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四十一章 一个女人

第四十一章 一个女人

    “猜对了,”佐藤点点头,“按照惯例,我们特高课会在驻各国的使馆里安插一些特工,当然,名单分两份,一份简版,一份详版,简版通告给苏联官方,详版我们自己掌握,丢失的是详版。”

    耿朝忠点头,所谓的简版详版,其实就是明面上的使馆工作人员和暗地里安插的间谍,详版的名单要比简版多一些。只要对方拿到详版,很容易就可以通过简版里缺少的人员确定帝国安插的间谍。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耿朝忠的眉头皱了起来。

    “发现这件事情纯属偶然,”佐藤简单介绍着情况,“按照惯例,外务部每天都有大量的文件需要销毁,其中包括各国往来的公文,人员名单,过期的外事策略档案等等,数量相当庞大。每隔一段时间,外务部后勤管理处都会用卡车将过期的文件拉到郊外烧掉,但警视町发现,许多本该销毁的文件,却出现在了新宿区一家法国人开的咖啡馆里面。后来警视町调查发现,这个咖啡馆的老板暗中从事情报交易的事情,我们把他请到了警视町,他交待,这些文件是一个女人卖给他的。”

    “女人?”耿朝忠自言自语道。

    “对,一个身材高挑的日本女人,”佐藤缓缓点头,“此时,警视町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那些文件虽然也算重要,但大多具有时效性,其实价值并不算太大。”

    “但后来,”佐藤的脸上也露出凝重之色,“警视町把这件事通告给外务部,督促他们注意保密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事,外务部后勤管理处的一位工作人员,自杀了。”

    “自杀了?”耿朝忠一惊。

    “对,自杀,在他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一些本该早已销毁的文件,其中就包括我们丢失的那份。”佐藤长出了一口气道。

    “这种名单,不应该是就地销毁吗?”耿朝忠脸上露出不解之色。

    就算是机密档案,那也是分级别的,这种涉及到情报搜集人员的机密档案,按道理不应该像别的文件一样集中统一销毁,而应该是就地存档或者销毁。

    “事实上,确实应该就地销毁,但外务部的某些长官,并没有那么强的保密意识,”佐藤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这个名单,是派遣安插人手的时候需要外务部协作,按道理用完之后就该立即销毁,但外务部的某些长官却嫌麻烦,随手交给了后勤处的人统一处理,然后........意外就发生了。”

    “有没有顺着这条线查下去?”耿朝忠凝目问道。

    “有,查明,这个死掉的后勤处人员,也和一个女人有过来往,他的同僚曾经见过这个女人,开着一辆福特轿车,根据描述,应该和卖给酒吧老板文件的那个女人是同一个。”

    “这就有意思了,”耿朝忠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很像是苏联人的风格。”

    “对,欧洲的情报流派,喜欢通过咖啡馆,酒吧一类的场所来交流情报,并且也喜欢利用女色来获取情报,再加上丢失的那份名单和莫斯科有关,所以我们第一时间怀疑就是苏联人。”佐藤点头道,“事情到了这一步,警视町自觉无法处理,就把这件事交到了我们特高课手里。”

    “莫斯科那边有没有什么动作?”耿朝忠斟酌着言辞。

    “没有,所以我们还不能肯定是苏联人干的,但即使是苏联人干的,他们也不会现在动手,毕竟把我们的人直接干掉对他们也没什么好处,倒不如暗中监控掌握。”佐藤回答。

    耿朝忠点头,这是惯例,像这种敌方派来的间谍,就算掌握情况一般也不会动他们,毕竟杀了一批对方还会再派一批。

    “派往莫斯科的人员,我们会逐步调换,现在你的任务是,尽快查出泄密原因,”佐藤晃了晃手指,“档案袋里有一些资料和怀疑对象的名单,你着手调查一下,人手方面,可以从你的学生们中间挑几个得力的,选好了来我这里办通行证。”

    “嗨依。”耿朝忠点头答应,不过神色间却有些犹豫。

    “怎么,有问题?”佐藤看出了耿朝忠的迟疑。

    “学生们只是刚刚进行完基础军事训练,恐怕短时间内不能胜任。”耿朝忠如实回答。

    “胜任不胜任没那么重要,”佐藤一笑,“关键是,苏联人在帝国潜伏的时间不短了,谁都不知道他们是否在警视町里安插了眼线,用三井制铁厂的新人,保密性要更好一些。”

    “好,”耿朝忠的表情一松,“那属下下去了。”

    “别,”佐藤摇了摇手,阻止耿朝忠离去,“档案不要带走,就在这里看,需要查的时候你可以随时出去。”

    “好。”耿朝忠答应了一声,开始低头仔细翻阅卷宗。

    卷宗里的内容还算详细,看来警视町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其中就包含那个女人的一些蛛丝马迹和福特轿车的一些线索,但很快,那辆轿车被发现坠毁在东京郊外的一处山崖,线索就此中断。

    案卷的末尾附着一张素描图,是那间酒吧的法国老板画的,画的正是那位卖给他文件的女人——素描图上是一个戴着白色礼帽,脸庞被白色流纱遮盖的女子,仅仅露出了尖尖的下巴。

    单凭这个,实在是很难看出什么东西。

    “这个,恐怕有点难。”耿朝忠看完了整个案卷,不由得挠了挠头发。

    “正是因为难,所以才找你,”佐藤笑了,“总之,还是要尽快,时间拉的越长,这件事就越难查清楚,还希望伊达君你多多尽力。”

    “嗨,属下一定尽力!”耿朝忠站了起来。

    “学校的事情,你让渡边负责一下,具体的课程,比如《支那情报详述》这门课,你可以和别的老师调换一下,尽量不要耽误课程。但主要精力,暂时还是放在这个案子上——警视町把这个案子交给我们,你应该明白什么意思。”

    “嗨依,属下明白!一定不会让警视町小看了我们特高课!”耿朝忠再次点头。