耿朝忠点头道。

    “就是老吉田的儿子?”云蔚之前在警视町工作,多少了解一些情况。

    “对,带着他,也算是给老吉田个面子,让他知道我对他儿子还是另眼相看的。”耿朝忠呵呵一笑。

    “好,我晚上就挨个通知一下。”云蔚点头。

    “一会儿先让那个齐腾远和孙大虎去办公室见我。”耿朝忠交待了一句。

    晚上一般有一节思想课,平时都是每个小队的副官带队,等云蔚出去,耿朝忠就来到了自己的小办公室静静等待。

    这两个台湾人,处理起来其实比较棘手,耿朝忠的想法,是在培训的过程中,慢慢的灌输一些反日的思想,避免他们在长期的密闭集训中被jg主义洗脑,但这里面有个度,一旦事情做的太明显,万一对方的思想产生波动,反而可能带来危险。

    沉思了一会儿,门被敲响了,齐腾远和孙敬亭走了进来。

    “癸五教官,您找我们两个?”齐腾远比较活泼,率先敬了个礼,开口问道。

    “对,坐下说话,”耿朝忠指了指面前的椅子,示意两人坐下,接着微笑开口道:“这两个月的军事训练,觉得怎么样?”

    “学生深受锻炼,受益匪浅!”那个孙敬亭抢先开口道。

    “是,受益匪浅。”齐腾远稍微一愣,接着附和了一句。

    “呵呵,”耿朝忠笑了,“不觉得残酷?37个人的队伍,最后只剩下了32个人,很多都是你们从台湾过来的乡亲,你们心里就没点哀痛?”

    “为帝国尽忠,学生没有任何个人感情考虑!”孙敬亭肃容回答。

    “是没有呢,还是不敢有?”耿朝忠的眼睛在两人身上打了个转。

    “没有!”两人齐声回答。

    “假话,”耿朝忠站了起来,绕着两人转了一圈,“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是中国人的俗话,我在中国呆了很久,对这两句话理解很深,该有的同乡之谊,同学之情,还是要有的。否则,以后上了战场,你们怎么能放心的把后背交给战友?”

    “嗨依,属下知错了!”孙敬亭连忙低头认错。

    齐腾远的脸色却变了一变,似乎柔和了不少。

    “好了,”耿朝忠伸手拍了拍两人的肩膀,“明天有一个任务,你们的壬六副教官向我推荐了你俩,说你俩聪明机警,算个可造之材。那么,明天一早,换上便装,跟我离开月岛办事。”

    “嗨依!”两人齐声答应。

    他们都知道,不该问的别问,执行命令即可。

    “好了,回去吧,”耿朝忠指了指门口,“我要你们记得,特务养成所的日子虽然艰苦而又残酷,但千万不要让自己变成完全的铁石心肠,人嘛,之所以为人,还是要讲点同袍之谊,故土之情的。”

    “学生受教了!”两人答应了一声,起身又行了个礼,快步走了出去。

    ...........

    “刚才癸五教官,好像说的是中国,不是支那?”

    出了门,齐腾远皱了皱眉头,低声问旁边的孙敬亭。

    “是,可能他在中国呆的时间比较久吧,好像和其他教官有点不一样。”孙敬亭脸上却不以为然,“再说了,他总归是个日本人。”

    “嗯。”齐腾远点了点头,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

    “你说,壬六副教官为什么向癸五教官推荐我俩?我们两个在班里的成绩不算突出吧?”停了一会儿,齐腾远再次开口道。

    “不算,”孙敬亭也皱起了眉头,接着想到了和云蔚之前的一场谈话,突然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道:“不会是壬六副教官觉得我俩有对天皇陛下的不敬之言,想要杀我们灭口吧?”

    “有可能,”齐腾远的脸色变得有点发青,“宫本那该死的家伙!”

    “不过壬六副教官既然把宫本告发我们的事告诉了我们,他应该不会这样做吧?”孙敬亭又犹豫了。

    “谁知道呢,我们明天出去,一看情况不妙,就想办法逃跑!”齐腾远咬了咬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逃得了吗?”孙敬亭的脸上露出绝望之色。

    ...........

    屋子里,耿朝忠的表情也有点复杂。

    他知道,今天的话,似乎说的过了一点,但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自己话说的太浅,反而可能毫无效果,再一个.........

    他总有一种预感,自己在日本的日子似乎不会太久,他有种迫不及待做事情的紧迫感——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也可能是,闲下来的时间太久了吧!

    耿朝忠摇了摇头,不再念及此事。

    .......

    翌日一大早,耿朝忠的办公室里就站了一位年轻学生,不过两人都是面带微笑,显然相谈甚欢。

    “吉田君,你能来我这里,我很高兴,怎么样,学校还算习惯吧?”耿朝忠笑眯眯的看着吉田俊介。

    “伊达桑,很荣幸能再次见到您!”吉田的眼睛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芒,“父亲已经跟我说了,让我以后跟着您专心学习,他还说,有机会见到您,一定会请您一起喝一杯!”

    “哈哈,令尊大人太客气了,”耿朝忠呵呵笑着,“不过今天有任务,我想来想去,还是带着吉田你比较合适。”

    “多谢伊达桑您的照顾!”吉田连忙鞠躬。

    “好了,闲话以后再说。你回去通知一下齐藤浩二和松田敬一郎,9点半到校门口集合,我们一起出发!”耿朝忠命令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